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财经新闻 > 深度

陈九霖:这位想拍金融领域《战狼2》的导演,我永远怀念他

2018年的农历春节,以阳历为参照,比往年来得晚,是阳历2018年2月16日。以前的每年春节都会播放电影《过年》,不知道2018年春节会不会播。但无论播与不播,我那时的心情肯定比往年大不一样!

《过年》(Spring Festival)这部电影是由舞台剧《大年初一》改编的,以春节为背景,讲述大年初一发生在程姓一家过年的故事。该片获得第四届东京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第十五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等国内外奖项,也是中国第一部同期立体声故事片。

《过年》是北京电影制片厂和香港万和影视有限公司,于1991年联合出品的故事片,由黄健中执导,李保田、赵丽蓉领衔主演,葛优、史兰芽、六小龄童和丁嘉丽等参与演出。在提到所有这些名人之时,人们往往忽略了一个核心人物,但如果没有这个人就不会有这部杰作,因为他是该片的组织者和制片人。这个人就是杨世光!

电影导演杨世光,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管理系,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员,中国电视制片人协会会员。除了1991年的制片作品《过年》之外,他还于1992年制作过电影《葛老爷子》。由他制片或导演的作品还包括:电影《祝你好运》《明天我爱你》《生死速递》《梅里雪山》《新兵》 ;电视连续剧《雨天有故事》《大魔方》 《才子佳人》 《平安事务所》 《相见恨晚》《兼并》《屠夫状元》《正月里来是新春》 《人精》《火红的年代》《烈火凤凰》。

在讲到《过年》这部电影的制作时,杨世光导演告诉我,他于1989年邂逅万科的王石,相谈甚欢。于是,杨导向王石坦露其想拍《过年》这部电影的想法,希望王石投资40万元。王石便请他去深圳交流。三顿大酒下来,王石对他说:“拍个电影40万哪里够啊!给你120万吧!” 结果,杨导凭这个120万元,不止拿到了系列大奖,还分给了王石200万元的回报。当然,这个200万元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200万元。

时隔25年后的2016年圣诞节前后,经人介绍,我有幸结识了杨世光导演。我们一见如故,很是投缘。杨导告诉我:“九霖兄:您是企业界的精英,是东山再起的英雄,您的人生经历和事业传奇,一定得拍成一部好莱坞大片!” 杨导还说,他看过我的著作《地狱归来》后拍案称奇,他连续看了5遍后,认为这是当下商界的稀缺电影题材。在此之前,美国21世纪福克斯在新加坡找过我,希望拍摄我的故事,由于新加坡当局的阻扰未能遂愿。我于是在狱中写了《中国CEO》(The China CEO )《小村》(The Village )和《妥拉》(The TORAH)三部英文电影剧本。回国后,不少人找我要以我那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拍摄电影和电视剧。但大多数人都想加入时尚元素,以便赚取票房,而我则认为真实性才具差异化,才有传承意义。且一部有特色的电影,票房不会差到哪里去。杨导对我说:“九霖兄:您的真实故事就是最好的题材,塞进其它任何元素都是画蛇添足,适得其反!” 于是,我们一拍即合。

一部以我为原型的好莱坞大片,就这样构思起来了。在审批的过程中,片名从《地狱归来》变成了《过河尖兵》,并已拿到了许可证;剧本几易其稿,还在优化之中;演职人员已经初步确定,不过,杨导和潜在投资人就请靳东还是陈道明来演我还在讨论;是请范冰冰还是刘涛做“我”的“太太”,他们基本上达成了共识。原定我本人为出品人,湖北长江影视集团和北京长江映画为制片人,阿诺·施瓦辛格担任监制。其中,还包括一位奥斯卡获得者担任片中的“英皇女律师”。

就在我们紧锣密鼓地筹划阿诺·施瓦辛格来华出席开机仪式之时,突发事件传来,杨世光兄于2017年12月18日在武汉逝世,终年才60岁,实属英年早逝。

自2016年圣诞节前后结识以来,我和世光兄频密交往,我们在思想、理念、策略等等方面高度契合。对他的人品、格局和勤奋我都非常敬佩。我们还计划拍完《过河尖兵》后再拍60集电视连续剧《“弃卒”陈九霖》。仅就《过河尖兵》而言,杨导信心满满,立足超越《中国合伙人》和《肖申克的救赎》,用杨导的话说“至少成为金融领域里的‘战狼2’”。我对杨导充满信心,也密切配合,有求必应。

呜呼!大计初定,斯人已去,痛煞吾心,欲哭无泪。问苍天,此时此刻您收走世光兄,是要毁我还是要更加成就我?

王维在《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中的一句诗“每逢佳节倍思亲”,被广泛借用来表达在各个节日思念亲朋好友的心情。就我而言,自此以后,每逢过年,我一定会思念《过年》电影的制作人、我的兄长杨世光兄。世光兄一路走好,保佑您我的共同心愿早日实现!

 来源:中访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