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社会

“独腿”外卖小哥获“金牌”称号 一周送超260单

原标题:“独腿”外卖小哥跑出“金牌”称号,一周送超260单:为了娃不算啥

华龙网消息,电瓶三轮车刚一停,只见拐杖先触地,陈登超的身子在三轮车座椅上稍稍向左一倾,提着餐盒的左臂顺势往拐杖上借力,右脚已经迈出一大步,然后靠手臂操作拐杖,右脚交叉配合,从三轮电瓶车上下来到大楼电梯间30多米的路,他只用了十几秒,期间还不忘在手机上抢了两单。虽然拄着拐,但他行走的速度甚至比常人还快,他说,为了给儿子更好的生活,一条腿也要跑出个样。

“不能因为个人原因搞特殊”

入行一年多有心酸也有温暖

 取餐间隙,陈登超连忙喝点水。记者 李裕锟 摄

 取餐间隙,陈登超连忙喝点水。记者 李裕锟 摄

1989年生的陈登超是合川人,8岁时发现自己的左腿肌肉开始萎缩,医生判定是小儿麻痹症。12岁辍学后,他开过渔船,工厂打过工,还做过零部件打磨工人,从去年9月份开始做起送外卖的行业。“因为娃儿在上幼儿园,我做这个时间灵活些,可以接送他上学。”

但是用一条腿送外卖谈何容易。刚开始接单时,初来乍到的陈登超冒着酷暑爬过7层楼,也走过冤枉路,甚至接过投诉受过委屈。

每一次取餐,陈登超都仔细核对检查订单信息和产品包装。记者 李裕锟 摄

每一次取餐,陈登超都仔细核对检查订单信息和产品包装。记者 李裕锟 摄

有一次阴雨绵绵的晚上,陈登超连续接了十几单,再加之身体原因,感觉时间紧凑的陈登超三步并作两步走,谁料在一个转弯处身子一斜差点摔倒,手里的食物撒出来一些。边赶路边联系顾客,听到电话那头的抱怨他主动要求给顾客发红包补偿,不仅超过食物总价79元,他还特意选了88.88这个吉利的数字,希望得到谅解。

谁料发了红包还没过多久,他就收到外卖平台打来的电话,说顾客对他进行了投诉,本想着今晚多跑几单把赔的钱赚回来,但此刻陈登超心头有委屈却不知怎么说。

“你没有给对方解释自己身体不方便这些原因吗?”面对记者的疑问,陈登超不假思索:“我做的就是这一行,不能因为个人原因搞特殊。”所以即使面对顾客的不理解或者埋怨,他也从不会以身体不便为借口向别人解释。

不过,陈登超始终相信,这个社会还是有爱的人更多。送外卖的第二个月,因为路上堵车,预定送达时间快到了外卖还没送到顾客手上,对方不耐烦地打电话催了几次,甚至语气还不太友好,他一连向对方说着“不好意思”。但是当他气喘吁吁赶到并向对方表达歉意时,对方双手接过餐盒连声温柔地说:“辛苦辛苦,谢谢谢谢!”

“最多一天送过四十多单” 为了儿子“独腿”也要跑出“金牌”称号

“别个都跑不赢摆哥。”

“摆哥”是陈登超经常去取餐的几家餐馆老板对他的称呼,因为他走路拄着拐杖总是左右一摆一摆,但速度却飞快,所以“摆哥”也成了大家给他的昵称。

“我当时看到他觉着很不可思议,后来看起他确实很能干,一点不比别人慢。”炒饭店的毛老板告诉记者,陈登超经常来他店里接单,别人都抢不过他,有时候,车子上都装不下了,虽然腿不好,速度却很快。

陈登超主要负责配送渝北区光电园、互联网产业园及周边的订单,每天从上午10点半开始接单,要忙到下午两点半。因为妻子的工作需要三班倒,所以每天下午五点左右陈登超还要接孩子放学,然后回家给孩子做好饭之后继续抢单送餐。每天回家都得晚上十点过,最忙的时候还做到凌晨三点多。

 陈登超与他送货用的三轮车。记者 李裕锟 摄

 陈登超与他送货用的三轮车。记者 李裕锟 摄

从最开始每天只能送五六单,到现在,娴熟的陈登超基本每个月都可以完成“银牌”骑手的任务。金银铜牌是外卖平台为了鼓励送餐员推出的奖励政策,每周送餐达到相应级别的数量可以获得一定的奖励。“我最多一天送过四十多单,一周送过260多单,得过好几次‘金牌’。”因为这样可以多赚一些奖励。

谈及为何这么拼命,陈登超坦言:“一切为了娃儿,累点不算啥,想多挣钱给他买套房,给他更好的生活。”他把5岁的儿子从老家接来主城就是想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和生活,所以自己要努力赚钱,让儿子也让家人享受更好的生活。

陈登超还想过几年等孩子大一些,就回老家搞养殖业,自己当老板,再种植一些果树,或者开一个菜鸟驿站,虽然身体残疾,但是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他不想比别人差。为了孩子,为了家庭,虽然只用一条腿,但他一直坚强地奔跑在路上。

来源:华龙网

责任编辑:王亚南

 来源:重庆晨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