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社会

重庆小伙玩鹦鹉鸽子 捧回杂技界“奥斯卡”

原标题:重庆小伙玩鹦鹉鸽子 捧回杂技界“奥斯卡”

伴随着魔术师的一个响指,丝巾的颜色刹那间就完成了难以置信的红白转变;折扇打开,一只鹦鹉又凭空出现……他在方寸之间、咫尺之距,实现了一个又一个无中生有、有中生无的奇迹诞生。

日前,由李南江主演,以鹦鹉和鸽子为主要元素的魔术节目《幻影飞鸽》,获得中国魔术界最高荣誉、有“中国魔坛奥斯卡”之称的金菊奖金奖。

《幻影飞鸽》

《幻影飞鸽》

快与慢

27日上午,重庆晚报记者在重庆杂技团见到了李南江。

从杂技团大门到训练场地不过两分钟,李南江走得有点快,他太在意时间带来的效益,甚至把每日上下班的交通工具都变成了摩托车。“只有摩托,才能在嘉华大桥上开出不堵车的效果。”

魔术师对时间的把控极为严苛,道理很简单:魔术很大程度依仗着魔术师快如闪电的手速,任何的一个慢,都有可能是扎破水泡的一根针。

杂技团的空气里弥漫着汗水的味道。两分钟路程里,记者问的两个问题都显得有点业余。“到现在为止,你会多少种魔术?最难的是哪种?”李南江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这就好比你问钢琴家会弹多少曲子。”训练室到了,他一边推门一边回答了第二个问题:“没有最难的,破解不了的魔术都是最难的。”说话语气温和,语速很慢,难以让人联想到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曾经是个又哭又闹、撒泼般求着父母学魔术的孩子。

李南江在校园表演

李南江在校园表演

苦与乐

李南江是重庆崽儿,他五六年级时从电视里学会了第一个魔术——让杯子里的硬币消失。那一次,同学们的惊叹和夸奖,对成绩一直比较渣的他来说,是命运赐给的一个惊喜,也成为他学习魔术的动力。

想学魔术,可钱却成了大问题。李南江父母是猫儿石造纸厂的普通工人,3万元学费对这个家庭来说不算小数目。李南江又哭又闹,都没让父母放下玩物丧志与不务正业的偏见。他咬牙打了包票:“我会让你们都认可!”

自此,李南江周末时间全部投入在魔术上。学成了一个魔术,便能赋予他一次的快乐。“只有在没钱买魔术道具的时候,才觉得苦!”没钱咋办?李南江的回答有点苦中作乐的意思:“那就练不要道具的魔术呗!我很少开口找父母要钱。”

后来,他在学校文艺演出上表演了一个魔术,得了100元奖金,同时也真正得到了父母的认可。17岁时,他已能独立完成几套近景魔术,并进入重庆杂技团,成为一名职业魔术师。

小鹦鹉在红绸上迈正步

小鹦鹉在红绸上迈正步

难与易

今年是23岁的李南江学习魔术的第9个年头,也是重庆杂技团成立67年来第一次摘得金菊奖。

获奖的《幻影飞鸽》难不难?一个金奖足以回答这个问题。金菊奖的评委称,这个节目之所以值得一个金奖,在于它涵盖多种魔术表演形式:悬灯变鸽,鹦鹉悬空乃至增加鹦鹉,鸽子的变出数量,都是难能可贵的创新点。

比赛中7分半左右的魔术表演后面,是主创团队一年半的苦功。而作为主演的李南江,绝大多数训练时间都与鸟为伴,在杂技团一楼这两个稍显杂乱的房间里,他度过了比赛前的180天。

这两个房间并不专属于他。等人一进来,李南江就会习惯性地快速关门,“怕野猫进来叼走鸟。”采访时,不时会听到外面训练大厅传来的巨大杂声,那是骑单车的杂技演员摔倒的声音。李南江有些感慨:“还是杂技演员更不容易啊!”

到底谁易谁难?魔术和杂技天生一家,难易很难有个界定。杂技将技术的难,通过动作展现于观众面前;而魔术则是通过动作,在观众面前掩饰技术的难。李南江说,只有看起来足够轻松容易,观众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并不符合常理的现实。

与鸟为伴的日子却不易。鹦鹉和鸽子的购买、挑选、喂养、训练,李南江事事亲为。

买,只能买没长羽毛的雏鸟,虽然比赛中只会用到7只鸽子、3只鹦鹉,但为了避免意外情况,李南江共养了10只鸽子和5只鹦鹉。选,鸽子的品种要温顺的白斑鸠,鹦鹉则要虎皮鹦鹉。“鸟通常说来都不认主,为了让它们不怕人,我只有尽量增加与它们相处的时间。”于是,鹦鹉笼子就成了他雷打不动的随身行李。鹦鹉与他越亲近,魔术的成功率就越高。

《幻影飞鸽》魔术获奖

《幻影飞鸽》魔术获奖

舍与得

3只小鹦鹉经过训练,各有拿手好戏——一只可以一步一步踩着梯子,走进笼子里;一只能够站在丝巾上横着踱步。挑大梁的鹦鹉叫蛋黄,这是一只嫩黄色牡丹鹦鹉,圆溜溜的眼睛看起来很机灵,也是所有鸟儿中唯一有名字的。

“蛋黄需要配合魔术,从我的手上飞一圈,再飞回到手上。”李南江亲了亲蛋黄的小脑袋说,蛋黄的动作是最难的,因为最违背鸟的天性。他透露,蛋黄甚至在比赛前一天的彩排上,都还不听话地到处乱飞。“我当时真不想让蛋黄表演了,但最后还是舍不得让这么久的努力白费掉。”

这无异于赌注。因为魔术师在台上,奇迹和失败只是一线之隔。可出人意料的是,蛋黄比赛时格外争气,超水平完成了所有动作。

说话间,调皮的蛋黄又蹦跶着乱飞,李南江把它捉在手里,批评它“你不乖哈!”说完用鼻子顶顶它腹部的毛,蛋黄慢慢安静下来。他说,这就是一种默契。

李南江把得奖的收获说得很平淡,但他的朋友却曾不止一次地抱怨:“他经常和我们约好了看电影、吃饭,临到点却常因为突然想到一个出鸽的创意,便风风火火地跑去建材市场买魔术道具了。”

在后台休息室也不忘训练

在后台休息室也不忘训练

因与果

《幻影飞鸽》的成功,实现了重庆的魔术节目在金菊奖上的零突破。李南江的指导老师、重庆杂技团魔术队队长周昌容高度评价:他是一位好演员。

但李南江却告诉记者,相比演员,他其实更喜欢魔术师的称呼。正因如此,他对魔术师的约束戒条更是规行矩步。

魔术师不能公开魔术的秘密就是戒条之一。采访一开始,诸如“蛋黄怎样才能在比赛中做到在空中悬浮不动?”“空箱出鸽需要和鸽子默契配合吗?”涉及魔术行业秘密的问题,让采访一度陷入了僵局。李南江平时爱把“很棒、很好”等肯定的口头禅挂在嘴边,此时的他也只能摇头说一句无法告知。毕竟,魔术师是一个依靠秘密才能生存的职业。

因为有“以正途发展魔术”的戒条,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别人让他用扑克牌帮忙出千的要求;因为不可以“不无代价教授魔术”,所以他下乡演出时,每每听到有孩子问“可不可以教我刚才的魔术”,也只能拒绝。

一切只因他是一个魔术师。

记者问李南江:“魔术对你而言是什么?”李南江回答得不假思索:“是life(生活)。”

魔术是生活的造梦者。李南江说,《幻影飞鸽》借助科技手段才能达到舞台所呈现的效果,他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通过改良把它搬进生活中,能让更多人看到这个梦幻般的场景。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见习记者 周荞 文 记者 冉文 图

责任编辑:王亚南

 来源:重庆晨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