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社会

科考专家贵阳孔学堂讲述极地故事

2017年12月2日,中国极地研究中心科考专家魏文良,在孔学堂内为500余名贵阳市民作了以“来自极地的声音”为主题的环保公益讲座。

近年来,极地科考事业越来越吸引国人关注,今年第34次南极科考也于11月8日从上海启程,极地科考船“雪龙号”将一路向南,途经新西兰,直奔位于罗斯海西岸的难言岛,启动建设中国第五座南极考察站,预计直至今年4月20日左右才会返航。关于南极科考的主题讲座自然也是一大热门。

在本场讲座中,魏文良讲述了自己从事海洋工作及极地科考的经历,生动有趣的故事为听众们打开了一扇通往极地科考知识普及的大门。

  在“无主之地”建立科考站

魏文良17岁开始从事海洋工作,30多岁踏入极地科学考察领域。在海洋和极地事业奋斗了50年的他今年已67岁。结束本场讲座后,魏文良再次远征南极,本次科考将持续到2018年4月结束。

南极,是一个海洋包围的大陆,有1450万平方公里,被南太平洋、南大西洋和南印度洋所环绕,是无主之地。但是,南极又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南极大陆98%常年被冰雪所覆盖,冰雪厚度最深的地方达4700多米,平均厚度2200米。

魏文良说,对于南极这块地方,人类进行了100多年的探索。人类已经发现南极大陆和60度以南地区的海洋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和海洋生物资源。其中矿产资源就多达220多种。石油、煤气、天然气和煤炭等资源在南极的资源储存量,按照现在地球人口每年的自然利用量来看,可供人类用100年。南大洋的海洋生物也是极其丰富的,仅磷虾一项的储存量就达10亿多吨。

南极有那么多资源,又是一个无主之地,当然竞争非常激烈。有8个国家对南极大陆提出主权要求,在上世纪50年代,国际社会制订了南极条约,当时美国和苏联提出了人类共享的方案。

魏文良说,我国南极考察历史到今天只有33年时间,但这33年来,我国取得了辉煌成就。1984年,我们在西南极建立了第一个科学考察站,名为“中国南极长城站”;1988年到1989年,到东南极建立第二个科学考察站,名为“中国南极中山站”;10年前,我们又在南极大陆最高点,建立第三个科学考察站,名为“中国南极昆仑站”。考虑到昆山站在南极大陆的最高点,从海边的中山站到昆山站有1300多公里的路程,为了科学支撑和后勤保障支撑,我们在两站之间建立了第四个科学考察站——“中国南极泰山站”。同时,我们在北纬80度的斯瓦尔巴岛,也建了北极科学考察站,名为“中国北极黄河站”。

南北极考察进入新时代

今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宣布,南北两极所有的中国科学考察站均向世界开放。南北极考察进入新时代,其中一个重要的任务是,为我们子孙后代夯实发展的空间。

魏文良说,他从28岁开始参加大洋考察,是当年最为年轻的船长。第一次向大洋航行,到了南纬65度以南地区,越往南走冰情越重。他当时驾驶的船只是B级抗冰船,由于船和海冰的长期撞击,船首被撞了一个宽60厘米、高110厘米的大洞,海水流进整个船舱,情况十分危险。魏文良和团队采取各种措施保证洞不再扩大,正常航行之下只需半天就能走完的200海里,在这个情况之下走了20多天,在锲而不舍的坚持之下,终于到达南极。

靠近南极大陆时,魏文良把船开到岸边200米的地方准备抛锚。但祸不单行,即将抛锚时又发生特大冰崩,在紧急情况之下,考察队必须把部分队员撤到陆地上,减少损失。

当时魏文良动员大家下船,但并没有人下,都表示要一同坚守。耗了7天,整个船都凹陷变形了。在这7天里,魏文良作为船长每天站在驾驶台,用方位镜观察冰山和海冰的运动情况。在潮汐和风浪作用下,两个冰山之间产生一个间隙,他乘直升飞机上空侦查,决定调船90°角,顺着这个裂隙突围出去,花了8个小时终于成功。

突围之后,魏文良和他的战友们用了26天建起了3000平方米的科学考察站,并开始展开各项科学考察。当五星红旗在拉斯曼谷陵升起来的时候,116名中国汉子都落下热泪。

  南极精神是中国文化的传承

考察队先后在南极建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2017年又在南太平洋最南面罗斯海上建立第五个考察站。在建站、改造过程中,一次一辆铲车失控,伤了一位队员。

当时魏文良在北京值班,和考察队通了无数次电话、电报,讨论方案,当时的领队、基地中心原党委书记立刻组织随队医生、澳大利亚的随队医生、俄罗斯的随队医生进行抢救,考察队员们争相为伤者献血,最终救回了伤者的生命。

魏文良认为,这体现了不畏艰险、不怕牺牲、勇于献身的英雄主义精神;体现了遵守纪律、团结一致、齐心协力的集体组织精神;体现脚踏实地、一丝不苟、严肃认真的科学求实精神。而这些,就是团队的南极精神。

魏文良说他是不容易掉泪的人,但曾经被考察队员多次举动感动流泪。

一次他作为总指挥,批评了某一个地区考察队员。他质疑这位独自在180公里开外的地方进行考察的队员没有及时撤回,这可能会耽误其他的13名队员在晚上之前进行撤离。但在他气愤地赶到该队员面前,看到队员工作的场面时,他瞬间落泪了。“他脸冻肿了,耳朵都裂了,脸也发青了。”

魏文良说,这位队员是搞冰雪研究的,他把冰雪一块一块地装进冰箱里,抬到飞机上,再运上大船,因为人手不足,所以进行得很艰难。“他只跟我说:‘领队我尽一切努力,你放心,天黑之前我绝对把人都撤到漩涡船和中山站。’”

魏文良认为,这种精神是中国几千年来传统文化的传承,也是我们当下文化自信的来源,正是有了中国人的参与,在南极的大舞台上,中国文化才会熠熠生辉。

 来源:贵州日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