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难忘的96小时!K507次列车因河南特大暴雨走了四天

列车长向旅客分发方便面。

班组通过列车广播,召集车厢内党员、军人、武警、公安干警、医务工作者等志愿者在餐车集合。

7月21日早,又一批物资送到。

临时组建的志愿者小分队连夜运送物资。

列车员为车上的小朋友冲奶粉。

志愿者帮忙送水。

7月23日早上7点50分,K507次列车终于抵达贵阳。这时,距离这趟列车19日7点12分从北京西站发车,已经过去了96小时38分。

正常情况下,这段旅程的时间应该只需要31小时46分钟。途经河南时遭遇的这场特大暴雨,必将成为车上1300多名旅客和工作人员一生难忘的经历。

  出发前的暴雨提示

7月19日早上的北京,多云,有些热。出发前,列车长郑凯收到段上(客运段)发来的预警:16日至19日,河南可能会有暴雨。他在心里做好了最坏打算,但并未多想,还是如往常一样备勤。

按照计划,K507应该经由京广线、陇海线、西康线、襄渝线、渝贵线,经过包括石家庄、郑州、洛阳、三门峡、重庆西在内的19个站点,于一天后的下午2:58到达贵阳。

当天中午12时28分,郑州市气象台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6小时内,郑州市区中西部及巩义、荥阳、新密、新郑、登封降水量将达50毫米以上。

列车基本正点到达郑州,郑凯发现雨势有点大,“车窗基本上都被蒙住了。”

17点38分,K507从郑州站驶出。不久就因暴雨区间封锁,临时停靠在荥阳站。

但当时正值傍晚,很多旅客用过晚餐后,已经开始休息,并未感到异常。郑凯回忆,广播通知列车临停信息后,旅客们还如往常一样,刷手机、聊天、打牌、睡觉……各自消磨时间,大家都以为稍微等一等就能走。

  暴雨红色预警

21时50分,河南省气象台再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

雨,没有要停的意思;车,也始终没有动过。

荥阳站位于郑州站与洛阳站之间,本不是K507应该停靠的站点,从郑州到洛阳正常情况下只需1个多小时。漫长的等待后,旅客渐渐坐不住了。

“洛阳就在前面,怎么还不走?”“什么时候能走?”

……

随着时间推移,准备在洛阳下车的旅客问询越来越频繁,一些人的情绪也显得愈发激动起来。

列车员不断向大家解释、安抚情绪。突然,“轰”的一声,车动了,旅客散去重新安坐下来。

党员、军人、警察、医护集合

然而,仅行驶了10分钟,车又停了。

此时是20日凌晨1点38分,列车停靠在了上街站。

此前询问的人们再次拢来。一时间,抱怨声、小孩的哭声、手机看剧的外放声和雨声混杂在一起,让人烦躁不已。

“前方巩义站水害严重,正在积极抢险,请大家放心……”此时,越来越多旅客也通过时断时续的网络刷到暴雨相关消息,郑凯一边解释,一边要求所有列车员在岗在位,做好宣传解释工作。

遭遇特殊情况,车厢内的秩序稳定是第一位的。

郑凯立即要求全车实行双班作业制,又牵头成立了列车上的临时党员保障小分队,组织乘务、车检、乘警“三乘一体”开展应急工作,所有的防洪应急预案立即启动。

班组也通过列车广播,召集车厢内党员、军人、武警、公安干警、医务工作者等志愿者在餐车集合,由党员组织带领大家分头开展工作。很快,各支小分队就开始对车上的老幼病残孕等重点旅客进行登记,并根据急缓程度有序提供服务——硬座车厢乘务室启动应急电源,为旅客提供充电服务并安排专人登记看护,避免火灾隐患。列车员加强车内巡视,保持车内整洁……

在大家的努力下,车厢里暂时安稳下来。只是这次,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停车时间会那么久。

20日16时到17时,郑州附近单站每小时降水量达到200毫米以上,超过中国大陆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降雨的极端值。此时的车窗外仿佛不是在下雨,更像在倒水。

“雨这么大,也确实走不了。”通过网络,旅客们大都知晓了自己正处在一场实属罕见的灾害之中,再急也没用。但心态再好,基本生活总是需要保障的。

  停车十多小时后,面临断粮窘境

跑车十几年,经验丰富的郑凯很明白最大的困境是什么——当时,K507上共有1231名旅客,加上免费乘车儿童,总人数超过1300人,几乎满员的状态下,食物的消耗量极大,“如果供应不上,旅客情绪肯定波动很大”。

“物资十分有限,我们只能先把列车上自备的所有物资分出来。”哪怕是有限的物资,车上旅客的心情还是十分激动,不少青年主动站出来,帮忙运送分发物资。老人、小孩等重点人群优先,年轻人有的购买盒饭,盒饭没了就凑合饿一晚。

启用车上的应急商品,郑凯说,这意味着如果不马上补充的话,很快就会“断粮”。

事实上,临停荥阳期间,K507就已经向荥阳站请求补充餐料,但未等荥阳站方面采买,列车就已经驶离。

到达上街后,计算好车上人员两餐的食物需求量,K507再次请求上街站大批量采买大米、方便面、矿泉水等。但雨势实在太大,两辆运送食物的车辆,有一辆被洪水“拦”在路上,送到的食物只够部分车厢。

“完了。”得知物资被困后,郑凯心里“咯噔”一下,随即立即联系上街站工作人员:“把车站附近的小卖部,只要是能吃的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我跟着上街站的人一起去买菜,开了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批发市场,附近都没地儿买。”郝洪波说。

郝洪波是79集团军某旅原雷锋所在部队的一名现役军人。此行他计划从部队回四川达州休假,没想到就遇上了这次特大暴雨。“天灾无法避免,军人必须第一时间站出来。”郝洪波一行人将车塞得满满的,“全部送回餐车,给大家做盒饭”。

  降压药、奶粉、尿不湿……互助令人感动

在采购的同时,饥饿状态下的人们出现了不安。车上妇女、老人、小孩不少,相当一部分短途旅客并未随身携带太多行李。食物短缺的同时,尿不湿、奶粉也逐渐告急,一些女性不好意思地找到郑凯,寻求女性用品。

列车内部的互助最先开始。女列车员们拿出自己的女性用品给乘客。副列车长石磊因患高血压、糖尿病,每次出车都携带药物,“我还年轻可以扛,几天不吃药没问题”,除留下三颗降压药外,其他全部分给了有需要的旅客。广播同时发布求助信息,乘客纷纷捐出了多余的奶粉和尿不湿。

不少青年主动站出来,帮忙运送分发物资,老人、小孩等重点人群优先,有的年轻旅客为了让老人和孩子先吃,就一直饿着。餐车里,旅客自发维护秩序,有序排队。

好在停车期间,K507并未发生断电断水,空调正常运行。尽管所停靠的上街站是一个久未启用的货运站,但仍然可以保证供水,班组人员和志愿者冒雨用餐车上的各种容器不断地“运”水,首先保障餐车供应。

“我给你写保证书,你让我走吧……”21日上午11时许,K507停靠上街站已超过30个小时,在饥饿、开车时间未知、担心家人等多种因素作用下,部分人的烦躁情绪慢慢接近极限。

终到洛阳附近的旅客最先暴躁起来,要求自行下车。

“我给你写保证书,你让我走吧……”有人哀求,有人打110报警,还有人上12306投诉。密闭的环境里,累积了40多个小时的焦灼情绪达到顶峰,冲突几乎不可避免,一些人迫切想找到一个情绪释放的窗口,而此时“阻拦”他们的人显然成为了最合适的发泄对象。

郑凯被要求下车的旅客团团围住,他在人群中大声喊着:“不让你们下车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仍未能奏效,一名旅客威胁要砸开车窗,曾在石磊手上拿药的一名患高血压旅客因情绪激动,差点晕倒……

混乱可能造成人员安全得不到保障,列车员和志愿者都在尽力维护秩序,想尽办法安抚大家。经过多方协商并请示主管部门,279名旅客通过亲人来接、自行联系司机或由派出所转运等方式,离开了这趟列车。

与此同时,各方支援逐渐汇聚。一名刘姓旅客发布的求助视频流传甚广——她拍摄了一些车上的场景,称:被困超过43小时,虽有物资送达,仍然不够,有人两天只吃了一顿饭。

  天灾和守望面前,彼此就是最能依靠的人

上街区政府在列车发出求援信息后,第一时间紧急采购,先后送来了多批物资。在看到旅客发布求助信息后,不少企业及爱心人士也纷纷送来食物,一位附近居民看到求助消息主动提着两大袋馒头赶来站上。

外界对K507的关注让大家有了底气。人们兴奋地意识到,K507不是孤岛,这让大家感受到无限的希望。

理解、善意和友爱再次替代了车厢里的焦灼氛围。不少人在纸箱上写上大大的“谢谢”,举在胸前向车外的人们致谢。

在工作人员提议有限的物资要先供给老人和孩子时,“好!”现场乘客一致响应,并发出由衷的掌声。

此前情绪激动差点晕倒的乘客向郑凯借充电宝,郑凯开玩笑说“哟,你头不晕啦”,面对调侃,他也不好意思地笑了。接着他又告诉郑凯,“我在这个车上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知道老婆给我生了一对龙凤胎。”

“大家最后都成了朋友,很多人都互相加了微信。”郑凯说。接下来的时间里,共同撑过了最难关的人们,在天灾与守望面前,成为彼此最能依靠的人。

21日22点23分,K507终于等来折返北京西的调令,驶出停靠了54个小时的上街站。这一刻,大家松了口气,“至少,车动了”。

  两次调令:终点贵阳!

开始折返后,即使知道了只能从哪来回哪去,大部分人还是轻松的,“去哪都比待在原地不动强,起码有希望了。”

此时,他们关心的是更现实的问题,这一趟票钱算谁的?

或许是感觉危机已经过去,车厢内再次出现骚动。

列车员已经开始告知大家,这一趟可以退全票,不需要手续费,并指导大家退票,但仍有旅客担心退不了票,不停提出问题。

对郑凯来说,这是一波再平常不过的骚动,并且只要沟通到位,很快就能解决,结果也确实如此。

52分钟后,K507到达郑州站。

就在大家以为此行去不了目的地的时候,惊喜意外到来——列车再次接到调令:改经京广线(汉口站),汉丹线(经襄州站)、襄渝线到安康站恢复原径路。即K507将绕过洛阳、三门峡、渭南等站,但终点将是——贵阳。

大多数目的地是以上三个站点的乘客在郑州站办理了转运。此后一路畅通,人们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愉悦的表情。

22日16:25,K507从安康站开车,石磊在向上级汇报时,一连用了两个“非常”:车内旅客情绪非常稳定,晚餐的秩序非常良好,每个人都能够买得到晚餐也很遵守晚餐秩序。

7月23日清晨,车厢内十分平静。

K507预计在7:50到达贵阳站,此时车上还剩91名旅客。

6点整,石磊开始进行终到作业,准备叫大家起床,却发现大多数旅客早已穿戴整齐坐在了窗边,兴奋写在脸上。

“我都准备写入党申请书了。”石磊说,这一趟让他感受到大家在灾难面前同舟共济的场景,他很感动。

“在车上特别害怕有小孩老人生病。”想起过去几天,郑凯有些后怕,乘客的理解,上级的支持,多方的支援,大家的齐心协力,以及正好停靠在站点的多重条件,才有了现在最好的结果,缺了哪一个,K507的命运都可能被改写。

列车到站,接车的人们拉着横幅,带着礼品在站台上整齐列队,迎接这群经历了不平凡的人们。一下车,车内车外的人们不论是否相识,都紧紧相拥,无声地诉说着这一趟的委屈、艰难、不易。

过去几天里只睡了不到10个小时的郑凯和石磊,此刻顶着熬红的眼睛,嗓子沙哑,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容,这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记者 岳端 陈大炜)

 来源:贵州都市报  责任编辑: 三石天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合作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