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凌晨,汽修厂里一辆车莫名其妙被“吊”走……

3月29日,

贵州凯里一修理厂内

一辆别克轿车不翼而飞,

经监控回放后发现

当天凌晨2时40分许

该车竟被一辆拖车吊起拖走。

修车厂内

车辆莫名其妙被吊走

“起来一看,这个地方怎么空了。”3月29日,贵州凯里市火车站附近一修理厂负责人刘先生联系记者,称自己停放的车疑似被盗。

刘先生告诉记者,当天早上他到修理厂上班时发现,停车场莫名少了一辆别克轿车。

(被拖走的车原来停放的位置)

因该车所停位置周围还停放着其他车辆,想挪出来根本不可能,所以刘先生认为车可能被盗了。

随后,通过查看视频监控,刘先生更懵了,视频显示,该车在当天凌晨4时15分许被几名陌生人及一辆拖车公然拖走。

记者通过监控看到,当天凌晨3时24分许,一辆轿车驶来,在刘先生修理厂门口路段停下,紧随其后的是一辆事故救援拖车。

随后,从轿车和拖车上下来几名男子,他们先走到停车场处,确认了别克车停放的位置后,由其中一男子开着拖车来到距离别克车数米的地方停下。

或许因为周边停放车辆的遮挡,几名男子在周围转了几下后,将拖车车顶上的起重摇臂放下,随后将别克轿车吊起,直接装上了拖车。

4时15分,几名男子装好车后分别驾驶着轿车和拖车朝火车站方向驶去。

别克车系购买车辆

或是原车主所为

为何该车会被拖走?刘先生告诉记者,有可能是原车主所为。

原来,被拖走的别克车系登记在一名客户雷某某名下。2019年8月,该车出现故障停放在另外一修理厂内。

期间,通过交涉,刘先生与雷某某签订购车合同,但因雷某某称该车还有抵押,相关证件押在金融公司。两人遂约定先付5000元定金,待雷某某将该车相应证件补齐过户后再行支付全款。

付了定金后,刘先生便开始对车进行维修。

(刘先生提供的合同中注明,收到定金5000元,过户后结清余款,如不能过户退定金及维修费。)

“当时这个车已经不能开了”,机修工人蔡师傅对此印象较深。据他回忆,经对该车检查后发现,该车发动机曲轴拉瓦后出现抱死的情况,与平常所说的拉缸类似。

随后,刘先生对该车发动机及车身十余个部件进行更换和维修。

之后,刘先生发现该车已脱保,又缴纳了保费,算上之前支付的定金,加上维修费总计花费18094元。期间经双方沟通,最终费用为17000元。

之后,刘先生使用该车,而雷先生一直未能出具相应的过户手续。直到事发当天,刘先生才大胆猜测应系原车主将车拖走。

警方证实确系车主所为

最终各自让步

事发后,刘先生拨打110报警。当天,在警方的证实下,半夜将车拖车的就是车主雷先生。

对于为何将车拖走,雷先生有自己的说法。

雷先生介绍,该车确实是卖给了刘先生。但自己的车因债务关系,“大本”(车辆登记证)还在金融公司,而当自己拿到“大本”后提出让刘先生支付尾款时,对方却称不想买了,所以才将该车连夜拖走。

至于车辆的维修费用,雷先生认为,当时车只是交了定金,还不属于对方。对方未经自己同意,就将车进行了维修,且出具的维修单据只是一份手抄记录,所以他对维修费用并不认可。

对于雷先生的说法,刘先生也提出质疑。

首先,双方之前签有协议,明确过户后支付尾款,另外,协议上也注明,如不能过户,对方需退还定金,支付维修费用。对于维修,对方称未经同意显然子虚乌有,而这期间,刘先生也从未见过该车的“大本”。

“我作为修理车老板,厂里怎么会给我开单子?”对于维修费凭证,刘先生认为,自己交了定金,该车又在自己厂里维修,维修流程就以修理厂私车的形式进行修理,当时的单据只是手抄的记录,没有开具相应单据,但维修的配件进货单是有的,随时可查。

采访中,双方对维修费用产生了较大的分歧。当天,双方在警方的组织下就此进行了协商,但未果。

3月31日,记者联系双方得知,双方最终在派出所的协调下各让一步,最终雷先生向刘先生支付了11000元修理费,并退还了刘先生5000元定金。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廖尚海

 来源:贵州都市报  责任编辑: ll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汽修厂
广告
广告

合作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