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闻臭师”火了?看贵阳“鼻子特工队”如何工作

孙小碧已经做了10年嗅辨工作。

此前,关于“螺蛳粉‘闻臭师’年入百万”的新闻在网上引发热议。这一职业的出现,大大超出了普通人的认知。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每天做的工作,可能我们都闻所未闻。每一份职业都有着自身的价值和意义,每一滴汗水的背后,也有着各种不为人知的辛酸。

孙小碧是一名“闻臭师”,她的工作就是用鼻子感受臭味、分辨臭味。

“闻臭师”的学名为嗅辨员,从进入贵阳环境监测中心至今,孙小碧已经做了10年的嗅辨工作。

看似动动鼻子就能完成的工作,其实并不轻松。孙小碧所在的贵阳环境监测中心一共有34位嗅辨员,他们不能抽烟、喝酒,更不能化妆、喷香水,有嗅辨工作当天不能感冒,饮食也需要注意,忌吃辛辣、油炸食品。每3年还要对鼻子进行一次“大考”。

仪器代替不了鼻子

配气员在3L无臭袋内配置不同稀释倍数的样品。

孙小碧所在的“鼻子特工队”,共有14名女性,20名男性。

“我们嗅辨员的工作,就是恶臭监测。”孙小碧告诉记者,恶臭环境污染是恶臭气味扩散到环境中形成的一种特殊的空气污染,除了化工、肉类加工、生物制药等生产过程会产生恶臭污染,农贸市场、垃圾场、厕所、下水道等也是来源地。

恶臭污染的危害是通过人类嗅觉器官对心理、情绪产生影响,严重者将刺激生理反应,比如出现恶心、呕吐、头痛等症状或并发引起呼吸道疾病。“包括香味,当香味达到一定浓度时,也会引起人们身体的不适。”孙小碧说。

事实上,嗅辨员这一职业在我国已经存在20多年,其中最庞大的群体存在于各级环保部门。2010年初,贵阳市在全省首家启动了对恶臭污染物的专门监测,经过前期挑选和培训,孙小碧和其他12名工作人员一起参加了考试,成为贵阳首批嗅辨员。

现在科学仪器这么发达,为什么不用仪器监测恶臭,而要用人类的鼻子呢?“这是因为仪器分析只能对一种或多种物质进行定量成分分析,但不能说明对嗅觉反应的感受情况,所以用人类的鼻子嗅辨就非常合适了。”孙小碧告诉记者,气体污染危害作用的轻重程度是以人的直观感受作为判断的依据,仪器无法代替人的鼻子。

如何成为“闻臭师”

与闻香师需要非常灵敏的鼻子不同,选拔嗅辨员看中的是“普通的鼻子”。“我们代表的是普通人的鼻子来感受气味,嗅觉正常就可以,鼻子太灵敏也不行,可能会影响判断。”孙小碧说。

当然,嗅辨员可不是动动鼻子就能当的,还得经过严格的筛选考试,取得资格证书才能持证上岗。

首先,需要进行理论学习,掌握恶臭气体的测定方法和国家标准等基本知识。笔试合格后,还得进行一系列现场嗅觉测试。

现场嗅觉测试,考官会将花香、汗臭气味、甜锅巴气味、成熟水果香和粪臭气味浸入试纸,让考生嗅辨这些气味。每一位考生都得正确嗅辨出沾有臭液的纸条,只要有一种味道闻不出来,就不能通过嗅辨员资格考试。

就算通过了考试,资格也不是终身的。孙小碧告诉记者,因为人的嗅觉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退,每名嗅辨员每3年都要重新取得资格,年龄限制在45岁以内。

嗅辨员这样“闻臭”

一般情况下,在接到环评项目、市民投诉等嗅辨任务后,孙小碧就会和同事们迅速到监测现场,先对臭气进行采集。

采样过程并不轻松。此前,他们接到垃圾填埋场的恶臭投诉。“3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我们现场采样人员在垃圾填埋场的填埋区采样,因为温度高,垃圾发酵的味道熏得眼睛都睁不开。”孙小碧说,嗅辨员的工作看似容易,其实有一套严格的科学方法,作为一名嗅辨员,接到投诉,必须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采集气体样品的采样瓶运回实验室后,由1个配气员6个嗅辨员开展嗅辨工作。配气员首先在3L无臭袋内按10倍、30倍、100倍、300倍……配置不同稀释倍数的样品,接着,由6名嗅辨员分别用鼻子嗅辨。先闻倍数较低的稀释气体,再闻稀释倍数较高的,同一稀释倍数实验重复3次,配气员将结果进行计算,直至某一稀释倍数正解率小于0.58的数值,整个嗅辨过程就结束了。

6名嗅辨员根据自己的判断做出记录,通过一套科学的统计计算方法,计算出样品的臭气浓度。“我们作出的判定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如果确定臭味超标,环境监管部门将责令有关单位对臭源进行治理。”孙小碧说。

当好城市的“鼻子”

在贵阳环境监测中心实验室里,孙小碧向记者演示了“闻臭”的过程,她在闻气袋上开出一个小口,用手扇一扇,再用鼻子闻。

“一般不会直接把鼻子凑上去闻,而是用手将气味引过来。”孙小碧说,由于嗅辨浓度都经过了稀释,而且嗅闻时间也就几秒钟,不存在中毒可能,但气味闻多了,鼻子也会失去灵敏度,因此,每闻1个小时,就得休息15钟,让鼻子放松下来。

事实上,嗅辨工作只是孙小碧主体工作的一小部分,她和同事们还要对贵阳市的水、大气、噪声、生态等环境质量要素进行监测。

“能利用自己的鼻子嗅出数据真的很神奇,我经常和同事打趣说,我们这是一个很‘有味道’的职业。”她发现,热爱有打动人心的魔力,“嗅辨工作虽然枯燥,但也有有趣的地方,比如有一种化合物吲哚,高浓度时具有强烈的粪臭味,低浓度时却又散发出令人愉悦的花香味。”

为了保证灵敏的嗅觉,嗅辨员在日常生活中也得做出些“牺牲”。“平时除了不能抽烟、喝酒,更不能化妆、喷香水,连洗发水也会挑那种无香型、味道不重的洗发水,也不能吃刺激气味的食物,还要避免感冒。”孙小碧说。

孙小碧告诉记者,实际上,和其他技术员一样,嗅辨员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但能成为这座城市的“鼻子”,为管理部门提供决策依据,保护居民免受恶臭污染的影响,她很骄傲。

(策划 王奇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王奇 邱凌峰)

 来源:贵州都市报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合作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