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历时半年 遵义那名被继父砍伤的小女孩重新站了起来!

今年5月,一名不到9岁的女孩随母亲在湄潭生活期间,遭继父砍伤,其中一刀因伤及脊髓,女孩面临终身瘫痪。

女孩的不幸引来众多好心网友关注,遵义市红十字会也积极行动,共同为她筹集到24万元医疗费。经过数月外伤治疗及康复治疗,这名在鬼门关游走的女孩,不仅脱离了危险,还奇迹般地站了起来!11月24日,记者在当地一家医院见到了小女孩,她已几乎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写字。

女孩幼小心灵的巨大创伤能愈合吗?部分身体机能无法恢复的她,又会有怎样的未来?

继父那一刀 砍伤她三分之二的脊髓

今年5月中旬,全国不少爱心人士的心,被一名在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的小女孩所牵动。短短几天,网友们为这名女孩捐款超过24万元。

这名女孩小逸(化名),事发时才8岁半,系铜仁市思南县人。因父母离异,她与妈妈何女士来到遵义市湄潭县,随继父陈某生活。

今年5月4日,陈某与何女士发生争吵。争吵中,陈某打了何女士,难以忍受家庭暴力的何女士提出两人不再在一起生活。没想到,恼羞成怒的陈某,拿起菜刀对何女士及女儿小逸就是一阵乱砍,小女孩身中数刀。经过医院抢救,女孩脱离了生命危险,却面临一个残酷的现实:由于其中一刀将脊髓割断近三分之二,导致女孩中枢神经受损,她可能终身瘫痪。

5月中旬,经多家媒体报道后,小逸的不幸遭遇引来全国网友及遵义市红十字会等多方关注,经红十字会积极组织,很快,爱心人士为女孩捐了24万余元。

女孩的不幸也引起司法机关的重视。5月16日,当地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陈某。7月底,按照国家司法救助相关规定,检察机关为女孩送来了18万余元的救助金。

治疗的钱有了,但是女孩能站起来吗?那一幕又会在她心灵上留下怎样的创伤?

艰难的康复训练 女孩能走能写字了

11月24日,遵医附院医疗集团遵义荣誉军人康复医院。这一天,正好是小逸从遵医附院转入荣军康复医院6个月的日子。病房里,小逸坐在桌前,自己用筷子夹菜,在辣椒碟里滚了又滚,然后放进饭碗,左手持勺子,一口一口地吃起来。吃完后,她站起来接水喝,又给妈妈接了一杯。

险些瘫痪的她,不仅站了起来,而且能走路、能写字了!这背后,凝聚着艰辛的康复治疗与训练。

为小逸治疗的荣军康复医院神经康复科主任陈锡栋看着眼前这个和正常人差不多的女孩满是欣慰:5个月的对症治疗,收到了不错的效果。

6月24日,经过外伤治疗,小逸转到荣军康复医院。“她刚来的时候,只能躺,不能坐,手都无法抬起来,更不要说拿筷子、写字了。”陈锡栋说。

经诊断,小逸脊髓有三分之二被砍伤,如此重的外伤,非常少见。“万幸的是,她主要受伤的是脊髓后索。”陈锡栋说。

人的脊髓分前索后索,前索控制运动,后索控制感觉。也就是说,小逸大部分运动功能没有受到特别严重的影响,但本体感觉会特别差。

“正常人在黑暗的地方走楼梯,第一步会特别小心,当感觉到楼梯的高度后,接下来步子会大胆得多。这第一步,就是人的本体感觉。”陈锡栋说。但是,小逸几乎没有了这样的感觉,就算脚能动,也找不到落脚点,无法判断这一步会迈多远、脚应该在哪儿落下,没有位置感、方向感、参照感。

针对小逸的特殊情况,陈锡栋给她制定了一套特别的训练治疗方案。最初两周,重点训练她用眼睛去判断步子,或在地上划一条直线,让她跟着线走。最初,如果没人扶她直接无法走动,就算有人扶,她也找不准线,走着走着就走歪了。

随着训练的不断深入,渐渐地,小逸几乎可以不要人扶也能走得直了。11月24日,记者在医院看到小逸还能稳步上下楼梯,恢复得较好。

摆了12周沙盘游戏 让阳光驱走心灵阴霾

躯体功能可以治疗、训练康复,但对一名不到9岁的孩子来说,遭继父砍伤在心灵上形成的巨大阴霾,如何治疗?

孩子的父亲、在上海打工的杨先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差不多快两个月了,孩子还是不怎么说话。”杨说。

7月中旬,杨先生找到了医疗集团荣军康复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许宏龙、心理咨询师胡羚馨等心理医生。其实,小逸自从转入该院那天起,就受到了院方的特别关照,从遵义市红十字会到荣军康复医院,都在想方设法帮女孩尽快康复,包括心理上。

“但是作为心理医生,我们不能主动跟她提起此事。”许宏龙说,他们采取每周一次沙盘游戏的方式,治疗她心灵受的创伤。

7月15日,第一次接受心理治疗,胡羚馨像妈妈一样,带着女孩来到沙盘游戏室。“孩子看到玩具、游戏,应该非常有兴趣、非常主动。”胡羚馨说,但小逸却拒绝游戏,在她的带领下才来到沙盘前。

“我们就是让她玩,通过游戏走进她的内心世界。”许宏龙说,第一次,孩子取来树、房子、佛塔、老虎等,在沙盘中凌乱摆放,而且只摆了一半的区域。

将近1小时的游戏时间,沙盘的另一半,却一片荒芜、了无生气。摆有植物的区域,藏着凶猛的老虎。

第2次,孩子在沙盘里摆满了凌乱的植物,也有观音,但那头老虎依然在沙盘中央。

第3次,画面出现了很明显的变化:老虎不见了,出现了许多人、小天使、房、车、小桥、栏杆等,充满生机。

也就在这一次,小逸主动向心理医生讲起了自己的不幸遭遇,“她说着说着就流泪了。”许宏龙说。

接下来,在心理医生不断治疗下,小逸的心理变化越来越明显:渐渐主动与人交流,沙盘的画风,也越来越活泼,越来越有童趣。第8次,沙盘上终于出现女孩喜欢的粉色物品,甚至有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心灵的康复过程,在医院陪伴的妈妈何女士也感觉得到:“开始一段时间,我们晚上出来散步时,她总感觉后面有人在跟踪,后来慢慢地没有这种感觉了。”

何女士感觉到女儿心灵康复的另一个变化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女儿总是给妈妈说,不要再去湄潭。后来,她不再说此事。

第11次沙盘游戏,小逸摆出了更加明显的家的感觉:有桌凳、有小院、有妈妈;第12次,10月14日,小逸摆了大客车、动车、飞机,车头方向是一片船只往来、鱼群畅游的大海。

“她跟我们说她喜欢大海。从这些沙盘来看,应该说,经过我们3个月的努力,小逸可能已经走出了受伤害留下的阴影,现在很坚强,对未来也充满企盼。”许宏龙说,也许心灵上的创伤不能完全抹去,但至少她今后的成长中会有更加完美的人格。

爱跳舞爱溜冰 但她更想当医生

每天,小逸需要进行包括理疗、运动、作业、心理、针灸等项目5小时左右的康复训练。神经康复科主任陈锡栋说,他们希望通过系统化、有针对性的训练,尽快帮女孩恢复各项机能。“我们希望通过努力,让她有更美好的未来。”

训练室里,康复治疗师夏雨给小逸做起力量恢复训练,但小逸显得很不高兴,原因是夏雨总是给她加项目,让她感觉困难,她甚至要求力道更为温柔的女医生来做训练。“我可没有不喜欢夏医生。”小逸说。

病床前的小桌子上,吃完饭的小逸拿出三年级下册语文书,开始写生字。虽然她的同学们已经开始学习四年级上册语文了。

由于功能受损,小逸拿笔也非常吃力,拇指和食指、中指,总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一下子就将笔握好,她要用左手帮忙,将铅笔从右手形成握笔姿势的3个手指之间,一点点拨正。本子上的字迹很淡,但书写得很工整。

手上力量不够,所以写出来的笔迹很轻。妈妈何女士说,刚开始训练写字时,她不得不用手指替女儿压住笔头,便于运笔。

她喜欢跳舞,一段新舞蹈很快就能学会;喜欢溜冰,没受伤前兴趣特别浓。何女士说,她还喜欢加年轻医生的微信,说要和他们做朋友。

“那么,你长大了想做什么呢?”记者问。

“我想做一名医生!”小逸脆生生地回答,原因是“医生可以救更多的人。”

陈锡栋说,根据小逸恢复情况,再过3个月左右有望出院。尽管经过系统化的康复治疗让她的身体得到了非常明显的改善,但小逸部分机能仍不可逆地受损,如跑步、跳高、使用键盘盲打等,可能无法完成。今后报考大学在精密仪器、医学院校外科专业等方面,也会受到一定影响。

记者从湄潭县法院了解到,目前,陈某涉嫌故意杀人案还未开庭。小逸的后续赔偿,也需在鉴定之后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何女士说,她与陈某的离婚案件,法院已经受理。

何女士说,如果小逸在春季学期开学前能出院,她将考虑带女儿到贵阳,继续三年级下学期未完成的课程。如果不能出院,只有考虑秋季学期重读三年级。“总之要让她继续学习,尽量淡化这件事对她的影响。”

小逸翻开语文书,停留在《那一定会很好》这一课,她吃力地拿起铅笔,在本子上写下:那一定会很好。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黄宝华)

编辑:汪东伟

统筹:汪东伟

编审:干江沄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合作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