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独氏三姐弟,不远千里到贵州祭奠江苏徐州籍烈士

独氏三姐弟,不远千里到贵州祭奠江苏徐州籍烈士

记者:洪英杰

“爸,我们已经来到大伯的墓碑前了,就在贵州南州都匀市烈士陵园……”8月29日15时,江苏徐州籍烈士独道传的侄子独大勇在都匀市烈士陵园通过视频连线,迫不及待地将这一好消息告知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独道河。

祭奠大伯独道传的过程中,独大勇的堂姐独金萍与家人视频连线

独道传,1929年出生于江苏徐州沛县安国镇独庄,1946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时年17岁;独道传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走过江西、福建等地;1949年随部队进入贵州,担任某团直属队连政工干事指导员;1952年8月1日,独道传在贵州都匀市凯口乡执行剿匪任务时牺牲,年仅23岁。

“自1946年参军后,我大伯从未回过家。”独大勇说。

“‘全国独氏一族’微信群传来有关大伯的消息”

“印象中,爷爷和父亲都很少提及大伯独道传,或许跟一直未能找到大伯的遗骸有关。”独大勇说,家人都知道大伯牺牲了,但不知道他具体在哪里牺牲、被葬在哪里,“我们也不知从何找起,直到1952年家里收到大伯的烈士证明,我们才知道大伯是在贵州牺牲的。”

1952年,独家收到了独道传的烈士证明

独大勇告诉记者,“独”这个姓氏的人在全国很少见,全国人口中可能不到1万人,为了能和更多独姓的人取得联系,独大勇早前加入了一个名为“全国独氏一族”的微信群。

“今年的8月21日,突然看到群里发出一条连接,名为《江苏徐州籍烈士独道传长眠贵州都匀烈士陵园,静待亲人》,发送连接的家门还附上一句“是不是独庄的?谁知道这位烈士?”独大勇当时既兴奋又激动,第一时间向所有能联系上的家人奔走相告:“我们一直挂念着的大伯终于有消息了,他就葬在贵州都匀市烈士陵园。”

8月21日,独大勇从“全国独氏一族”微信群里得知有关大伯的消息

随后,独大勇和堂哥独亚东、堂姐独金萍立即决定要一起到贵州都匀市烈士陵园看望大伯独道传。

独道传是家里的长子,家里还有一个姐姐、三个弟弟、一个妹妹,“我父亲独道河排行最小,和我一起来看大伯的堂哥独亚东是二伯独道云的儿子、堂姐独金萍是三伯独道海的女儿。”

在来贵州前,独大勇在网上查询、搜集了大量和独道传有关的讯息、资料,直到那时,独大勇和家人才知道,是贵州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与头条寻人联合开展的“为烈士寻亲”公益活动帮自己找到了牺牲多年的大伯。“非常感谢贵州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与头条寻人,以及他们联合开展的这项活动。”

“在参军之前,大伯已经是当地的儿童团团长”

1946年,在沛县安国镇独庄,独道传和父亲独立清一道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随部队北上……

“听长辈们说,在参军之前,大伯就已经参加革命工作了,还是当地儿童团的团长。”独大勇告诉记者,生在乱世的独道传,非常珍惜学习机会,他主动报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徐州沛县举办的学校,“儿童团是前在革命根据地建立的少年儿童组织,大伯当时主要担负着站岗、放哨、送信等任务。”

独大勇和堂哥独亚东、堂姐独金萍等一起祭奠大伯独道传

独道传和父亲等人随部队北上后,沛县安国镇独庄很快被敌人占领,“因大伯和爷爷都参军走了,敌人便对独家留在独庄的人进行欺负、打压……”独大勇说,当时已经80多岁的太爷爷还跑到街上去骂反动派:我们独家里出了那么多军人,有本事你把他们全都干掉,只要有一个活着就不会放过你们!“太爷爷的这番狠话,吓得当时的地主都不敢欺负我们独家了。”

据独大勇的父亲独道河回忆:当时和独道传一起参军的独家人有六、七个,爷爷独立清在部队里负责养马,大伯独道传文化水平比较高,最后还当上了指导员,“除了大伯独道传之外,独家另外几位去参军的都是立字辈的、比大伯长一辈,大伯是他们当中最年轻的一位。”独大勇告诉记者,当时有一位立字辈叫独立营的长辈,参军后加入了沛县敌后武装工作队,据说还参加过一次著名的战役。

“大伯留给独家人的念想,只有唯一一张军装照”

“我听爷爷说,大伯他们最后加入的是刘邓大军,还参与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独大勇说。

淮海战役胜利之后,很多战士都可以选择回家团圆。独道传的父亲独立清的在这场战役中左手指受了伤,便和独道传的几位叔叔一起平安回到了沛县。

“大伯当时年轻、文化水平高、思想也比较进步,战争胜利之后坚持留在部队,但自始至终都没能回到沛县独庄老家看过一眼。”说到这,独大勇有些感伤,“大伯留给独家人的念想,只有唯一的一张军装照。”

独道传留给独家人唯一的一张军装照

当年因受到独道传的影响,独大勇的父亲独道河(独道传的弟弟)也在1960年参军了,后毕业于解放军北京测绘学院。

1963年,独道河在北京工作时曾遇到一位同乡的朋友,得知他是哥哥独道传的战友之后,非常激动,“那个战友有一张我大伯穿军装的照片,我父亲赶紧复印了一张。”独大勇说,这张照片不仅是大伯唯一的军装照,也是他留给独家人唯一的照片、唯一的念想。

解放之后,独道传随部队抵达贵州,并担任某团直属队连政工干事指导员,“听说,我大伯当年还立过二等功呢!”独大勇骄傲地说。

1952年8月1日,独道传在贵州都匀市凯口乡执行剿匪任务时牺牲,年仅23岁。

8月29日,独大勇(右一)和堂哥独亚东(右)、堂姐独金萍以及堂姐夫在都匀烈士陵园合影

“大伯在凯口乡担任乡长,村里人都称他‘独乡长’”

2020年8月29日,从陕西西安赶来的独大勇,与从江苏沛县赶来的堂哥独亚东、从青海辗转到成都再到贵州的堂姐独金萍相聚都匀,一起前往都匀市烈士陵园祭奠江苏徐州籍烈士独道传……

8月30日,在黔南州退役军人事务局、都匀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相关负责人的带领下,独家三姐弟走访了独道传烈士牺牲的地方——黔南州凯口乡,查看了当年安葬独道传烈士的两处遗迹。

据凯口乡当地老人介绍,独道传烈士就是在这附近牺牲的

“当地一位84岁的老人家还认得出大伯的照片,还能描述大伯的身形样貌,他还说当时大伯在凯口乡担任乡长,那时乡长由军人担任。”独大勇激动地说,当地大部分老年人都知道大伯,他们叫他“独乡长”。

在凯口乡,当地老人还告诉独大勇:独乡长是在一次“追剿土匪头子”的任务时牺牲的,就牺牲在附近的山林里,开始是单独安葬在凯口乡,后来又迁至海马滩和其他烈士一起合葬,最后才迁到都匀去的,“当时不久后,政府就把土匪头子抓住了,在凯口乡公审后,当场处决了……”独大勇转述当地老人的原话。

独大勇和堂哥、堂姐与当地老年人合影

独大勇等人在凯口乡最初安葬独道传烈士的地方查看时,路过的老人都知道“独乡长”,“当地老百姓对大伯评价很高,凯口乡政府每年清明节都会组织扫墓,我们感到很欣慰。”独大勇说。

一审:罗亚楠

二审:李柏杉

三审:王幸韬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