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货车司机往武汉送海鲜后确诊 冲医生怒吼求安乐死

夏师傅是舟山的一名货车司机,年前跑了一趟武汉,回到家就感觉体虚乏力。腊月廿九,夏师傅确诊。

当晚深夜12点,他的母亲、妻子以及儿子、儿媳被送到当地一家宾馆隔离观察,一起吃过团年饭的20多位亲朋也被隔离。

2月6日出院后,夏师傅回到家中。巧合的是,夏师傅住院治疗时间恰好为14天,当天亲人们也刚好解除隔离从宾馆回家。离开医院病房回到温暖的家中,重新见到母亲、妻子和儿子儿媳,夏师傅一时没忍住,一股热泪流了下来。

往武汉送海鲜确诊 浙江男司机冲医生怒吼求死

“我活了61岁,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煎熬。”夏师傅回家后百感交集、辗转难眠,酝酿了三天三夜,给舟山医院救治他的白衣天使们写了一封长长的感谢信,信末署名“脾气很大的倔老头”。

夏师傅只有小学文化,感谢信由他口述,舟山广电的记者徐杰代笔记录。

这封信曝光后,很快在舟山的朋友圈刷屏。小时新闻记者后来联系上夏师傅,这些天,一直跟他保持电话和微信联系。

3月9日,我给他打电话时,他已经在跑运输的路上了。

看起来状态不错。

往武汉送海鲜确诊 浙江男司机冲医生怒吼求死

腊月十七往武汉送海鲜

回来后就确诊了

3月9日中午11点半,夏师傅装了一车冰冻蟹脚,正准备上高速前往余姚送货。

“出院一个多月,休息得也差不多了,趁着现在高速还免费出来拉点活。”夏师傅说,跑余姚运价一吨100块,来回柴油费就要800块,挣不了多少钱,和老搭档一起跑,互相有个照应。

他跑车的搭档,也是多年的朋友,也确诊了新冠肺炎。

傍晚时分,夏师傅给我发来照片,说余姚这边找不到人卸货,得在车上睡一晚,第二天卸完货才能回舟山。

这是夏师傅治愈出院后接的第一单活。“现在还不能跑长途,毕竟我和搭档都还在康复期,医生说了不能干重活。还有一个原因,目前这个疫情形势,跑了长途回来,绿码可能就变红码了,又得隔离14天,划不来。”

聊起跑长途的故事,夏师傅再次说到了武汉。

夏师傅的微信名叫“舟山武汉专线”。

他回忆说,去年腊月十七,他和搭档拉了一车海鲜抵达武汉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此市场距华南海鲜市场有三四十公里),卸了部分货以后,在当地旅馆住了一晚,次日又去了白沙洲大道边的物流中心,把剩余的货卸完。接着两人赶往湖南岳阳装了一车货,次日回到舟山。

“回来以后,我和搭档都感染了。”夏师傅说,最近他和武汉方面一直保持着联系,至今也不明白被谁传染的,“我认识的武汉人都没有被感染,我怀疑是在物流中心交货时被陌生人传染的,据说那里发现了确诊病例。”

夏师傅的搭档比他小18岁,两人一直一起跑运输,出院后再次合作跑车,共同面对社会舆论压力,可谓一对患难兄弟。

往武汉送海鲜确诊 浙江男司机冲医生怒吼求死

这个“倔老头”冲医生发火:

你这个舟山的医生能治好我吗?

3月8日,夏师傅又去医院做了检查,这是他出院后做的第三次复查。

第二天,医生通过微信给他发来了CT检查报告,医生告诉他,结果越来越好,让他放轻松,过段时间再复查一次。

“鬼门关走了一遭,出院后最想感谢的还是医护人员。”夏师傅再次提起那封信。

他在信中写到:

我从来没有和舟山的医生、护士们一起呆过这么长时间,其实我想回家,他们也想回家。听说他们进了这个隔离病区以后就不能回家了,我们还可以穿着居家服躺在床上休息,他们天天穿着隔离服,比一比还是我更舒服一些吧。就是这样,我难受的时候会冲他们发发脾气,但是他们不管有多难受,从来没有向我们发过一次脾气。

入院已有十几天,也没有看到他们的脸,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白衣天使。

我现在就盼望着你们能早点回家,可以脱下那身闷热、笨重的隔离服,轻轻松松地生活。我呢,也不用从声音去辨别你们是谁,我也就有机会去看看你们究竟长得什么样,当面说声谢谢。

夏师傅在信中特别提到,他因为脾气不好,在电话里吼过一位李医生:

我的心情糟透了,有一回李世波副院长在外面忙,但还挂念我的病情,他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情况怎么样,李院长还让我把舌头伸出来,拍张照片发给他。我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我在电话里骂他:很多大医院都治不好这个病,你这个舟山的医生就能治好我吗?求求你们,不要让我痛苦,我呼吸都难受,你就给我打一针安乐死吧,别让我受罪了!

我以为李医生会生气地挂掉我的电话,没想到他一直耐心地听完。等我不说话了,他才慢慢说到:你要相信我们,我们一定可以让你出院回家,你要配合治疗。

后来,当舟山医院的李世波副院长看到这封信后,极为感动。他说,没想到患者这么有心,大家都在努力,武汉前线的同事们更值得敬佩。

往武汉送海鲜确诊 浙江男司机冲医生怒吼求死

以前经常骂老婆

住院期间才体会到她的好

这些天,记者跟这位自称脾气很大的倔老头多次电话交流,感觉到的却是他的耐心和好脾气。

“我以前的确脾气火爆,年轻时经常打架,平时对老婆也凶的。”夏师傅告诉我,以前跑完长途车回到家,饭还没得吃,就会骂老婆。这次住院期间发生的很多事,让他看到,老婆真的是善良又贤惠,觉得自己以前很对不住她。

这次得病的经历,他好像彻底转性了。

“我在住院期间,老婆天天打电话过来问我吃饭了没有,吃得怎么样。”夏师傅说,他的老母亲已经83岁高龄了,身体腿脚都不方便,在隔离的宾馆里,老婆对母亲照顾得很好,他们不在一间房,但老婆每天过去陪婆婆聊天,给她洗澡洗脚,穿衣服,“特别是脚底的死皮呀,刮下来很厚的一层,媳妇对婆婆这样的孝举,我想一般人都做不到,所以心里很感动。”

目前,夏师傅的母亲因为身体原因,又住进了医院。而他的老婆已经正常复工,在当地一家宾馆上班,但每天下班还要去医院照顾婆婆,儿子媳妇也各有各的事。

往武汉送海鲜确诊 浙江男司机冲医生怒吼求死

“我以后还要跑武汉专线

直到开不动车为止”

为了这个家,夏师傅也想着出门揽点活干。前几天,湖南岳阳一位老板打来电话,让他拉一批货过去,夏师傅觉得自己跑不了长途,但也不好拒绝,就帮忙联系了一位安徽的司机从上海赶到舟山,接了这单生意。

中午时分,那位安徽司机忙着点货,顾不上吃饭,夏师傅就给他买了一份快餐,52块钱。“他给我钱,我也没要。”夏师傅说,人家初来舟山,也找不到吃饭的地方,我自己吃完就给他带了一份,感觉他应该不喜欢吃海鲜,就特意打了红烧肉。

这位自称坏脾气的倔老头,原来骨子里正直善良。

交流中,他还和我透露了一件感谢信中没有提到的事。住院期间,他所在的一个舟山海鲜生意的微信群里,有人发动给他捐款。一千八百的通过微信转过来,加起来足足2万多元,夏师傅没有要。

“治疗都是国家买单的,这个捐款我怎么能要呢?”夏师傅说,现在的自己如同劫后重生,一定好好过每一天,酒是不喝的,烟呢,跑车在路上抽得很猛,以后呢少抽些,尽量控制。

“这次重生是医护人员给予我的,今后我也要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希望武汉的疫情早点结束,我想好了,今后还要继续跑武汉专线,一直到我开不动车为止。”电话中,夏师傅再次表达了他的心愿。

 来源:钱江晚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