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武大人民医院副主任递“请战书”:我申请长驻留观室

“我申请长驻留观室,对病人进行进一步的分检工作,好处在于不再需要不停地院内会诊,可以减轻其他医生的负担,病人也可以获得延续性治疗,留观室床位也可以流动起来。”

1月18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院领导收到了这样一份请战书,申请人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II科的党支部书记——副主任张旃。

张旃:

我觉得我去那儿是最合适的。因为我是我们支部书记,我们医生很疲劳,如果防护意识不够,很容易中招,我要做一些保护大家的事情。第二,站在病人的角度,病人需要一个延续性治疗,这样他也可以早点去他该去的地方。第三,要让留观室的功能真正发挥,必须要有一个很有经验的医生在那儿,才能真正让留观室发挥作用。

记者:

您也是出诊的名医,在这样复杂的关口更需要有经验的医生在一线看更多的病人?

张旃:

当时我觉得这个地方非常重要,要把这些病人赶快分检,那些比如已经阳性的病人,把他送到该去的地方,减少其他医生的风险。

到1月12日,张旃所在的科室先后有两批具有不明原因肺炎症状的患者治愈出院。根据她的记录,这些病人来的时候很重,主要有发热,基本都有呼吸困难,但经过全科人精心诊治,大概都在10到14天就明显好转出院了,凭借高度的职业敏感和防护意识,张旃所在科室的医生并未感染。

而随着更多的疑似病例在涌入医院,留观室的任务变得更加繁重和危险。张旃觉得,需要有更加专业的人员在留观室值班。

17年前,张旃曾参与抗击非典,当时她就职的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作为广东省应急医院承担了大量SARS病人的救治工作,那段经历让张旃觉得自己可能比别人更能保持冷静。1月18日,张旃写好了自己的请战书,除了申请长驻留观室之外,她还申请停掉她的专家门诊,并请加强留观室的防护,固定下级医生。

“此事我没有告知明昌,个人觉得不需要告诉”

  

在请战书的结尾,张旃这样写道:

“此事我没有告知明昌,个人觉得不需要告诉,本来,处处都是战场!”

明昌姓李,是张旃的丈夫,也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神经外I科主任。因为怕丈夫担心,张旃本不想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他。后来,在同事的劝告下,张旃在把请战书交给院领导后,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丈夫。

李明昌:

当时我问她“你真的想好了吗?”我还是有点担心,我也经历过非典,我的很多同学医生当时染病了,倒下了,甚至有的医护人员走了。

记者:

假如他说“不”,有可能改变吗?

张旃:

他应该不会说“不”的,因为他工作其实也挺忙,我很支持他工作的。再一个他也是非常好的医生,对病人也非常好,我这也是站在病人的角度来处理问题,我觉得他应该不会阻拦,但担心肯定会有的。

李明昌:

但是我也知道这个时候也该她去的,如果我是呼吸科医生,我肯定也上前线。因为我们虽然都在一线,但她是最前线,就像士兵一样的,她是第一排的士兵,我们是第二排的士兵,只是说分工不同而已。

医院同意了张旃的申请。而就在张旃进驻留观室几天后,1月24日,她的那封请战书被流传到了网络。因为那句“此事我没有告知明昌”,这封请战书被网友称为现代版的“与夫书”。李明昌是从别人转发的朋友圈里看到这封请战书内容的。

李明昌:

她知道我肯定会理解,但是她刚开始不告诉我肯定是怕我担心。我们在一起有二十多年了,所以都是普通的人,都是普通的一个家庭,亲情在那儿。

不放过“阴转阳”的传染性 治疗之余曾写下“10万+”科普文章

从进入留观室开始,张旃就进入到更加残酷的战时状态。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特效药,人类对它的了解仍然有限,每天都在留观室上班的张旃,可以说时时处在被病毒感染的危险当中,而临床医生对病人的诊治和对病毒的观察是重要的经验来源。

张旃:

有些病人病情危重转到金银潭医院去了,初期因为收治能力有限,必须只收确诊的病人。但是他周围的人已经出现了症状,肺部影像也很厉害,但是他核酸检测是阴性的,核酸的检测检出率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所以这部分阴性病人就留在我们留观室,我们临床考虑就是这部分病人其实是很危险的,他也会有传染性的。这部分病人检测是阴性,不等于他就是阴性,当然最后证实的确最后又查了几次,就查出来是阳性了。但是你在阴性到转阳的过程当中,它是有传染性的,我是不放过的。

记者:

你知道它正在从不是到是的确诊过程中,你能做什么?

张旃:

我觉得做好防护,这是一个。第二个我是一个医生,我们也做科研,我在临床的观察过程当中就发现,有些病人有消化系统症状,那消化系统症状,有没有可能他的消化系统就有这个病毒?所以我后来写了一个科普文章,当天阅读量就过了10万。里面提到消化系统的传播途径是要纳入考虑的,这就意味着你做防控要关注这个现象。

特殊的除夕 “在焦虑中送走旧年 在期盼中迎来新年”

虽然同在一家医院,但夫妻两个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常驻留观室之后,即使回家,张旃也是采取严格的消毒隔离,自己单独在一个房间休息。大年三十,张旃在医院值班,李明昌一个人在家吃了所谓的年夜饭。

李明昌:

医院专门给我们医护人员准备的盒饭,30块钱,我去领了一份。

张旃:

那天有人给我发微信,其实我不认识他,他说今天你还好吧?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天是除夕,每天上班,管病人,日子过得稀里糊涂的。然后我一看今天大年三十了,就是这样一个状况,好像也没有太多时间去管过不过春节。我在朋友圈里写了,在焦虑中送走旧年,在期盼中迎来新年。

在张旃的请战书上,还写了这样一段话:

“呼吸道变异病毒不是第一次侵感人类,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恐慌没有必要,临床医生今日的临床经验远胜往昔。”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央视网

 来源:央视网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