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专家:如果双黄连有效可走绿色通道 关键是有没有用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的双黄连口服液在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结果表明,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功能。“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这样的体外研究,离临床应用有多远?

1月31日深夜,一则“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下称“上海药物所”)和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触发了双黄连在线上被迅速抢购一空,也在业界引来诸多争议。

人民日报2月1日早上发布微博称,抑制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请勿抢购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此外,该药物多次出现在国家药监局的药品不良反应报告中。

经济观察网获取的一份发自中科院的信息专报显示,上述“联合研究发现”是经过了一场高级别专家会议的讨论后,由中科院上报并建议做临床研究。

据悉,目前双黄连口服液已在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下称“上海公卫中心”)、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开展临床研究。上海公卫中心党委书记、教授卢洪洲2月2日告诉经济观察网,上海公卫中心已经在几个病例上用了双黄连口服液,“现在还没有初步的结果”。

一场高级别专家会的“肯定”

1月30日,中科院科学传播局上报了一份落款为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中国科学院专报信息》,专报信息称:“1月29日晚上至30日凌晨,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了双黄连口服液在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结果表明,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功能。”

信息专报还称,1月28日的一场高级别专家视频会议上,上海药物所研究员左建平研究团队介绍了双黄连口服液(由金银花、黄芩、连翘三味中药组成)抗非典、MERS等冠状病毒研究结果,预计其对新冠肺炎有治疗作用,并对正常人群有预防作用。

“与会专家肯定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病毒成分,有可能具有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活性并阻断轻、中度患者恶化为重症患者,建议上海公卫中心临床试用。“

经济观察网多方获悉,1月28日下午,国家卫健委组织确实召开了北京、上海、武汉、广州四地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治专家视频会,会议由钟南山院士主持,上海药物所的蒋华良院士等专家和一线医生参加了会议。

“但这个会不是双黄连的会,”一位与会专家告诉经济观察网,双黄连口服液的介绍只是会议的一部分内容。

并且,上述信息专报中所称“与会专家肯定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病毒成分,有可能具有抗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活性,建议临床研究”的信息,在业界引发了争议。

知名科学新媒体平台《知识分子》的文章称,视频会上钟南山和医生都没同意上述观点,认为体外的实验证明有抑制病毒作用,临床上并不知道,现在不能广泛使用,既然上海药物所认为有用,可以先在上海组织临床研究。

经济观察网向前述与会专家求证现场是否就双黄连口服液在新冠病毒的疗效形成统一意见,该专家表示,“我没有说过任何话,从开始到现在我是真不想说话”。

后来有学生把民众抢购双黄连的新闻给该专家看,“我说我不看,我还是埋头做研究”。

“关键问题是有没有用”

上海药物所2月1日发布声明,称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1月31日向媒体提供的《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一文,内容是准确无误的。

声明表示,“这一结论是基于实验室体外研究的结果。研究团队通过实验室体外试验证明,双黄连有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作用,下一步还需通过进一步临床研究来证实。我所提供的稿件中也提到目前正在开展临床研究。”

据《信息专报》,1月29日晚上至30日凌晨,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开展了双黄连口服液在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那么,“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这样的体外研究离临床应用有多远?

一个药上市或者要申请新的适应症,常规步骤包括:基础研究、临床前研究,在动物身上进行药理、毒理和有效性测试,生产实验以及临床试验。最后一步临床试验通常有一、二、三期,需要历时数年。

前述与会专家表示:“如果是新药,那体外研究离应用还差得很远。但这是已经批准的药,已经在临床上用了,如果说有效的话,临床医生或者是有关部门会很快用,可以走绿色通道,因为救人要紧。关键问题是有没有用。”

上海药物所在1月31日给媒体的新闻稿称,该所启动了由蒋华良院士牵头的抗“新冠肺炎”药物研究应急攻关团队,在前期SARS相关研究和药物发现成果的基础上,聚焦针对该病毒的治疗候选新药筛选、评价和老药新用研究。

经济观察网了解到,上海药物所与上海科技大学免疫化学研究所在老药和中药中发现了30种化合物,可能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部分化合物已完成制剂、生产工艺设计。候选药物包括12种抗艾滋病药物、两种抗呼吸道合胞病毒药物、一种抗人巨噬病毒药物、一种免疫抑制剂等。

据了解,双黄连不在上述”可能对新冠病毒有效的候选药物”之列。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部门对双黄连的不良反应早有提示。《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4年)》显示,双黄连合剂(口服液、颗粒、胶囊、片)在中成药口服制剂中排名第一,不良反应最多。2013年,双黄连合剂(口服液、颗粒、胶囊、片)也在中成药口服制剂的不良反应中排第二。

2018年6月,国家药监局根据药品不良反应评估结果,为进一步保障公众用药安全,对双黄连注射剂〔双黄连注射液、注射用双黄连(冻干)、双黄连粉针剂〕说明书增加警示语,并对不良反应、禁忌和注意事项等进行修订。

针对是否有专门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药物,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专门的药物。感染病毒的人应该接受用于缓解和针对症状的治疗,而病情严重的患者应得到针对其所有病症的最佳的支持性治疗。

经济观察网尝试联系上海药物所办公室和武汉病毒所,截稿前未获回应。

 来源: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 ll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