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津云关注」重庆一家六口殒命“火海”,死前曾呼救半个多小时,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津云新闻记者 张赫洋 发自重庆涪陵

一下子失去六位家人,刘振(化名)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如何继续。

从贵州打工地赶回后,这几日他日夜守在殡仪馆,1月2日,是六位家人下葬的日子,他双眼红肿脸色泛白,双手不时地颤抖着。他已年过五旬,父亲、老婆、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却因几日前家中一场火灾,与他天人永隔。

他80多岁的老母亲,因病住院逃过了火灾这场劫数,至今,他不敢将家人去世的消息告诉她,余生,只剩他俩相依为命。

2019年12月30日,重庆市涪陵区委宣传部发布官方微博通报,2019年12月30日6时40分许,涪陵区马鞍街道踏水桥小区一居民楼12-1发生火灾。涪陵消防救援支队指挥中心接警后,立即调派救援队伍赶赴现场处置,7时55分明火扑灭。事故造成6人死亡,具体火灾原因正在调查之中。

「津云关注」重庆一家六口殒命“火海”,死前曾呼救半个多小时,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火灾现场

悲痛之余,火灾时曾参与救援的邻里们发出质疑:“遇难者曾呼救半个多小时,但在此过程中消火栓却没有足够的水,耽误了他们生还的可能。”

这究竟是一场天灾还是人祸?

“过不去”的新年

2020年1月1日,多数人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重庆涪陵的踏水桥小区,人们却心痛着。

事发高层的楼下,人们围成一团,看着12层及上面的火烧痕迹,议论纷纷。

“一下子死了六口人,太惨了。”

「津云关注」重庆一家六口殒命“火海”,死前曾呼救半个多小时,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2020新年第一天,人们围在事发高层楼下,倍感心痛

距离火灾已两天,燃气公司的人员上门检修事发高层。“这几天我们都是住宾馆,因为12层着火黑烟熏进了我们屋,我们的窗户、阳台上挂的衣物也被熏坏了,燃气已经停了,所以家里这几天没法住人了。”在事发高层的15楼,津云记者看到一户人家的地面有黑烟熏过的浓重痕迹。

事发高层14层赵刚(化名)家,恰住火灾12层刘振家楼上,赵刚家与刘振家户型完全一致,面积近140平米,四室两厅两卫。“你看,我家这间卫生间的窗户玻璃已经被烧的没有了,家里部分房间的防护栏也被烧变形了,上面全是黑烟熏过的痕迹。”赵刚说,“刘振家已经够不幸了,现在我们楼上这些户的损失,不知后续是否有相关部门可以帮助解决。”

「津云关注」重庆一家六口殒命“火海”,死前曾呼救半个多小时,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14层赵刚家,卫生间窗户已完全破损,同样位置的12层,刘振家人曾躲在这里向窗外求救

而在事发12层,津云记者看到发生火灾的刘振家大门是关闭的,楼道内的墙体已被熏黑,地上还有黑色的水渍。12层一共有6户人家,另外一户人家回忆:“事发时听到刘振的家人在大声喊救命,小孩子也在哭闹,但是人却从屋里出不来,令人分外揪心、心痛,这家人的生命就此停在了2019年。”

打电话从“求救”到“诀别”

除了大声呼救,刘振的家人还曾打电话求救。

事发高层17层的王政(化名)家,与刘振家关系尤为亲近,火灾过后,王政一直在殡仪馆陪伴刘振,火灾时王政也曾第一时间试图救援。

“事发那天早上近7点钟,刘振的儿媳妇给我女儿打电话,说姐姐救命啊!火越烧越大我们出不去,都躲在卫生间里。”王政的妻子告诉津云记者,“七点刚过,刘振的儿媳妇又给刘振打了电话,那通电话就有些诀别的意味了,意思说爸爸,估计这次我们是出不去了,家里着火了。”

“那栋房子是8口人一起住,有刘振,和他的老婆、父母、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女,孙女是10岁,孙子5岁,他家经济条件一般,刘振前阵子在贵州打工,儿子在社区居委会工作,这家人平日很友善,邻里关系处得很好。”王政的妻子说道。

这栋高层是安置房,居民们在2013年前后搬进来,居民原本是周边几个村的村民,所以彼此熟识。

“刘振现在状态很不好,一下子死了六口家人,打击太大了,他整个人都蒙了。”1月1日,王政依旧在殡仪馆陪伴刘振,刘振身边还有政府工作人员陪同,“现在火灾原因还不清楚,刘振现在就是先把家人安葬了,他也没说未来自己有何打算,他整个人状态一直很不好,时常捂着脸哭泣。”

至今不敢告诉老母实情

刘振的母亲因高血压等疾病住院,逃过了火灾这场劫数。

1月1日,津云记者来到涪陵中心医院,在病房内见到了刘振的母亲姜敏(化名)及在病床旁陪伴她的妹妹。

「津云关注」重庆一家六口殒命“火海”,死前曾呼救半个多小时,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刘振老母亲所住医院

“我们现在都不敢告诉姜敏家里人去世的消息,老人肯定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们只是跟她说家里失火了,有的家人在医院治疗。”在病房外,姜敏的妹妹流着泪告诉记者,“太惨了,家里一下子死了六口人,刘振那边也根本接受不了,心太痛了。”

这几日,除了白天在殡仪馆,刘振晚上会来医院看望老母亲,如今只剩他俩相依为命了。

“今天政府工作人员帮姜敏换了单间病房,病房门外有政府工作人陪同。老人现在的病情挺稳定的,就是挂念着家人,总会问家里人的治疗情况如何了。”说到这,姜敏的妹妹再次流下了眼泪。

邻里曾先期救援,拧开室内消火栓水流一点点

不幸的同时,更为关键的是,救援过程遭到邻里质疑,参与救援的邻居表示:“起初,我们想用室内消火栓自行为刘振家灭火,但消火栓不出水,后来,消防到来后,也是过了约半小时我们才看到出水灭火。”

参与救援的一楼居民刘健(化名)向津云记者回忆:“从出事那天早上六点半开始,就有黑烟从12层刘振家冒出,我们就开始听到刘振家人很大的呼救声。”

在消防车赶来前,刘健跑上14层,曾想从14层往下放绳子营救刘振的家人,但烟太大没有成功,他又拧开了14层位于楼道的室内消火栓,想接上管子灭火。“14层消火栓弄开后,水流就一点点,还没有家里水龙头水流大。”刘健很无奈,“有邻居说,当时也有人去了12层楼道开消火栓,里面也没有足够的水。当时,17层的王政还想把刘振家防盗门弄开救人,没有弄开,被黑烟呛的喘不过气。”

“后来,消防车在快7点的时候,赶到了楼下,有两辆消防车,当时,刘振的家人躲在厕所里,朝着厕所窗口依旧在大声呼救,我们也被消防员赶了下来,楼下拉起警戒线我们不能再进入楼内。”刘健记得。

「津云关注」重庆一家六口殒命“火海”,死前曾呼救半个多小时,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刘健称自己打开14层消防栓,水流只有一点点

但是,让他和很多邻居都觉得奇怪的是:“我们没有看到消防员从消防车里取水灭火,消防员起初也没有连接室外消火栓进行灭火,一直到七点半左右,才有水从12层刘振家的窗口喷出来,那时已为时已晚,7点过后没多久,我们就听到刘振家卫生间的门爆破的声音,火一下子就从卫生间窗口窜了出来,那一刻我们就意识到,人肯定完了。”

在七点半的时候,刘健由于口渴,还绕到自家一楼的侧门想进屋取水,但是走到侧门,也被消防员拦住。“当时,我听到脚下,也就是地库的位置发出巨大的轰轰声,应该是水泵启动了。”刘健说,“最后,消防员是从刘振家破门而入,用水将火扑灭。”

消防业内人士:“消火栓水压要够”

与此同时,网络上传出一段视频,显示消防员在操作这栋高层外的室外消防设备,视频中有居民喊道:“消火栓没有水!”

「津云关注」重庆一家六口殒命“火海”,死前曾呼救半个多小时,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网传视频中,消防员操作室外消防设备,居民喊“没水”

再结合刘健和邻里跟他说操作室内消火栓没有足够水,以及消防员到达半小时后,居民们才看到从12楼窗口往下喷水的情况,邻里们议论纷纷:“是因为第一时间消火栓没有足够水,才耽误了救援,六口人的死有人祸成分!”

“自己经历的是实情,我实话实说。”刘健至今对自己拧开室内消火栓没有足够水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是,网络上传出的那一段视频,却不是网络上大家认为的那样,在救援过程中拍摄的,真实情况是当时上午九点多了,火在上午7点55分已扑灭,我也不知道,消防员为何要在灭火后,还要去操作室外消防设备,还操作了很多个。”

「津云关注」重庆一家六口殒命“火海”,死前曾呼救半个多小时,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居民向记者证实,网络所传视频中,消防员室外操作消防设备,居民喊“没水”时,时间已经9点多

针对上述情况,津云记者向消防业内人士进行咨询,一位不愿具名的消防业内人士介绍:“高层遇到火灾,像这次这种12层屋内着火的情况,最快捷的灭火方式就是从楼道的室内消火栓取水灭火,如果12层有室内消火栓,从它取水灭火最快捷方便。”

同时这位业内人士表示,高层发生火灾,需要物业配合控制压力泵,让水有足够的压力从消火栓喷出来才能灭火,压力泵通常设在高层建筑的地库,如果压力不足打开消火栓通常只像水龙头一样有一些水,远不足以灭火。

「津云关注」重庆一家六口殒命“火海”,死前曾呼救半个多小时,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该高层地库中的消防设备

消防回应:“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后,消火栓全部有水”

针对居民们的质疑,1月2日,津云记者致电该高层的物业值班人员,就事发当时消火栓是否有水、水压是否足够等问题,向物业方核实、了解。该物业工作人员听完记者的采访需求后,表示:“当天不是我值班,我是新来的,不了解情况。”津云记者追问是否可以提供事发当天了解情况的物业人员或物业负责人联系方式,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这些我也不清楚。”

随后,津云记者致电涪陵消防救援支队指挥中心,想就室内消火栓第一时间有没有出水、救援灭火过程是否顺畅、为何灭火后的上午9点多,消防员还在操作室外消防设备等问题,向消防方面进行核实、了解,指挥中心工作人员在听明记者采访内容后,表示:“采访需要联系宣传中心,但我们没有宣传中心联系方式。”

津云记者通过其他渠道获取了涪陵消防救援支队宣传部负责人电话,但多次拨打始终无人接听。

此前,涪陵消防救援支队曾回应澎湃新闻时表示:“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后,消火栓全部有水。”而据猛犸新闻报道,该消防支队宣传人员曾回应:“灭火后9点多消防员还在操作室外消防器材,有可能是他们收器材,要补给消防车的水源。”

津云记者将持续关注此事后续发展。

 来源:津云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