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真相!浙江卫视道歉说了什么?还原高以翔事件始末经过

真相!浙江卫视道歉说了什么?还原高以翔事件始末经过

11月27日,高以翔先生在浙江卫视《追我吧》录制过程中意外离世,该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议论。12月2日,高以翔先生的遗体送回到台北。今日,浙江卫视已决定永久停播《追我吧》节目。就此事件,浙江卫视总监林涌接受了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的独家采访。

1、这几天,社会各界对此事件产生诸多猜测和质疑,浙江卫视为何没有再度发声?

答:12月2日,在家人和经纪团队的护送下,以翔已经回到家乡。意外发生至今,我们一直沉浸在悲痛和自责之中。我们深感对不起以翔,对不起高爸爸高妈妈,对不起所有爱以翔的人。

事发当天,在征得家人和经纪团队的同意后,我们发了两则声明,公布了以翔去世的消息,表达了悲伤和愧疚之情,并承诺承担相应责任。当时,以翔家人的最大心愿就是让他尽早回家。从事发到12月2日,我们和家人及经纪团队一直陪伴在他身边,这两天也在积极妥善处理各项后事。考虑到家人和经纪团队希望低调处理的意愿,我们前段时间将重心放在抓紧协调各方、办理相关手续上。我们没能守住最好的以翔,只希望能够护他安静走完最后一程。在以翔回到家乡、大陆部分的后事处理暂告一段落之时,我们决定公开相关情况,并永久停播《追我吧》节目。

2、目前善后工作进展到哪一步?

答:12月2日,以翔回到家乡,追思会将在12月15日举行。浙江卫视一直和经纪团队保持着密切联系,近日将派人前往吊唁。其他善后事宜正在抓紧推进当中。

3、网上对事发当天的具体情况有诸多说法,真实情形到底是怎样的?

答:11月26日21点30分左右,以翔和各位嘉宾开始录制《追我吧》第九期节目。以翔参与了两个小游戏,其余时间在主舞台观看其他嘉宾录制节目。11月27日1点26分左右,以翔开始进行赛道环节录制。在奔跑了600多米并通过赛道上的装置后,他放缓步伐,坐在边上花坛,随后躺倒。此时为1点30分52秒。发现异样后,跟随导演即呼叫现场待命的救护车,距事发位置较近的嘉宾也从主舞台跑向以翔。倒地后1分46秒,现场待命的宁波急救中心医护人员赶到并开始实施专业抢救。急救20多分钟后,救护车将以翔送往附近的三甲医院——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经过2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院方宣布抢救无效。

4、现场到底有多少专业医护人员?为什么有网友看到凌晨两点有救护车赶来?

答:每次节目录制现场都备有专业医疗保障团队。当晚,现场配备宁波急救中心的2辆救护车、3名专业医护人员和2名救护车驾驶员。救护车上配备专业急救设备,包括除颤设备(在抢救中有使用)。急救人员身着荧光色工作服。至于网友爆料的“在凌晨2点看到救护车赶到现场”,实际上他们看到的是工作人员拨打120后叫来的第3辆救护车,之后没有使用,空车返回。以上就是事发当晚的真实情况,相关证据我们已作封存,供监管部门依法查证。

以翔是一位善良阳光、受到大家喜爱的艺人,无论我们作了多大努力都没能挽回他的生命,我们再次表达深深的歉意,并承担相应责任。

所有的痛与愧、爱与念都化作一句:以翔,一路走好。

  【此前报道】

  高以翔死因公布 猝死前奔跑画面曝光

高以翔死因公布 猝死前奔跑画面曝光 被曝倒地5分钟才获抢救

11月27日上午,微博几次宕机。

年仅35岁的台湾地区艺人高以翔因录制《追我吧》,突遇不幸,抢救无效,遗憾离世。

有现场网友称,高以翔曾心跳停止3分钟,经过十多分钟的心肺复苏抢救后,送往医院进一步救治。中午12时许,高以翔经纪公司杰星传播有限公司以及《追我吧》节目组分别发布声明,证实高以翔离世。医院最终宣布高以翔为“心源性猝死”。

高以翔死因公布 猝死前奔跑画面曝光 被曝倒地5分钟才获抢救

节目组公布高以翔死因

12时许,浙江卫视《追我吧》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证实高以翔正是死于该节目第九期的录制过程中。声明称,高以翔在奔跑时突然减速倒地,现场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展开救治,并紧急将其送往医院。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 高以翔最终死于“心源性猝死”。

高以翔死因公布 猝死前奔跑画面曝光 被曝倒地5分钟才获抢救高以翔死因公布 猝死前奔跑画面曝光 被曝倒地5分钟才获抢救

这是高以翔录制节目前一天,上车时和粉丝挥手,也是他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最后一面 微博视频截图

在震惊、心痛、哀悼的同时,一时间与之相关的话题相继冲上热搜:

高以翔死因公布 猝死前奔跑画面曝光 被曝倒地5分钟才获抢救高以翔死因公布 猝死前奔跑画面曝光 被曝倒地5分钟才获抢救

录综艺节目为什么非得熬夜?

高昂的艺人费用,倒逼节目“赶时间”

有观点认为,对于《追我吧》这样的室外明星运动类节目而言,夜间拍摄,应该也有自己的苦衷。因为场地广阔,不免涉及到了某些城市街道。而明星参与,又容易造成粉丝堵塞交通。所以,选择夜间录制,也是“两害取其轻”。

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些年,慢综艺、观察类综艺、科技综艺等五花八门的节目,让人眼花缭乱。仅从网络综艺来看,据广电总局监管中心统计数据,2018年我国共上线385部网综,节目数量较2017年同比增长95%。可见,整体综艺节目的数量呈现井喷式发展。

庞大的数量,让综艺市场成为品牌的“兵家必争之地”。《2019年上半年中国综艺节目广告营销白皮书》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中国综艺节目广告市场规模接近220亿元,同比增长16.12%;节目植入品牌数量达546个,同比增长15.19%。

综艺展现出的强大吸金力,也加剧了行业竞争。“不瞒你说,我已经连续十四个通宵,这半个月每天都是早上四五点回家。”国内一位知名综艺导演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道,一个节目改十次八次是少数,大部分是几十次甚至上百次修改。

高强度的拍摄、拍摄前后的各方协调,让综艺节目各个环节上的人员都上紧了发条。

“客户要提意见,平台也要提意见。不仅如此,平台里又分不同部门:广告、运营、制片人再加上部门主任一审二审三审。每个流程都会对节目提出自己的意见。”

上述导演说,目前客户权利被放大是节目录制的一大问题,“很多赞助商,除了要求权益呈现,还会对节目内容提不专业的或者非分的修改要求。”对此,上述导演举例称:

他曾执导的一个节目,赞助商是一个果汁。 “按照脚本艺人只要提到并且喝就可以了,结果那天客户来现场看录制,一定要艺人补拍一段内容并且是要求艺人说解油解腻请喝什么果汁。艺人当场怒了,说解油解腻我为什么不喝普洱茶要喝果汁,为了这个,客户、销售和平台监制现场当着艺人吵架,然后各自汇报老板。录制只能暂停拖延两个多小时所有一百多人耗着等待结果。”

除了来自客户和内部协调的压力外,节目组请艺人出镜的高昂费用,也成为综艺录制需要“更快一点”的原因。

“艺人制作设备成本很多是按天来计算。高昂的艺人费用让导演组从节约经费的角度会选择本来两天的内容最好一天加班录完。”上述导演无奈表示,所以熬夜成了这个行业非常普遍的问题。

节目该不该担责?

那么,在高以翔事件中,《追我吧》节目组究竟有无法律责任呢?对此,观察者网采访到了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的范辰律师和上海茸诚伟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佳文。

范辰律师介绍,一般演艺公司在与节目组签订合同时,都会考虑到一些意外情况,尤其是野外节目,因此 此事主要看高以翔所属公司与《追我吧》节目组的相关合同条例。

高佳文律师表示,如果高以翔确实是在这次节目的录制中因为太高强度的活动量导致猝死的话,(节目组)肯定有一部分责任不可避免, 因为活动是节目组组织的,理应考虑到参加录制艺人的体力。虽然不会涉及刑事责任,但会产生民事赔偿。

高佳文律师认为,家属有权去起诉经纪公司以及《追我吧》节目组,这是家属可以追究的两个主体。“死因报告也很重要,但是死因报告牵扯到解剖的问题,家属方面不一定愿意解剖。如果家属不同意解剖的话,就只能出一个简单的死因说明。”

高佳文建议,艺人在录制节目之前,应该和经纪公司联系好,购买意外保险,“即使节目方比较强势,有免责条款,但是安全条款一定要写好。在伤亡这种不可避免的结果出现后,我们只能做好后续的赔偿,作为艺人,哪怕节目组不给买保险,也一定要让经纪公司买。”

高以翔死因公布 猝死前奔跑画面曝光 被曝倒地5分钟才获抢救

影视行业没有表面光鲜

事实上,对于影视行业来说,冬天早就来了,明星和演员也不得不被迫冬眠。

随着影视市场从巅峰跌落谷底,演员多出了大把时间。

不愿蛰伏,就只有放低身段。

迪丽热巴借访谈节目向导演们喊话,“我有时间”;杨幂依靠综艺节目刷存在感;袁弘开始考虑只能演男三的剧本;黄晓明没戏可演的情况下,接下了于正操刀的改编剧……

一线明星普遍陷入无戏可演的焦虑,而处在行业底层的青年演员,面对的则是更加艰难的生存环境。

一些明星没有戏拍,就只能去拍综艺节目,有的综艺节目难度、强度还非常大;不出名的演员转型做了网红;还有一些龙套演员,去互动剧场里当助演,同一出戏,一年演了1000次。

有机构对青年演员的生活状况进行调查, 发现超过半数的青年演员“无法依靠表演维持自己的生活”。

巅峰的时候,演员不管演什么都有人捧,低的时候,突然就一文不值了。电影演员转战电视剧,电视剧一线演员去演配角,原来的配角只能演更小的配角。一层一层传导下去,造成普遍性的资源降级。

市场对演员不那么友好了。一位青年演员透露,在经历了近二十次试戏失败后,他不得不对自己的事业、剧组的选择,乃至整个影视行业都产生怀疑。根据《影视圈》报道, 当下已经有演员靠卖房过冬。今年五月,27岁的演员邹新宇退圈,她曾出演过《小重逢》《不良女警》等电视剧。现在,她是国金证券的一名销售员。

年内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

影视行业寒冬到底有多可怕?今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横店影视城的开机率同比锐减45%。

“演员没大家想象的那么光鲜。”《演技派》发起人、著名影视剧导演于正表示,“行业开机率下滑,很多‘腰部’演员一两年都没有戏拍。”

一位影视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影视是二八定律极为突出的行业,80%的资源掌握在20%的人手中,绝大部分从业者处在产业链低端,他们没有选择权,更没有退路。

据证券日报,影视寒冬仍未退。天眼查数据显示, 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

“影视(公司/项目)现在不看了,”某基金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影视行业回款慢,政策风险也高,去年开始我们就很少投资纯内容的公司了。最近比较关注科技行业,预计一两年内都不会再考虑影视(公司)了。”

“影视投资的溢价空间正在不断缩减,让专业化市场投资者望而生畏。”大连峰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霖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影视投资的投资回报受多种因素综合影响,属于高风险高收益模式。目前来看,行业经历2018年的调整风波,还处于较为清淡的阶段,很多大机构开始通过联合出品等降低风险,可以预见未来影视投资的头部效应会越来越明显。

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研究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整个影视投资行业开始进入洗牌期,相信接下来行业的集中度也会提升,在未来一两年时间,全国上万家影视公司中会有不少倒闭的情况,但行业经历了去泡沫的过程,发展会更加稳健、理性,有益于影视行情长期的健康发展。

影视行业过冬

三季度多家公司净利润降幅超五成

除了演员外,一些影视公司的情况亦是不容乐观,

从今年三季度的财报数据来看,各大影视公司盈利状不佳,整个行业依然没有摆脱下滑的困局。

据央视财经报道,在可比的14家公司中,业绩报喜的只有北京文化和华录百纳,北京文化业绩增长超过100%,华录百纳则扭亏为盈。

华策影视等7家公司虽然实现盈利,但净利润降幅都超过了50%,华策影视和欢瑞世纪更是下降超90%。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等五家公司则是陷入了亏损的泥沼,曾经的明星股华谊兄弟更是巨亏6亿多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整个行业确实不景气,再加上一些重磅作品没有上线,所以导致业绩下滑较多。影视行业这几年暴露的问题是缺乏核心竞争力,盈利不稳定、不持续。对于整体行业来说,仅仅一两部爆款不足以支撑行业的持续发展。

影视寒冬下,即便是曾经光鲜亮丽的明星也难逃生存的压力,有的人走了,有的人还在坚持。记得在《演员请就位》中,演员袁奇峰曾公开对自己的演艺生涯发出了疑问:我适不适合走演员这条道路?

对此陈凯歌回应道:“有多少人说,幸亏我放弃了,就有多少人说,幸亏我坚持下来了。只要经过努力坚持下去,你们总有一天会得到你们想要的角色。”

  【相关新闻】

  高以翔被曝倒地5分钟才获抢救 救护车疑被路障阻碍

高以翔死因公布!高以翔被曝倒地5分钟才获抢救 救护车疑被路障阻碍

11月27日,高以翔录制综艺《追我吧》时心源性猝死。现场目击者称开始以为是剧本,高以翔倒地约5、6分钟才进行心肺复苏,疑因路障过多救护车无法及时开到现场。

据现场目击者透露,当晚开始录制时间是九点半左右,“他(高以翔)是和素人一起比赛,一开始都是跑在素人前面,没有体力不好的感觉。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素人在前面了,没有发现他出来。粉丝都以为他摔倒了”。

目击者还称,高以翔刚倒下时可能大家都以为是剧本,后来是黄景瑜在内场发现他一直没过来,救护人员才跟着过去的,“五六分钟了吧。他助理跑过去一边哭一边喊。我不确定给他做(急救)的是医生还是护士,可能不是医生,因为听黄景瑜一直在喊‘医生呢?医生呢?救命啊!’什么的”目击者还透露,现场心肺复苏持续了十几分钟,“有两个人一直在交换给他按”,但救护车迟迟上不来,“有路障还是什么吧,救护车开不上他在的位置,就只能用担架扛,最后是小推车推过去的。”

 来源:上海热线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