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关注」河北一村支书建百亩洋楼空置十年 涉非法占用耕地

"违建像陈酿,拖得越久,利益越稳固,越难拆除;耕地像新纸,经不起反复折腾,破坏了就难以恢复。"野牛村一名老党员称。

11月23日,河北省正定县一处有着15年历史的别墅项目"格林小镇"开始拆除,引起外界对河北农村违规房地产项目的关注。无独有偶,距离正定县不远的河北省保定市唐县野牛村的一处"新民居"项目,也持续违规十年之久,至今陷入烂尾境地。该村多位村民表示,10年前,该村2000亩耕地被村委"租回"后,其中107亩被村支书甄某建楼,并空置十年。其余耕地,不少变成无人管理的野树林。

据了解,10月末,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就违建治理下发文件,要求以"零容忍"根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现象。与此同时,自然资源部就耕地"占补增存"问题发文,并进行相关核查。

尚法新闻(ID:zgsbfzzk)记者在野牛村调查发现,占用耕地、违建、破坏青苗现象背后,当地干群关系紧张。担任村支书13年的甄某,系北京顺义区地产开发商,曾深陷贪腐案。

租地种树 耕地变野树林

「关注」河北一村支书建百亩洋楼空置十年 涉非法占用耕地

( △图为:村里变成野树林的耕地 )

"那么大一片小麦,被人铲掉,我们去阻拦、报警,都没用,最后又种成树苗了。"2019年3月17日,野牛村村民和外来承包者发生纠纷。事后,承租者告诉他们,这块地被租出去10年。

村民提供的协议显示,2006年时,村委会与村民签订《农民承租地反租合同》,将全村近2000亩耕地统一由村委会经营,租期为16年,即2022年到期。"村委会现在没有权利再往出租10年。甄某应该为破坏青苗、占用耕地、改变耕地用途负责!"村民称。

村民所说的甄某,自2006年即开始担任野牛村村支书,上述"返租"即由其主导。据《中华儿女》报道,甄某曾是北京顺义区政协委员、人大代表,"野牛村历史上不能忘记的人"、"一位没有一分钱个人存款的富翁"。

担任村支书后,甄某夸口要参照"南有义乌、北有野牛"的商业格局,改造野牛村。但村委租地后,随即向外商承包,多用于培育树苗。"后来不少承包人跑路了,留下的树苗长成了野树林,根本没法恢复为耕地了。"村民称。

在野牛村内,记者发现有多处野树林密不透风,行人极难进入。"所以我们都怕甄某再给种树的租,都变成野树林,那就彻底完了。"村民称,其曾多次向唐县有关部门反映,但未获回复。

根据前述"返租"协议,村委会将在每年国庆当天,参照每亩800斤小麦的价格,向村民支付租金。"没有一次是准时的,都是拖后很久才给,而且经营这么多年,村委会居然还借高利贷。"村民称,曾有社会人员进村找村委讨要高利贷,并引发暴力事件。

也是在2019年,当地商人要在野牛村建设"热源二厂",不少村民被强迫写下"自愿交回承包地申请书",并与村委签订"交回土地承包协议书",将地交给村委,再由后者提供给商人建厂。

更早之前,南水北调工程曾在野牛村修建地下管道,相关部门将200多万资金,作为补偿款交给村委,但该资金的后续去处却至今不明。村民称,自甄某担任村支书后,村里并未完整公开过账目。

村民认为,野牛村原本拥有2000亩耕地,可以成为全村2000人的重要资源,但现在,全村举目望去,几乎都是野树林,谁来恢复这些耕地,似乎没有答案。

耕地建楼 空置十年无人管

入冬后,野牛村村民被要求更换取暖燃料:以前用的热力煤,要换成无烟煤。由于每家院落极大,村民认为无烟煤无法充分保障过冬。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村里10年前即已建成大片洋楼,但至今仅有三、四十户入驻。"甄某自己也承认,住的都是和他关系好的。"

「关注」河北一村支书建百亩洋楼空置十年 涉非法占用耕地

( △图为:村里空置十年的洋楼 )

记者看到,那是一片被铁栅栏围起的楼房,共有16栋洋楼。"我们都记得,这个地方过去有个界碑,就在这个位置,写着'基本农田',但是甄某开始建楼后,这个界碑就不见了。"村民称,这片楼房占地共107亩,而楼房的建设者,正是村支书甄某。

楼房在2009年时即已建成,但此后为何空置十年?村民称,一方面,这些楼建在耕地上,无法获得房产证,另一方面,甄某提出的置换条件,村民认为过于"昂贵":村民旧居往往达300多平米,且均高墙大院十分气派,但置换楼房后,不但面积缩水,还要以不菲的价格补差价。

相比于这片洋楼,野牛村里现在仍有不少土路,村民称每逢下雨,积水泥坑让车辆很难通过。"前些年连路灯都没有,这几年才有,而且有时候也不开。大家很不方便。甄某每次回来开会,也是把大家叫到他在县城的地方开,根本不到村里看一看。"

多位村民指,该房地产项目是中央早就叫停的"以租代征",根本不具备完善的土地、规划和建设手续,属于典型的用违规项目"逼农民上楼"。结果,村民并不买账,项目也不可能吸引到外来购房者,只能一直以近乎烂尾的状态闲置至今。

新民居跃进 留下众多乡村伤疤

"三年大变样",河北城市化曾有这样的口号。但这一过程中,城市周边地区、农村发起的"新民居"建设,却演变成不少纠纷和烂尾,值得反思。此类案例,媒体有不少报道。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河北邯郸市永年县北辛村曾在2011年建设四栋带电梯楼房,和部分二层别墅,但是因为各种财务纠纷烂尾多年。保定市定州陈庄子新民居工程在2010年上马后,次年停工,且一停就是7年。秦皇岛抚宁县大新寨镇、邢台市任县永福庄乡等地,一直持续曝出新民居项目滥占耕地、乃至陷入烂尾的报道。

而反思此类建设项目的烂尾,其最初违规使用土地,是共性问题。

在唐县野牛村的新民居项目在违规使用土地问题上,还掺杂了富豪村支书的色彩。富豪参与乡镇治理,本应是好事,但是,经过一系列的混乱的运作后,乡村面貌不仅没有取得正面改进,反而给村庄留下了难以复原的伤疤,留下紧张的干群关系,让当地百姓为之唏嘘。

采访结束,多位村民称,村支书甄某曾卷入顺义区某镇长贪腐案。2006年时,该镇长曾挪用公款6600万给甄某。也恰是这一年,甄某回村担任村支书,并开始占用耕地建楼,主导村委"回租"耕地。"整个这个过程里面,我们村民、村代表、党员,都反映过,但是没人管。"

村民的话,或许点出了河北部分违规新民居项目的症结。针对村民反映的以上问题,记者多次尝试电话联系甄某,均无人接听。针对此事,尚法新闻(ID:zgsbfzzk)将继续予以关注。(记者 李海洋 编辑 张博)

 来源:尚法新闻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