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喷火艺人一年"喝"油千斤 34年口腔烫伤从未痊愈

在一些旅游景区和表演活动中,游客常能见到令人叫绝的喷火表演。表演者手执火把,猛然一张嘴,从嘴中喷出数米高的橙色火焰,围观的人甚至能在瞬间感受到脸上的炙热,加上各种杂耍动作,场面十分震撼。这种表演是如何做到的,口腔真的能承受如此高温么?

绝活的背后令围观者好奇不已,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近日采访到了一位“喷火”表演者孙怀生。今年46岁的他已经从事了34年喷火表演,在河南开封市的清明上河园内的日常表演,被网友拍摄发到网上引发赞叹,然而欢呼的背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辛酸。

孙怀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自己自幼习武,12岁就进入戏班子学习喷火表演,如今从事喷火表演已经34个年头。谈起喷火表演背后的辛酸,孙怀生说:“表演很壮观,但表演者在背后的付出是常人难以想像的。常年的表演过程中,我的口腔曾因烫伤脱皮千余次,可能每年累计要‘喝’下的煤油达千斤,严重时甚至每月要洗胃一次。”

全年全勤

每天“火冒三丈”

在清明上河园景区里,表演喷火的孙怀生远近闻名,平日演出他一身宋朝戏曲古装打扮。之所以穿宋代服饰是模仿古代民间喷火表演者的着装,据记载,喷火表演起源于宋朝鼎盛时期的汴梁,街头卖艺人在表演时,通常让人拍手叫好流连忘返,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而今孙怀生每次表演时,都会敲几声锣鼓,游客们也很快会聚拢过来,有时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人群中只见他喷出一条火焰直冲高空,他经常表演的地方旁边老槐树枝叶都被熏黑了。

 孙怀生在清明上河园景区里表演 

孙怀生在清明上河园景区里表演

挤进人群,只见孙怀生端着一个油碗绕场走一圈,他把碗伸到游客面前让他们闻一闻,证明这碗里盛的是煤油。从游客的表情上看,确实有股刺鼻的味道。而孙怀生喝了一口,做一个吞咽动作,然后再说几句话,证明自己已经把煤油喝进肚里了。他舞动着小火把,然后扎稳马步,吼一声,只听见“噗——”的响声,一条火龙喷出,火焰还伴随着浓浓的黑烟,火光冲天迎来阵阵喝彩。除了表演喷火,孙师傅还会玩一些花样,比如说,把火吞在嘴里,游客把香烟伸进他的嘴里点烟;他还会表演喷火烤羊肉串。

孙怀生表演喷火 

孙怀生表演喷火

紫牛新闻记者在联系上孙怀生之前,曾多次拨打电话给景区演艺部,每次工作人员都说,孙怀生师傅在演出。孙怀生来景区多少个年头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也说不清,她说,反正自己到这里工作时,孙师傅已经在这里好多年了。她还说,孙师傅上午、下午、晚上都有表演。而且每天都来,从没见过他休假缺席。

嘴上常年抹药膏

烫伤似乎从未愈合

虽然已经46岁,从表演的动作和弹跳间可以看出,孙怀生身手矫健,肌肉结实。附近熟知他的店主说,孙怀生挣的不仅是辛苦钱,而且是血汗钱,用身体健康换来的,他嘴唇发白就是烧的,虽然每天都抹药膏,但似乎从来没好彻底过。对于这一说法,紫牛新闻记者问及孙怀生,他辩解道:“烫伤是难免的,嘴角的疤痕是烫伤的,但嘴唇发白不是烫的,而是煤油腐蚀的。”

 孙怀生在清明上河园景区里表演 

孙怀生在清明上河园景区里表演

谈及全年全勤不请假的工作状态,孙怀生说自己是山东人,在开封没啥亲戚朋友,自幼习武,身体很好,从不生病。再说了,能喷火的人就他一个,很多游客是慕名而来,自己也不想让观众失望。他说,自己不论刮风下雨,每天坚持表演六七场,月收入七八千元。“这些收入主要是靠观众现场打赏,少的五毛一块,也有出手大方的观众给一百元,不过我也很满足了。”孙怀生说。

紫牛新闻记者问他,是不是真的要把煤油吞下肚,喝的是真煤油?他说,自己练习喷火几十年,吞下肚的动作是具有表演性质的,通常是把煤油含在嘴里,但难免一不小心会把煤油吞下肚,因此以往自己每个月要洗一次胃,因为煤油含铅比较高,自己也害怕伤身体。除了坚持练功提高新陈代谢排毒,他听说吃蔬菜可能有排铅的功效,也就常常狂吃水果蔬菜。

既然煤油伤身,能否找个“食用级”的可燃液体进行替代?孙怀生说,自己这么多年也寻思找替代品,但没有东西能替代煤油。“现在用的是航空煤油,就像zippo打火机用的煤油,清洁度较高的,普通的食用油肯定不行,酒精也不行。”他说,酒精很危险会爆燃,而且酒精的火焰发蓝,在白天基本看不出火焰,不如煤油火焰大,烟雾大,看起来更有冲击力。

为练绝技口含煤油

如今已经丧失部分味觉

孙怀生老家是山东曹县安蔡楼镇。他说,过去他们那儿也是武术之乡,村里的孩子都有习武爱好,幼年他拜本村的孙姓本家为师,师父曾在少林寺学习过一些武术套路,他跟在后面学习硬气功和拳术,而文字倒不识几个。孙怀生12岁那年,已经当师傅了,教授本村其他孩子学习武术。这时,他遇到了后来教授他喷火绝技的师父蒯传志(音),师父是上海一个杂技团性质的老戏班里的成员,恰巧那个时候去安蔡楼物色徒弟,孙怀生因身板和武术功底不错被相中。“那个时候,我家里靠种小麦、棉花为生,家里兄弟姊妹太多,家里负担重,我就跟着师父去大城市学杂技了。”孙怀生说,自己跟戏班子在上海待了好几年,后来跟着戏班子走南闯北去过北京、天津,直到后来解散,自己独自到了开封,之所以选择在开封立足,大约是因为开封在宋代很繁华,也是喷火表演的起源地,有生存空间。

孙怀生说,当年师父教喷火这种绝技是要有一定功底的。“先练喝煤油、吃火、喷火,学习过程很受罪,嘴里都脱过上千次皮了,口腔有创面的时候连喝热水都疼。”孙怀生说,好不容易才坚持到今天,如今偶尔也会遇到风向突变,烧到眉毛和头发。由于每天口腔接触煤油,吃东西是没有滋味的。

孙怀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自己每天只有早餐是吃的最香的,也最为丰富,因为早上嘴里没有啥煤油味,妻子会“整”他最喜欢吃的面点。一般中午和晚上吃得比较简单,喝一些汤水类。他每天必须先嚼点东西,再吃中餐和晚餐,只有嘴里分泌了唾液,他才会恢复一些味觉,除了到景区表演,下班后的孙怀生通常是跑步、打坐。

 孙怀生喷出来的火焰直冲高空,还伴有浓烟,令游客连连惊呼 

孙怀生喷出来的火焰直冲高空,还伴有浓烟,令游客连连惊呼

曾被呛到眼、耳都冒煤油

被烫到一个月只能吃流质

“俺师父对俺很好,很有耐心,但初学者难免在学习过程中受伤,我记得12岁时跟师父进了戏班,后来学习喷火,第一次把煤油喝到嘴里,师父让我憋着气向外喷出,结果运气方法没掌握,煤油呛进六窍,眼睛、鼻孔和耳朵都冒煤油,那种难受劲,想死的心都有了。”孙怀生一口浓重的山东话,听起来就觉得很豪迈,他笑着回忆说,年轻时跟着师父学艺时,连自己都佩服自个有毅力。

“有一次也是没掌握好运气,气流倒吸严重烫伤口腔,布满了一个个水泡,最大的水泡一个月也没有消掉,吃东西都火辣辣的疼,师父给我每天涂一种草药膏,吃的完全是流质。”孙怀生说,“在这期间师父也劝我不要强撑着上场,但我知道那个时候戏班子里不能随意去掉已经播发的节目,那天我在一阵阵锣鼓声中犹豫再三强忍着上场,经历了这一遭,什么也不怕了。”

“几十年如一日,离不开妻子对我的照料。”孙怀生说,他和妻子相亲认识的,起初妻子不知道喷火会受这么多罪,有一次看到他嘴里起了一个个水泡,心疼得掉泪劝他改行。“孩子们小的时候觉得我很了不起,他们会兴奋地告诉其他孩子说,我爸爸会喷火,现在经常劝我不要干了,或者干点别的,太伤身体了。”孙怀生告诉记者,“我认为我对这门绝技还是有热忱的,不然我也坚持不下来。”

过于辛苦无人愿意再学

医生:长期刺激易患肿瘤

在孙怀生看来,这门流传了1000多年的喷火表演具有神秘性、娱乐性,比较吸引观众。他自信地认为,虽然在某些杂技表演中也有喷火表演,但达到他这种演绎水平的不会很多。早在五年前,他就觉得干不动了,有隐退的想法,想招个传人。五年来,也有一些人慕名来打听,看到一碗煤油、一个火把,以为很简单,但听说练习的过程要把煤油喝到嘴里闭住气,一旦没闭住气,煤油会从鼻子、耳朵、眼角冒出来,那个滋味令人窒息,想学者望而却步。

如今孙怀生也不再纠结能不能招到徒弟了。“我的儿子不想学,也吃不了这个苦,我也不想教他,自己都舍不得儿子吃苦,别的家长就更舍不得把儿子送来学这个啦!”孙怀生说,他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是最小的,13岁。女儿曾学过,但吃不了苦不学了,以后不可能再学这门技艺,儿子虽然崇拜他,心疼父亲不容易,但也不愿学。孙怀生说,还是希望儿子多读书,将来有其他好的出路,不要走他的路子,自己这辈子走上这一行,爱上这一行,但再过几年自己就退休了。

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消化科副主任医师滑永志认为,喷火表演者的群体很少,医学上并无此类职业发病率统计样本,无法从数据上判断从事这项职业是否有很高的发病率。从理论上讲,长期受到异物、高温刺激,对口腔黏膜、消化道黏膜是有损伤的,人体在反复修复过程中,可能出现细胞的变异,积累到一定程度会形成肿瘤。世界卫生组织把经常吞食60摄氏度以上的食物归结为肿瘤发生的相关因素。从表象上看,喷火表演者虽然猛的向外喷火,但难免出现误吸,甚至受到刺激的温度超过60摄氏度,口腔、咽喉甚至肺部都有可能受到严重刺激。表演者需要掌握熟练的技巧对抗损伤的发生,因此,没有熟练的技巧,还是不要轻易尝试。

 来源:扬子晚报网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口腔 艺人 从未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