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男子遭殴打死亡鉴定为轻伤 35天后嫌犯被取保候审

(原标题:男子遭殴打后死亡 仅被鉴定为轻伤 案发35天后嫌犯被取保候审)

8月22日10:00,河北邯郸曲周县凤凰家园,张平平正在忙着给大女儿准备去上辅导班的材料,小儿子在屋里一个人玩耍。在客厅里摆放着2个孩子和母亲的照片,却独独缺失了孩子父亲的身影。孩子的父亲叫郝晓刚,2017年6月4日在河道里被发现时已经死亡。两年过去,让张平平现在还不能释怀的是,在曲周县公安局的一份鉴定通知中,她的丈夫被鉴定为轻伤,而曲周县检察院也以轻伤对相关嫌疑人进行起诉。“如果只是轻伤,他如何会死?两年过去了死亡原因还是一个谜,为什么检察院却以轻伤对嫌疑人进行起诉?”

去核账却被十几人殴打

“2017年6月3日晚上10点27分,孔令涛打电话给郝晓刚,让我们去项目部核账。”郝晓刚的合伙人张园园告诉记者,他和郝晓刚合伙承包了一座桥梁的工程,在工程马上完工时,因为工程款的事情他们一起去该项目部核账。

“当时我们刚吃完饭,就一起打车到了县城西南方向的县水利局下属的项目部。”张园园说,他们在晚上11点左右赶到了项目部,然而项目部里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并未见到打电话让他们来的项目部副经理孔令涛,这让大晚上赶来的两人有些焦躁。

“当时双方脾气都不是很好,因为郝晓刚没拿手机,所以我们让工作人员给孔令涛打电话,但对方很强硬地就回绝了。”张园园回忆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和现场的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却没有结果,他们走出项目部准备回家时,项目部门前的路上开过来两辆轿车。

让张园园没想到的是,从两辆车里下来了大约10人,手里拿着棍棒直接向他和郝晓刚扑过来。“当时就意识到情况不对,我和郝晓刚想分开跑,但是直接被对方打倒在地上。”张园园说,他记得加上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大约有十几人围着他和郝晓刚进行殴打。

“拿着棍子往身上和头上打。我试图站起来离开,但是都被打倒在地上。孔令涛在殴打过程中大喊‘往死里打,打死项目部负责。’”张园园说,当时天太黑,加上身边都是人,他只看到了郝晓刚也被打倒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

家属质疑轻伤如何会致死?

在殴打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接到报警的曲周县公安局民警和救护车赶到现场,把双方送到医院进行检查。“民警说当时没有看到郝晓刚,以为是他自行离开了。”郝晓刚的妻子张平平告诉记者,她在当晚大约12点赶到项目部,在现场的空地上,摆放着一双黑色皮鞋和散落在地上的手表,她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郝晓刚的东西。

“我看到东西就预感到出事了。”张平平说,她和家里人在项目部周边一直搜寻郝晓刚,但一夜的寻找,并没有收获。6月4日10点左右,郝晓刚的尸体在离项目部约50米远的河道里发现。

张平平为丈夫的离去而悲痛,她本以为凶手会被严惩,但在案件发生后,曲周县公安局将案件定性为聚众斗殴,并以此理由进行立案。“我觉得这是有预谋的故意杀人,十几个人手持棍棒对两个手无寸铁的人进行殴打和伤害,这怎么是聚众斗殴呢?”张平平疑惑地问。

同样,张园园对此也有看法,“案发时,警察赶到现场前,我看到,参与殴打的一个嫌疑人曾让参与殴打的另几人躺在地上,伪造受伤的假象。”

郝晓刚的父亲郝振国在2017年6月29日收到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其内容显示,郝晓刚的伤情鉴定为:头皮挫伤、体表擦伤,所受损伤程度为轻微伤。其左额叶、左颞叶、右小脑片状蛛网膜下腔出血,所属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右顶部硬膜下血肿,所受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

2018年8月15日,郝振国收到曲周县人民法院的起诉书,起诉书上显示,被告人梁志锋等人故意伤害他人健康,导致一人轻伤一级、轻伤二级;一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死因成谜 嫌疑人被取保候审

“如果仅仅是轻伤,那么郝晓刚是怎么死的?这个原因不查明就以轻伤起诉?”郝振国悲愤地说,曲周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对郝晓刚进了尸检,鉴定意见是,郝晓刚系饮酒及外伤后溺水死亡,这个结果明显的不科学也不符合逻辑。

郝振国告诉记者,被那么多人围着殴打的情况下,他肯定站不起来,又怎么会跑到河里。8月23日,郝振国带着记者来到事发现场的一片空地上。这片空地的北侧是原来的项目部(现在已拆除),在距离项目部约50米远的地方是一条水深将近2米水面宽度大约4米的河道,河道两侧是用水泥砌成的河堤。从表面看去,河道水的流速并不是很快。

死者父亲指着原来项目部所在地

“现在郝晓刚的死因让我怀疑的有二点。”郝振国说,第一种是郝晓刚被嫌疑人追打到河里,嫌疑人看着郝晓刚溺亡。从被打的现场到河边,只有30多米,基本不存在把人追丢的情况,在场的那么多人都可以救他,但是没有人施救,而是放任了他死亡结果的发生。

第二种怀疑就是郝晓刚被殴打休克或窒息后,被嫌疑人扔到河里溺亡。郝振国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工程的事情,他的儿子和项目部副经理孔令涛曾发生过矛盾。“之前他告诉我,因为工程上的矛盾,他在办公室打了孔令涛一巴掌。”

“案发35天后,在案情还没有侦办清楚的情况下,曲周县公安局就把人取保候审。并且对在案发现场的项目部经理张明等人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郝振国说,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他们多次去曲周县相关机关反映问题,但是直到现在还未给出郝晓刚的死因。

记者致电曲周县人民检察院,该院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办公室不了解案子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该去找哪个科室了解情况。随后记者致电了曲周县公安局,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回复记者,目前案件还正在调查中,不方便回复。

 来源:津云新闻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轻伤 嫌犯 天后 男子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