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专访徐翔妻子应莹:想拿回几十亿合法财产,没听说徐翔获大赦

8月7日,中国传统七夕节晚间,昔日私募大佬徐翔的妻子应莹女士在个人实名公众号上发出起诉离婚后的唯一说明,公开了涉案查封资产情况,并希望司法机关早日完成对徐翔案涉及查封资产的甄别,退还属于他们夫妻的合法财产,以便进行财产分割。

消息一出引发高度关注。究竟有多少查封资产可归入夫妻合法财产范畴,相关甄别、退还程序和时间等法律问题及争议,亦浮出水面。“事情发展到今天这样,我也没想到,一切都是各种因素叠加、慢慢累积的结果。”七夕夜,应莹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她看来,起诉离婚并不针对徐翔个人,两人面临的压力更多来自外因,结局却是婚姻不可逆转的解体。徐翔案发后,应莹承担起了家庭重任,还要参与徐翔实际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宁波中百(9.200,-0.05, -0.54%)(维权)和大恒科技(10.260, -0.36, -3.39%)的一些管理事务,身心疲惫,走到公开离婚的地步实属无奈。

今年3月20日,应莹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离婚《起诉状》,称被告(徐翔)长期被关押,原告(应莹)只能独立抚养孩子,生活困难,致夫妻关系失和,“现请求离婚,孩子的抚养权、财产依法处理”。 4月4日,离婚案调解开庭,5月14日,离婚案立案。据应莹介绍,离婚案预计8月份开庭。对此,《财经》记者尚未获得黄浦区法院方面的确认。

此前曾有传闻称,徐翔可能会在今年获刑期减免从而提前出狱,若如此,应莹或许会打消离婚念头。8月7日晚,《财经》记者就此向应莹核实,她表示并不知情。

2015年11月1日,泽熙系徐翔案发,轰动一时。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进行一审宣判,徐翔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同时并处罚金。根据司法机关审判,徐翔案最终并处罚金110亿,没收非法所得90亿,创证券市场违法受罚纪录。这被视为加强证券监管、严惩违法违规的典型案例,对市场投资者和机构产生了较大震慑作用。

根据公开信息,如今徐翔在山东青岛监狱服刑,刑期已然过半,应莹为何此时提出离婚?她表示,法院对徐翔名下财产的甄别成为其婚姻最大的坎坷,由于大部分资产被法院冻结,但法院对冻结资产的甄别问题迟迟没有进展。

8月8日上午,《财经》记者拨打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电话,总机转接后无人接听。再次拨打总机电话,对方直接挂断。记者试图从其他渠道进行联络,目前亦未获正面回应。

“可以说,我已经竭尽所能,希望对涉案朋友、对家中老人和对狱中的徐翔,都有一个交代,我本人真的问心无愧。”应莹称。据她介绍,7月31日,她刚到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做完有关离婚起诉的笔录,诉求改为两点:离婚和抚养权。应莹向《财经》记者表示,徐翔案的财产甄别程序过于漫长,因此她希望先解除婚姻关系,另就夫妻合法财产分割提起诉讼。

有人将应莹与黄光裕妻子杜鹃作对比,认为黄光裕入狱多年,杜鹃帮夫君守住了国美,而应莹却在徐翔服刑中途选择了放弃。但专业人士提醒,国美零售的控股权,由杜鹃和黄光裕夫妻二人共同持有。而据应莹介绍,徐翔家庭大部分资产在徐翔父母名下。

为什么提出离婚?

应莹8月7日晚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中表示:“‘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这句话成为数年来我最大的纠结,亦成为我们婚姻最大的艰难和坎坷。”法律界人士注意到,应莹上述引述出自2017年青岛中级人民法院对徐翔一案的判决书。

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判决书认定,其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该判决书第98页认定徐翔“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另据判决书:“本案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公安机关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财产,部分是他人财产以及与犯罪无关的本人合法财产’的辩护意见,本院将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

但在随后两年多时间里,对于徐翔案扣押、查封的财产甄别,一直没有明确结果。

据介绍,早在2017年4月16日,应莹曾向青岛中院当面递交申请书,请求法院认定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份额,之后未收到法院的书面回复。同年6月29日,她再次向青岛中院当面递交《案外人执行异议书》,法院回复:提异议是应莹的权利,关于家庭财产的甄别肯定会有个结论,但近期不会研究,会先处理车辆,划扣资金都有手续,但不会给当事人。

此后,应莹也多次对该案罚金执行、涉案财物处置等提出异议。2017年8月,应莹请求法院立即停止违法拍卖、依法举行听证并返还合法财产,被口头告知拍卖仍会照旧进行;2017年12月,她委托律师递交《徐翔案财产执行异议初步代理意见》,至今未收到回复;2018年9月,她请求立即分割返还拍卖款,未收到书面回复。最近一次是2019年1月,应莹再次向青岛中院提出财产甄别,对方答复:在甄别过程中。

应莹表示,徐翔案发后数年时间,她长期奔波于青岛、上海和宁波三地,上有四位年事已高的老人需要赡养,下有未成年的孩子需要抚养,同时还要去青岛看望徐翔,其中辛苦烦累,早已让她精力透支。

与此同时,来自双方父母兄长,以及徐翔朋友有关资产问题的压力,更令其不堪重负。应莹向《财经》记者表示,徐翔的财产多数在其父母名下,案发后徐翔父母的资产被冻结,两位老人一直希望通过儿媳妇向法院申诉,要回自己的合法财产,但法院迟迟没有回复,压力因此转嫁到她身上。“他们可能对我的能力也有些不满吧。”应莹表示。

“我父母的房产也遭到查封,我的父母和兄长也对此有怨言,我也万分惭愧;徐翔有一些朋友的资产也遭到冻结,徐翔入狱,他们来找我也是合情合理。”应莹在说明中称,“矛盾的根源在青岛法院,最后的压力却在我一人身上,我能奈何?”

百亿财产甄别悬疑

作为昔日私募大佬,徐翔到底有多少身家,从公开信息看一直是个谜。

据应莹透露,徐翔案发后,他们夫妻和父母家庭名下近210亿资产被查封,这包括120多亿元的银行账户内现金、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与泽熙系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家庭成员名下房产等,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但具体资产清单,《财经》记者未看到确切书面材料或权威机构确认。

据应莹介绍,在徐翔案判决前,法院已划扣个人银行卡、信托账户、个人证券账户的资金约121亿元,“以上划扣都是直接去银行划扣,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手续,查询相关账户后才得知。” 对此,《财经》记者亦未能从其他渠道予以确认。

公开资料显示,徐翔共有六家上市公司股份被青岛市公安局冻结,分别为大恒科技(600288)、宁波中百(600857)、东方金钰(3.320, 0.00, 0.00%)(维权)(600086)、文峰股份(3.080, 0.00,0.00%)(维权)(601010)、华丽家族(3.100, -0.02, -0.64%)(600503)和长航油运(601975)。其中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为徐翔实际控制。

在冻结之初,大恒科技、宁波中百、东方金钰、文峰股份和华丽家族5只股票的总市值为104.27亿元。时至今日,多只股票股价已经腰斩。除此之外,加上重返A股的长航油运市值,徐翔持有6只股票的市值约为50亿元。

其次是泽熙系4家公司的认缴资本,总计价值1.6亿元。公开资料显示,徐翔旗下共有四个公司作为资本运作平台,分别是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上海泽添资产管理中心、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根据公开资料,这些公司的股份大部分在徐翔父母名下。

还有一套上海汤臣一品的房子,登记在徐翔儿子名下;徐翔父母名下还有三套房子;应莹父母实际居住的一套房子,登记在应莹和她哥哥名下。据应莹介绍,这些房子的产权目前均处于司法冻结状态。但对于这些房产的市场价值,《财经》记者未获得相应的参考数据。

启信宝数据显示,徐翔父母名下公司远超徐翔夫妻二人。

根据启信宝数据统计,徐翔任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兼总经理,其名下关联企业4家。

应莹关联公司也有四家,她是上海泽煦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两家公司的股东,并在三家企业担任高管,实际控制有一家企业――上海泽煦投资有限公司。不过,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的股权结构显示,应莹持股58%,徐翔母亲郑素贞持股42%。

徐翔父母名下企业则远超徐翔和应莹。其中徐翔母亲郑素贞名下关联企业11家,担任法定代表人2家,担任股东11家,担任高管4家,实际控制企业达6家,包含徐翔担任股东的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徐翔父亲徐柏良关联企业9家,其中担任法定代表人4家,担任股东9家,担任高管4家,实际控制企业达8家。

据多位法律界人士介绍,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合法财产是指公民依法获得的财产。法律没有规定普通公民对自己的财产合法化进行证明的义务。也就是说,只要不是司法机关证据确凿的证明属于犯罪违法所得的财产,均属于合法财产。

“在判决书认定徐翔开始进行操纵证券市场之前(2011年开始),我们家庭已经积累了六七十亿的合法财产,在参与涉案的这些交易期间,徐翔也通过合法财产合法地进行投资获取收益。” 应莹表示。

京师律所律师吴迎成告诉《财经》记者,分辨合法财产与非法所得其实很容易,根据资金来源区分即可。京师律所高级合伙人解建泳表示,法律上没有专门规定甄别财产的时间表,甄别时间长,是各种原因造成:如有证据没坐实,犯罪所得财产不好区分,存在地方法院、法官的认知程度不统一,以及担心舆论监督而对案件不敢轻易确定等原因。

至于应莹能分得多少合法财产,业界对此观点不一。

“由于徐翔大部分资产都登记在父母名下,根据我国物权法,登记在谁名下表示所有权归谁,除非能够证明这些资产都是受徐翔最终控制,只是用了父母的账号,父母只是代持,那么这些资产就属于夫妻共有财产,妻子可分得50%。” 律师吴迎成说。

亦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如果徐翔夫妻二人有婚内协议,那么约定优先。至于上市公司股票,则要分辨是否是在婚姻存续期间取得,才能判断是不是夫妻共同财产,同时也要看是否存在夫妻之间的婚前或婚内协议约定。

应莹说,由于她和徐翔婚前并没有特别的约定,因此婚后两人的合法财产,自己应该占50%,据应莹自己的估计,约210亿元的冻结资产扣除司法机关已划走的120余亿元(包括90余亿的违法所得和30余亿的罚金),剩余约90亿左右应为夫妻共有合法财产,按照50%计算,预计她应当分割到的财产在40余亿元。

不过斯伟江律师也表示,90多亿违法所得,是三被告人全部违法所得合计,明确归属徐翔个人的为71余亿,因此,有一部分是其余被告的违法所得,却从徐翔夫妻的财产中划扣。

法院判决的110亿罚金扣除已划走的30余亿,尚待缴纳的罚金还有70余亿的缺口。对此,应莹表示,这应该由徐翔个人来交,和自己家庭的合法财产不应混淆。但也有不愿具名的法律界人士认为,应莹的理解并不完整,在涉及债务或司法罚没问题时,夫妻共有财产的分割,应当是在完成债务和罚没之后。

在应莹的代理律师斯伟江看来,甄别程序应只适用于尚未判决之时,目前法院已经判定了违法所得,其余的就是合法财产,违法所得没收后,其余财产就应该解封。

据法律界人士介绍,关于执行罚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二款显示,执行没收财产或罚金刑,应当参照被抚养人住所地政府公布的上年度当地居民最低生活费标准,保留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的生活必需费用。

律师吴迎成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这部分罚金已经与应莹无关了,罚金刑的实施应当以犯罪分子的个人财产为限,不能牵连到配偶及其他家庭成员的财产。只能用徐翔名下的财产来偿还,若不够,等徐翔以后有了新的财产,法院可以继续追缴。”

私募“股神”的跌落

在8月7日的声明中,应莹还细数了与徐翔相知相识的点点滴滴。

1978年,徐翔生于宁波一户普通家庭。15岁那年,徐翔以母亲郑素贞的名义开户,借母亲3万块钱进入证券市场小试牛刀。1996年,18岁的徐翔放弃高考,成为职业股民。

应莹二十岁时与徐翔相识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彼时的徐翔炒股已小有名气,很快有了“涨停敢死队总舵主”的江湖称号。

在应莹看来,当时在光环之下的徐翔,其实与普通人无异,炒股对于徐翔来说是一种信仰,这种执着与痴迷,早已超越获得财富本身。

经过4年的爱情长跑后,两人于2004年登记结婚。婚后两人分工明确,“徐翔是个工作狂,抗拒社交让他几乎没有公开露面的机会,甚至外界也有诸多误解,而我则将重心放在家庭上,抚育教导孩子,照顾双方老人”。此时的生活于应莹而言,平静如水。

此后,徐翔重心从宁波转移到上海,开启了从游资向私募转型之路。

2009年,上海泽熙投资正式成立,进军阳光私募界。 泽熙投资的产品以股票型信托为主,以高收益率、投资风格“快狠准”闻名。

彼时,泽熙投资管理资金规模接近200亿元。“2015年前三季度中国阳光私募基金巅峰榜”中,泽熙投资占据前十中的四席,以平均217.54%的收益率位居股票型阳光私募之首。

2015年11月1日,是徐翔甚至他家人的人生分水岭。他在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附近被警方带走。

2016年12月5日,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开庭。庭审发现,徐翔实际控制139个证券账户,涉及76个自然人和1个合伙企业。2010年-2015年间,徐翔单独或伙同他人,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合谋操纵股票交易,非法获利93.38亿元。

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对徐翔案一审宣判,被告人徐翔等人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表二:徐翔案时间表

实际上,作为中国最受关注的私募人士,徐翔异常低调。

他从不在公开场合发声,极少接受媒体采访,以至于直到被捕前,网上几乎找不到他的照片。不少人是通过他被捕时把阿玛尼穿出白大褂效果的那张照片,才得以一睹徐翔真容。他戴着金丝框眼镜,略显富态,头发蓬松半竖,有些不修边幅,表情淡定。

徐翔曾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透露:“理论上讲,资产管理行业与某些行业不同,职业特性决定投资经理要少说多做。因此,即使有些质疑,我们也很少回应。有人质疑说明大家在关心我们,我和很多质疑我们的人聊过,发现他们绝大多数不是很了解泽熙。”

除了泽熙,徐翔同样认为外界并不了解自己。他告诉《中国证券报》,股市里没有神,除了一点点运气之外,更多是靠勤奋和努力。

据宁波证券界业内人士告知,炒股的大户大多喜欢蒸桑拿,操盘结束后,神经紧张,需要泡澡放松,徐翔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是,徐翔能坚持做到每天复盘分析。营业部请一批大户到香港旅游,大家纷纷买回旅游纪念品,徐翔买的是大批股票操作分析书籍。

应莹表示,夫妻二人对享受财富的态度都比较淡然。有徐翔的朋友告诉记者,徐翔身家过亿时,才买了第一套100多平米的商品房,此前一直和父母家人挤在老房子里。

“你后来还有去看过徐翔吗?”面对《财经》记者提问,应莹表示:“没有了,但在三四月份曾写信给徐翔告知离婚事宜,没有收到他的回复。”

虽然和徐翔的婚姻在走向尽头,在声明中,应莹依然细数了和徐翔生活的美好时光:徐翔婚后一度每周在沪甬两地奔波,身价几十亿却舍不得买一辆车;应莹在宁波临产时,徐翔不肯放弃当天的行情坚持操盘,听到儿子降临后却对着电脑手舞足蹈;徐翔曾写着密密麻麻的炒股心得,神神秘秘地要把绝招都教给儿子……在2019年农历七夕,这些回忆成为投资者和公众茶余饭后的新谈资。

 来源:网易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