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女医生称遭前夫药物投毒陷罗生门 男方回应:是诬告

昨晚,山东费县女医生发文称遭同为医生的前夫投毒引发大量关注。女医生刘畅(化名)发文称2016年身体莫名出现全身溃烂等怪状,后在家中发现前夫购买的大量激素药物,怀疑前夫在婚内对自己投毒。

今天上午,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电话联系到这位女医生,她告诉记者,其前夫是自己读医科学校时的师兄,两人婚前恋爱了几年,“那时候只是觉得性格有点怪,但没有想到他能干出投毒杀人的事情。”

而今天男方也在网上发出声明一一否认了前妻对自己的指控,一时间事情真相变得扑朔迷离。据了解,目前费县公安局已对此事展开调查。罗生门?女医师发文称遭前夫“药物投毒”!男方回应:女方诬告

女医生称遭前夫药物投毒陷罗生门 男方回应:是诬告

刘畅发布的网络举报截图

女医生发文举报前夫“毒杀”妻子

根据刘畅发文讲述,她与前夫均为山东临沂费县的医生,前夫高某1989年出生,今年30岁,是费县梁邱卫生院儿科一名医生。两人是同一所医科学校的师兄妹,恋爱谈了几年,于2015年领证,2016年4月补办婚礼,就在新婚2个月之后,刘畅开始感觉有异常。

2016年6月,刘畅觉得她的水和牛奶有味道,到了2016年10月末,刘畅身体出现一些异常反应,全身疼痛,手脚还不时抽搐,脸甚至都有些变大变形。她打算去医院治疗,身为医生的高某劝阻说不要浪费钱,在家里打几天吊瓶就可以了。5天之后,刘畅称自己症状加重,出现视线模糊、腿部抽筋等症状,多饮多尿、体重剧增,腿部腹部皮肤出现大量裂纹。

女医生称遭前夫药物投毒陷罗生门 男方回应:是诬告

刘畅腿部腹部等多处皮肤出现裂纹 刘畅供图

11月24日,刘畅在家人的陪同下去费县医院检查。血糖已经达到18.5mmo1/l之高,是正常人的三倍以上。医生反复询问是否短期内服用过大量激素类药物,刘畅都否认了,前夫听到医生询问也没有任何表示。当时医生怀疑刘畅得了库欣病,一种死亡率极高的耗竭性疾病。

刘畅的家人多数都是学医的,他们带着刘畅转了多家医院,排除了库欣病,最终医院认定得了Ⅱ型糖尿病。而在辗转住院期间,高某一直陪同,且在多名医生询问是否使用激素类药物的时候,“只字不提他对我注射过药物的事情”。

出院之后,刘畅身体逐渐恢复如常,仿佛从来没发生过这次怪病一样。

2017年9月2日,刘畅与高某因琐事发生矛盾,高某意外提出离婚,随后二人分居,2017年12月起诉离婚。9月底的一天,刘畅母亲在家里整理衣物的时候发现了大量药品,其中包括7支激素类药物地塞米松。一系列的反常让刘畅怀疑,丈夫高某想要用药物谋害自己。

女医生称遭前夫药物投毒陷罗生门 男方回应:是诬告

刘畅家中发现的大量药物 刘畅供图

因违规拿药男方曾被停职7天罚款500元

在刘畅看来这是一起谋杀未遂案件,她必须为自己讨个公道,之后她便开始了3年维权之路。

刘畅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讲述,2017年9月家中发现激素类药物地塞米松后,立马去费县钟罗山派出所报案,不过,警员称证据不足不予立案。此后半年,刘畅向费县及临沂卫健局、信访局、公安局等多部门反映情况,直到2018年4月,费县卫健局给出答复意见书,对于高某未经护士长同意违规拿取药品给出了停职7天反省、罚款500元的处理决定。

2019年6月份,此事被山东省《问政》节目通报,费县公安局6月7日开始启动调查。刘畅文中讲述,6月18号,前夫高某被带到刑侦队审讯,他承认对刘畅用了一部分药品,打了十多天。

刘畅认为,高某滥输液、滥用激素、违规开处方这种种行为,严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要求立即吊销其医师资格证,停止其职务并接受处分,并对其当时所在医院的追究监管失责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了解到,地塞米松是一种人工合成的皮质类固醇,可用于治疗风湿性疾病、某些皮肤病、严重过敏、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义膜性喉炎、脑水肿等。长期使用的副作用有:医源性库欣综合征面容和体态、体重增加、下肢浮肿、紫纹、易出血倾向、创口愈合不良、痤疮、月经紊乱、肱或股骨头缺血性坏死、骨质疏松及骨折(包括脊椎压缩性骨折、长骨病理性骨折)、肌无力、肌萎缩、低血钾综合征等。

关于此事,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采访了一位资深内科医生。医生表示,地塞米松是药物,说“投毒”还不至于,但是也要看用药剂量以及是否对症,地塞米松禁忌症中有“糖尿病”一项,糖尿病患者长期使用地塞米松,可能会引发急性并发症,严重的也可致命。

费县卫健局:公安部门正在调查中,男方正常工作

今天上午,刘畅在电话中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她目前身体状况基本恢复了。2016年身体出问题的时候心率到了170,肌无力、双腿无法走路,全身皮肤溃烂,查不出原因,所有医生都在问“你吃激素了吗?”丈夫陪在身边,全程不说话。因为他的刻意隐瞒,医生误诊成Ⅱ型糖尿病,需要终身服药,所以她在明明没有病的情况下服用降糖药物长达2年,期间自己承受了极大的精神压力,“这又是在变相杀人,他是非常非常歹毒。”

“他这个人性格怪异。”刘畅表示,前夫是一个心理极度自卑的人,总觉得所有人都看不起他。在刘畅看来,婚后夫妻之间难免有矛盾,但是无论是什么矛盾,不应该到给人下毒的地步。

女医生称遭前夫药物投毒陷罗生门 男方回应:是诬告

刘畅与前夫高瑞森 网络图

针对此事,今天上午,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致电女医生辖区费县公安局钟罗山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不清楚”,记者又给费县公安局拨打电话,工作人员表示“不接受采访”。昨天费县公安局有向媒体给出一份情况说明,表示“此事正在受案调查阶段,根据调查推进情况,决定下步是否立案,目前暂时不接受采访。”

今天下午,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联系到费县卫健局相关工作人员,对方表示,首先对于高某违规取药之前已经进行过相应处理;其次,网帖所称“谋杀”是否成立,这个费县公安部门目前正在调查,卫健局将根据警方调查结果进行相应处理。

费县卫健局这位工作人员告诉纵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男方高某目前仍在乡镇卫生院工作。

男方发声明否认指控,称系前妻“诬告”

今天,微博上出现一则男方声明《关于我前妻化名刘畅视频指控我的事实真相》,对前妻刘畅长文中的种种指控一一进行了否认。

女医生称遭前夫药物投毒陷罗生门 男方回应:是诬告

高瑞森发布的公开信 来源:微博

高某表示,2016年10月,前妻CT检查出腰椎间盘突出,检查当天去前妻常去的诊所输液,有甘露醇、地塞米松、丹参注射液等(均为治疗腰椎间盘突出常用处方药),回家后是前妻主动找他说为节省治疗费用,让他在家为其输液治疗。之后2017年1月前妻感冒又要求自己在家为她地塞米松输液治疗。

高某表示,“她隐瞒了其输液的真实原因,她对所输药品均知情并认可、授意我这么做。而且输液时是当她面配的药,她父母都陪在家里。”

同时对于前妻长文指控医生多次询问是否有使用过激素类药物男方一直没有任何表示一说,高某也进行了否认,称自己一直主动跟医生承认为前妻使用过地塞米松,辗转多处陪前妻看病,“每处都如实告知其患病史及用药史,最终在齐鲁医院确诊为多囊卵巢、Ⅱ型糖尿病、代谢综合症。”

而对于争议的焦点那91支地塞米松,高某在声明中回应称,自己共分8次购买91支地塞米松,前妻第一次于2016年10月使用了5支(5毫克/支),第二次于2017年1月使用了6支(5毫克/支),其余分多次给予二姐孩子外用擦洗过敏性皮肤病,剩余7支家中备用。并称这些药一直放在卧室书桌架上,人来人往都能看到。

高某在声明中承认在家中输液不符合医疗规定,也承认存在违规拿药的行为,称已经认识到错误,并且也受到了相应的行政处罚。

声明中高某提到了二人离婚的“真相”,称前妻因不孕不育导致脾气暴躁,多次到自己单位闹事,还监视自己,分居期间前妻还两次带亲属到工作单位当众威胁并殴打自己和同事,有当地派出所出警记录为证。

高某称,2年来前妻不停“诬告”自己,现在又以“蓄意杀人”的名义开始了新一轮控告,高某在声明的最后表示“以上所说句句属实,如有不实愿意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来源:东方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