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女子寻回爱犬被要四千报酬 捡狗者被疑勒索喊委屈

四川广安的小梅再次听到爱犬的消息,是在狗狗丢失两个月之后。此前两个月里,小梅曾四处寻找狗狗无果,她原以为狗狗再也找不回来了;而作为捡狗一方的阿丽夫妇,他们在捡到狗狗后,曾打过报警电话,甚至拍视频发抖音为狗狗找主人,寻找失败后,他们成为狗狗的新主人,因从未养过狗,他们试图用自己的能力给这只狗狗最好的照顾。

但5月8日的一次巧遇,将这种平衡打破。

当天上午,一位曾帮小梅照顾过狗狗的朋友,一眼就认出了这只被取名叫“马莲哒”的贵宾犬,它当时正跟着一名陌生女子去买菜。女子正是阿丽,她承认狗狗是丈夫两个月前捡来的,也愿意归还,但在小梅准备接狗狗回家的过程中,阿丽提出需支付养狗2个月所产生的4000元费用,这个金额让小梅一时无法接受,她说自己确实没有钱,只能给1000元,双方不欢而散。

随后,此事在网上引发热议。5月12日,阿丽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她一开始就愿意归还狗狗,但两个月里给狗狗买狗粮、治病、洗澡等的硬性开销就是2600元,更不说辛苦照顾狗狗两个月的寄养费,小梅只给1000元,让她也无法接受。

女子寻回爱犬被要四千报酬 捡狗者被疑勒索喊委屈小梅发到微信朋友圈的寻狗启事

巧遇狗狗

丢失两月后,发现正跟陌生女子去买菜

狗狗丢失那天,是3月1日。

5月12日,小梅告诉红星新闻,狗狗是一只两岁半的“巨贵”(巨型贵宾犬),取名叫“马莲哒”,是姐姐交给她饲养的。当天下午两点左右,她正带着狗狗下楼到小区里遛弯,期间朋友给自己发消息,她便盯着手机屏幕回复,当她回完消息,就发现狗狗丢了。

“当时我就在小区里四处找,但没有找到。”小梅说,此前带着狗狗出门丢垃圾,狗狗有时候也会跑开,但最后都能自己找着路回来。但这一次,直到傍晚7点左右,狗狗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到家。

“当时就想,狗狗可能是被人套(栓)住了。”第二天,小梅骑着电瓶车,围绕小区附近寻找,一无所获。

之后,她在朋友圈发布了寻狗启示,并委托朋友帮忙转发,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依然没有消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我们也就没有抱任何希望了”。

转折,发生在两个月后。5月9日上午,小梅的朋友在街上买菜时,见到了“马莲哒”那熟悉的身影,它当时正跟着一名陌生的女子出来买菜。

“因为我朋友也照顾过它一段时间,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小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名陌生女子叫阿丽,对方也承认狗狗是捡来的,对方还将电话留给了她的朋友,让她们到时候去接狗狗回家。

女子寻回爱犬被要四千报酬 捡狗者被疑勒索喊委屈捡狗当天,阿丽丈夫曾在抖音上发视频为狗寻找主人

丢狗者质疑:

两月要4000元报酬,这是“勒索”

当天下午,小梅和朋友便前往阿丽的小区,准备接狗狗回家,但这并不是一次愉快的经历。

小梅说,得知狗狗被找到后很高兴,在去接狗狗时,她也在心里琢磨,到时候给阿丽支付1000元的费用,毕竟对方帮忙照顾了两个月。

“当时过去了,对方(阿丽)给我列了一张单子,说要4000元,包括给狗狗治病、买狗粮、洗澡等费用,还有帮忙照顾两个月的寄养费。”对于这笔费用,小梅表示自己无法接受,双方随后发生争执。之后,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后,让双方先协商解决。

小梅说,自己的经济条件并不好,根本拿不出更多的钱来,阿丽开口要4000元,就是坐地起价。

在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后,因双方没有就费用金额协商一致,双方不欢而散,狗狗仍在阿丽家里照管。小梅回忆,在离开前,阿丽丈夫曾将狗狗牵出来,自己当时叫狗狗的名字,看到了狗狗的激烈反应,“往身上扑,它被牵走的时候,一直把我们望到,神情是向往的”。

事后,阿丽曾主动添加小梅的微信,希望小梅至少给3500元,就去接狗狗回家,毕竟1000元“太没有诚意了”。

“我不靠它赚钱,我家条件还可以,即使你不要它,我们也可以把它养得很好,甚至比你们更好。你们是它原来的主人,我们是它现在的主人,我们都很爱它……但你不能让我们经济上有损失,请你也为我们考虑。”阿丽在微信上给小梅解释。

但,小梅仍觉得费用太高。

捡狗者委屈:

硬开支2600元,还不算寄养费

5月12日,阿丽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她提出的费用并不存在“坐地起价”,因为家里照顾狗狗两个月的硬性开销,就是2600多元。

阿丽说,狗狗是丈夫3月1日下午3点过捡回来的,当时丈夫经过离小区约1公里的红绿灯路口时,看到一只看起来像是流浪狗的贵宾犬在路口窜来窜去,当10多分钟后再次经过该路口时,狗狗仍未离开。

“当时附近一名环卫工还问狗狗是不是我老公的,得知不是后,还劝我老公把狗狗带回去养,看起来可怜。”阿丽说,因为她当时正在上班,丈夫打电话征得自己同意后,才决定带狗狗回家。

不过,这只捡回来的狗狗,腿上有皮肤病,耳朵也发炎了,阿丽丈夫捡到狗狗后就带去了宠物店治疗、洗澡、还给其做了“驱虫”,之后每周也会带它去洗澡。

“狗狗怕打雷,有一天晚上打雷把它吓得直叫,我们都没睡觉,就陪着它。”阿丽说,小梅一方曾质疑她将狗狗关在家里不让出门,所以狗狗无法回家。但家人每天都会带狗狗下楼遛弯,周末还会去附近的公园,小区邻居和附近商铺老板都可作证。

“买的都是最好的狗粮,最初每次买3斤,想到很快可以帮它找到主人。因为主人一直没找到,后来才一次性买20斤,每天都要给它煮肉,还要煮一个土鸡蛋或是火腿肠拌在狗粮里……”阿丽说,家里此前从未养过狗,所以家人对这个新成员都很关心,尽最大的可能给予它最好的照顾,2600元是花在狗狗身上的硬性开销,都是可以核实的,再算上这两个月的寄养费,自己向对方要4000元并不多。

对此,红星新闻以宠物寄养人身份咨询了广安城区一家宠物店,工作人员表示,照顾一只两岁半左右的“巨贵”,每天的寄养费是80元,即便自带狗粮也是一样。

阿丽说,5月9日跟小梅等人第一次见面时,对方曾质疑她在狗狗身上的花销太高,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打算将狗狗还给原主人。阿丽对此很不理解,甚至有些生气:“难道我好好照顾它还有错吗?”

捡狗幕后

曾试图帮狗寻主,却被误认为“勒索者”

5月12日下午,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阿丽显得有些疲惫。

因为这两天,有关她“对狗主人进行勒索”的言论,在当地微信群和一些网络平台流传。其中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里,是她对小梅等人说:“我把狗拿去杀了卖了都不得给你们,是我的任我处置,我卖我养我杀,是我的事。”

也就是这句话,后来在小梅一方发布的网帖中,意思变成了阿丽“勒索狗主人4000元,不然就要杀死它”。这样的言论让阿丽很无语。

阿丽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我当时说这句话是有原因的,因为狗狗确实是老公捡回来的,现在家里也愿意将狗狗归还给原主人,但她们(小梅一方)却一直说狗狗是我们偷回来的,当她们在第三次说我们偷狗的时候,我就很生气,然后就说了那句话”。

“我们家里有两个小孩,所以家里一直没有养过狗。”阿丽说,捡到狗狗时,它身上并没有牵引绳,有一个很旧的红色项圈,但上面没电话号码,当天,丈夫在带狗狗回家途中,还曾到处问路人是否有丢过狗。

之后,阿丽丈夫还将拍摄的狗狗视频发到抖音平台,希望能找到狗主人。红星新闻记者在抖音平台上找到了这段视频,是3月1日发布的,画外音说:“这是哪个的狗?都转了半天了,一直没哪个来理它。”

阿丽说,为找到狗主人,丈夫还打过报警电话,希望如果有人打电话寻狗,警方可联系他,“这个警方那里是有报警记录可查的”。

如今,让阿丽一家没想到的是,当她们先前一直试图寻找的狗狗原主人真正出现的时候,却是这样一个局面。

截至记者发稿前,阿丽给记者发来消息,说原定于12日下午到派出所协商解决此事,但小梅一方并未到场。

 来源:红星新闻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爱犬 报酬 女子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