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小伙大火中救人牺牲3年 其父:为啥还评不上烈士?

(原标题:救人牺牲快3年,为什么我儿子还评不上烈士?)

4月5日,又是一年清明节。

一大早,甘肃省武威市民老王一家人驱车一小时,早早赶到儿子王积臻的坟前。在茫茫戈壁,老王为儿子祭上一瓶白酒,摆上水果,撒下纸钱。

此时,老王的手机“滴滴”作响,又是甘肃各界悼念烈士的新闻推送。看到这些,心烦的他索性关了手机,闭目长叹:“同样是救人牺牲,为什么四川凉山的救火牺牲英雄5天就能评上烈士,我的儿子牺牲三年了就不能评烈士?”

2016年8月16日,甘肃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酒钢集团)西沟矿发生一场重大火灾,9人被困,在市县专业救援力量没有赶到前,酒钢集团职工王积臻、王辉和宋光文三人先后进入矿区救援,不幸遇难。

事情过去已将近3年,老王始终觉得,儿子的牺牲,有些不明不白。

5b4c6f7d48b8b6002ecdaf4f39173fe1.jpg

救援遇难,生死两茫茫

据相关报道,2016年8月16日,酒钢集团西沟矿发生一起重大火灾,震惊全国。火灾造成9名工人中毒窒息死亡。在救援力量尚未到达前,企业盲目施救,又造成3名救援人员死亡、17人受伤,造成经济损失1970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3年过去了,当年因参与救援而身亡者的家属们,仍在为家人死后的荣誉奔波着。

出事那年,王积臻28岁,王辉32岁,宋光文50多岁,均为酒钢集团职工。

王积臻的父亲老王记得,事发当天,他和老伴像往常一样在家带孙子,当时孙子只有1岁零8个月,王积臻工作的矿区离家有1个多小时的车程,所以很少回家。但每天,他都会打电话给父母报平安,并询问孩子的情况。

但出事那天,王积臻没打来电话。事发当晚9时许,老王有些生气,联系儿媳。儿媳谎称,她和王积臻在外吃饭。一番责怪后,老王便去睡觉。

次日凌晨1时许,妻子叫醒老王,说有事要出门。楼下,弟弟和几个人正等在那里。他们表情异样,话语沉重。老王知道,事情并不简单;反复询问,有人告诉他,他儿子王积臻在矿上受伤了,人在医院。

当夜,天下雨,他们沿着连霍高速一路向西行驶了500多公里,一路上消防车、军车不时呼啸驶过,王老开始预感,“估计不是小事”。

抵达嘉峪关收费站后,老王发现,他们的车并没有朝医院方向驶去。“我心想,完了,出大事了。”老王回忆说。

老王他们的车停在殡仪馆内。随后,他看见了身高1.78米、重180斤的儿子躺在冰冷的床上,他已经悲痛得无法站立。

dc3d6688d3881c06c43af014f2fef6a3.jpg

无法理解,救人者按“工亡”对待

上游新闻记者拿到了一份事发几个月后,甘肃省安监局制作的《甘肃酒钢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西沟矿“8·16”重大火灾事故调查报告》,该报告中部分文字,还原了王积臻、王辉和宋光文三人生前英勇救人的最后一幕:

“下午2时25分左右,有人通知安全环保科安全主管组织人员前往救人,随后,包括王积臻在内的工作人员乘车赶往斜坡道。

下午3时20分左右,王辉、王积臻等人佩戴防毒口罩、防护眼镜,携带9个氧气袋从回风平硐进入施救。王积臻行至A1胶带机头约20米处昏迷倒地,王辉行至A1胶带机头约30米处昏迷倒地。

下午4时20分左右,宋光文等人在转运站一同前往救援王积臻,行至A1胶带运输巷5米处,宋光文等人先后昏迷倒地。

下午5时25分至晚11时50分,酒钢集团保卫处消防大队救援人员先后将王积臻、王辉等人救出,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下午4时56分,消防队抵达现场,将宋光文救出,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6年8月25日,《兰州晨报》曾这样报道王辉、王积臻和宋光文救人一事:8月16日下午,陕西中金建筑工程公司在酒钢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西沟矿斜坡道支护作业过程中违章作业,引发火灾,导致西沟矿9名职工被困井下。在市县救援力量到达之前,酒钢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西沟矿先期组织工人下井施救,王辉、王积臻、宋光文三名同志奋不顾身,实施救援,因一氧化碳中毒,救治无效后,光荣牺牲。依据相关规定,酒钢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为褒扬光荣牺牲的三位员工、弘扬抢险救灾精神,正式向嘉峪关市民政局提交了申报烈士的材料。?

根据《烈士褒奖条例》第八条规定第二款规定:抢险救灾或者其他为了抢救、保护国家财产、集体财产、公民生命财产牺牲的,评定为烈士。

老王和王辉的家人均认为,王积臻、王辉和宋光文三人可以评上烈士。有证据显示,事发后,各级部门领导均给予三家各种承诺。据说,事后酒钢集团为此还成立了申报烈士5人小组。

但将近3年过去了,此事没有任何进展。王积臻、王辉和宋光文三人,与因火灾中毒窒息死亡的其他9名工人一样,目前暂时按照“工亡”处理。

ca198d8cc455836c22ce786ab1dbfcd0.jpg

为什么非要评烈士?

“为什么他们不能评烈士?”为给王积臻的死讨个说法,65岁的老王时常往返于武威市古浪县和嘉峪关市之间。

从武威市古浪县到嘉峪关市没有直达列车,500多公里的路需乘坐1个半小时的长途大巴,再转乘5个多小时的火车才能抵达。

老王说,前两年,他每两个月要去一次嘉峪关,直到去年他去打印申诉材料时被车撞了,伤了腿,才改成4个月去一次。老王一次次满载希望而去,又一次次失望而归。望着沿途的戈壁,老王有些失望。

在少数不理解的外人看来,家属为王积臻、王辉和宋光文三人申报烈士,只是为了钱。

根据《烈士褒扬条例》规定,烈士享有各项国家补贴,还享受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以及相当于烈士本人30个月工资的烈士遗属特别补助金。

但此类说法,让家属们极其气愤和失望。在为家人申报烈士期间,他们面对的非议不断。“你们别来了,等材料批下来,钱就给你们打到账上了。”“给你们这么多钱了,你们怎么还不知足啊!”?

王辉和王积臻的家属,不约而同地向上游新闻记者讲述了各种挖苦和遭遇,这其中不乏某些职能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上游新闻记者也从别的渠道对此有所佐证。

“我们要钱干啥啊?人都没了!”王辉的妻子对上游新闻记者说,王辉生前每月收入近万元,她也有工资。对于在嘉峪关这样的城市,滴滴打车起步6元,房价每平方米4000多元,他们一家算是高收入。“王辉一辈子就能挣这点钱?我孩子缺少了多少父爱?这个家缺少了多少?能用那点钱弥补吗?你看看,我现在一个人带着孩子,家不像家。”王辉的妻子叹气道。

“为什么非要评烈士?”上游新闻记者问王积臻的父亲老王。

“他明明是去救人,明明是英雄,为什么让他死的不明不白?”老王说。

“他牺牲了啊!牺牲了一条命啊!这个身后名,是他应得的。”王辉妻子说。

在老王和王辉的妻子看来,为死者争取烈士名誉,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孩子。出事时,王积臻的孩子1岁零8个月,王辉的孩子只有两岁半。

王辉妻子说,孩子自从会说话后,经常问爸爸去哪儿了。“我只能说,爸爸去国外了,等你长大就回来。”“我争这个,就是希望孩子长大了,能理直气壮地告诉别人,我爸爸是英雄,我不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老王也说,“等孩子长大了,问他爸怎么死的,我要有个证明……”

“你知道吗?像我们这样的小城市,这份荣誉对孩子的成长有多重要。”王辉妻子说。

酒钢集团位于嘉峪关市,属于该市最大的企业。生活于此的人,或多或少都与酒钢集团有着联系。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嘉峪关市生产总值完成299.6亿元,而酒钢集团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960亿元。这一数据对比足以证明,酒钢集团在嘉峪关市的重要地位。

3年了,民政局“仍需搜集和补充材料"?

将近3年时间里,家属们不断向相关部门递交多次材料。在老王和王辉妻子家中,各类材料铺满了桌子。然而至今他们也不清楚,死者申评烈士究竟需要哪些材料,民政部门至今都没有给出明确答案。

今年1月,甘肃省政府机构改制后,评审烈士由民政厅改为退伍军人事务厅。但由于该厅局网站正在筹建中,上游新闻记者没有找到相关评烈清单。但在去年1月,甘肃省民政厅发布了一份评审烈士清单,可以看到相关流程。

748272107e237e3e9de63199d99d5262.jpg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除省民政厅向民政部报备有具体工作日时间外,其余完成事项,均无具体时间规定。

上游新闻记者拿到的一份2016年8月22日嘉峪关市民政局出具的《关于对申报王积臻、王辉、宋光文同志为烈士请示的答复》中写道:“因为目前,省调查组尚未对西沟矿“8·16”重大火灾事故做出调查结论,所以我局不能进行初步审核。”

而《甘肃酒钢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西沟矿“8·16”重大火灾事故调查报告》显示的呈报时间为2016年10月12日。

为了能申报烈士,王积臻和王辉家属先后多次书写材料向北京、省市县各级部门反映情况。然而,都没有下文。

“我感觉,有种无形的力量,一直在阻拦我们评审烈士,究竟是什么,我们也说不清。”老王说。

据悉,在死者家属不断反映下,两年后,也就是2018年9月4日,嘉峪关市民政局才向3名死者家属发放了一份《答复意见书》,主要内容如下:

您于2018年8月6日反映:酒钢西沟矿8.16重大火灾事故救人牺牲者的烈士申报工作迟迟得不到落实,要求解决。我局于2018年8月7日受理,并发出受理告知书。

2016年8月22日我局收到甘肃省酒钢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宏兴公司)《关于申报王辉、王积臻、宋光文为烈士的请示》,我局高度重视,当天就依据《烈士褒扬条例》向宏兴公司给予了答复,要求火灾事故报告出来后依据《烈士褒扬条例》进行烈士的认定工作。

2017年8月5日,宏兴公司向我局提供了西沟矿“8.16”重大火灾事故调查报告。我局分别在2017年8月10日、2017年9月13日、2018年1月24日向该公司发函,要求其补充提供3名评烈人员奋不顾身救援的佐证材料,以及法院掌握的相关资料及判决结果。

2018年2月8日,我局整理材料上报市政府,建议市政府召开会议研究上报省政府。

2018年5月16日,市政府召开常务会议,就酒钢西沟矿8.16重大火灾事故救人牺牲者的烈士申报工作,要求多方面开展工作和补充资料。

2018年5月24日,市民政局局长史有峰协调宏兴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就评烈事宜进行对接安排和部署,要求进步完善资料,政企协作,广泛征求相关方面意见。

……

目前按照市政府要求,我局仍需搜集和补充评烈相关材料,确保评烈材料充足。”

嘉峪关市民政局给出的这份《答复意见书》,距离火灾发生已经过去两年多,3名死者家属看到的是政府3次发函要求酒钢集团提供材料、一次市政府常务会议、一次领导安排部署、三次多方面了解和沟通,听取意见和建议。而结果是“仍需搜集和补充评烈相关材料”。

a24c55820b32c7781ac991419dfde005.jpg

申烈家属成为信访对象

据了解,死者家属继续向各级部门反映情况,四个月后,即2018年12月25日,嘉峪关市民政局再次向家属下发《答复意见书》。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该意见书与四个月前的《答复意见书》几乎全文一致,略有不同之处为:“2018年9月7日,西沟矿送来《关于进一步充实评烈材料的说明》文件。2018年9月29日,我科室将西沟矿送来的烈士补充材料报送局务会,局务会研究需向省厅进一步政策咨询。10月25日,我局以政策咨询的形式请示省民政厅优抚处。因省厅机构调整,目前我局仍未得到省厅的政策性答复。”

结果依旧是:“我局仍需搜集和补充评烈相关材料。”

“将近3年了,我一直不清楚他们究竟需要什么材料?”死者王积臻的父亲老王说。期间,嘉峪关市民政局优抚科的负责人换了3个。今年起,政府机构改革,申烈评定也从原先的民政局划拨到新成立的退伍军人事务部,甚至酒钢集团主要负责人也已升迁,但申报烈士还需要什么材料,他至今都不清楚。“每次都说缺材料,但问他们缺什么材料,他们也不说,就这样拖着我们。”

在王积臻和王辉的家属一次次找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后,他们发现了身边的一些细微变化。以前,他们还能与一些部门的领导直接反映情况。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他们再去民政部门或酒钢集团询问,要么被请入政府信访中心,要么见不到公司主要负责人。

“我们一再强调,我们不是来上访的,可人家不听,就是把我们当做访民对待。”老王说,他就想知道儿子评定烈士,究竟需要哪些材料?能评上最好,评不上法律依据是什么?“每次去都是说材料不够,问他们,他们也说不出来。”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个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处证实,从去年底至今,老王和王辉家人前去询问申烈一事时,酒钢集团曾派人接走他们。

至今为止,老王和王辉的家属均未获得省级单位下发的有关评烈相关通知,也就是说,将近3年时间,他们的评烈手续极可能还卡在嘉峪关市民政局。

a6ea14211ec3b1d8fb1321b4d2412b39.jpg

对话民政负责人

“评烈手续,我们也要去跟省厅沟通”

近日,上游新闻记者通过电话、上门、短信等形式,联系了6位酒钢集团工作人员,有5人没有回复,其中一人仅告诉记者:“酒钢816火灾”善后小组已经解散多年,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

4月8日,上游新闻记者采访了嘉峪关市民政局相关部门负责人王先生。在与上游新闻记者对话的近半小时内,他也没有说清楚,王积臻、王辉和宋光文3人评烈,究竟需要哪些手续。

上游新闻:酒钢816重大火灾已经发生3年了,王积臻、王辉和宋光文评烈的事,为什么还没有结果?

王先生:他们公司提出评烈的报告后,省上的调查还没结束,刑事诉讼没有完(所以没结果)。2018年1月,相关调查、诉讼结果出来后,我们就按照程序上报市政府。市政府上会后感觉调查还不符合评烈条件,要求我们再重新从各个方面进行调查,包括3个人职责的方方面面。根据《烈士褒扬条例》规定,涉事人员跟单位职责有关系的,就不能评为烈士。就这个问题,我们反反复复去沟通,让家属给我们提供材料,我们已把沟通意见上报,目前还没有给我们一个答复。

上游新闻:酒钢集团已提供了岗位职责、省安监局调查报告、法院判决书、公安笔录等文件,家属也不是很清楚,他们需要提供的材料有哪些??

王先生:他们按照评烈的基本目录提供了材料。在跟省厅(指省民政厅,下同)沟通过程中发现,王积臻是矿区的安全负责人,之前去扶贫了,出事前几天才回来,他有没有履行岗位职责?王辉作为作业区的作业长,救援都是职责范围内的事。这些他们公司也没有会议记录,证明他们不干这些了。

上游新闻:如果申报烈士,民政局应该向申报者说明需要哪些材料,但他们现在搞不清楚需要哪些材料?

王先生:现在情况复杂,我们在认定过程中,没有办法准确认定。我们只能寻求上级给予政策支持。按照要求,他们要给我们提供材料,证明救人主动性,要和岗位职责剥离清楚,但现在提供的材料,还不够过硬。

上游新闻:您现在清楚不清楚,需要提供哪些材料,才能证明“主动性”和“材料够硬”呢?

王先生:就是省厅给我们的意见,他们的情节……(犹豫)表述……(犹豫)很难界定当时是什么情况。

上游新闻:民政部门应该说明白,就如同您说的“主动性”方面,家属需要如何取得证明呢?

王先生:(犹豫片刻)就是单位提供东西啊。

上游新闻:单位提供什么东西?

王先生:(犹豫片刻)提供他们主动救人的材料啊。

上游新闻:这些材料具体是什么,您能具体说一下吗?

王先生:证人证言啊,这些东西。

上游新闻:还有呢?

王先生:最好的,就是证人证言,在场的……单位再也没有什么会议记录的。(沉默)

上游新闻:家属需要提供哪些具体材料,去证明他们的救人的主动性?

王先生:(沉默)

上游新闻: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到了这个阶段,你们也不清楚具体需要哪些材料,才能继续往下办这件事。

王先生:对。

上游新闻:省厅是否有答复或者文件呢?

王先生:没有。根据《烈士褒扬条例》规定,我们反复研究他们3人的岗位职责问题,是不是主动性去救人。主动去的?还是单位组织的?我们现在就要从这方面做工作。

上游新闻:如果单位组织的话,就不能评烈士吗?

王先生:对,他们只能算“工亡”了。

上游新闻:如果不是单位组织的,他们自己去的,就可以评烈士吗?

王先生:这个还需要去界定。目前来看,酒钢集团没有组织,那么他们矿上这个小单位有没有组织,这个要去界定,就不好把握了。王积臻作为安全主管,有这个职责,王辉作为作业长,也有救援的职责。

上游新闻:凉山大火,牺牲的消防战士和林业局局长,他们也是被组织派去的,也有岗位职责,为什么他们能评烈士,而酒钢集团的王积臻3人就评不上?

王先生:某一个地方,某一个区域,不一样……(犹豫)所以这一块,拿捏尺度,我们也要去跟省厅沟通……给我们政策性的帮助。

e2656a77572fdc1179338a782b1394a2.jpg

评烈越发渺茫,但誓不放弃?

没有评上烈士,也没有其他处理意见,死者家属们感觉问题始终悬在半空,无法解决。

老王和王辉妻子说,他们常常拿自己的事,与其他新闻事件做类比。

2015年8月12日,位于天津市滨海新区天津港的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火灾爆炸事故,第一批55位烈士完成评定,只用了29天。

2019年3月30日,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雅砻江镇发生森林火灾,火灾中英勇牺牲的30人,不到5天就评为烈士。

“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么长的时间,甚至连个说法都没有?为什么要这样拖着我们?你们知道我们这三年是怎么过的吗?”老王说,儿子王积臻死后的头两年,妻子几乎天天哭,最近一年哭得不频繁了,但总是一个人发呆。

家人都说,老王跑儿子申烈的事情,每次都失望而归,最近常常一个人喝酒,喝醉了就在家里发脾气。

王辉妻子说,在外面,她总是不想让别人看出她的悲伤,直到儿子问她,爸爸棒不棒。实在无法逃避问题时,她总会拿出丈夫生前的奖状告诉儿子:“你爸爸是最优秀的。”随后,各种酸楚涌上心头,“谁又能明白,我们家属这3年的痛苦与无助。”

4月1日,甘肃省政府发布新一批领导干部任免决定,酒钢集团主要负责人又换人了。老王和王辉妻子均表示,申烈的事看上去越发渺茫,但他们誓要为逝去的亲人,讨回应有的荣誉和尊严。

 来源: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大火 烈士 小伙 牺牲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