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见惯人脸识别 听说过“猪脸识别”吗?

原标题:见惯了人脸识别,听说过“猪脸识别”吗?

看张图,你能说出这几头猪长相有啥不一样吗?

哈,不行?但人工智能可以。

想要了解“猪脸识别”的全过程的话,就看看今天这期专访吧。

专访对象是刘永好,新希望集团董事长。30多年前他从农业做起,一度成为中国首富。

农业是实业,是第一产业,也是传统行业。在新科技的加持下,农业有什么样的想象空间?这种加持又能如何给农民带来收益?——别看刘永好已经69岁,谈起农村,他语气激动、语速变快,因为这里面有“广阔天地”、“好多事儿可做”。

同时,我们也跟刘永好聊了相当大比例的民企问题,尤其是很多中国第一代创业者现在正在考虑的“接班”问题。

刘永好说,子女跟他自己的最大区别,就是“我女儿有个有钱的老爸,而我没有,我相当长时间内家庭条件很差,必须很勤奋”。但是,通过制度安排,“老企业”也可以有活力。

讲真,在整理视频和文字的时候岛叔还在感慨,这位“老农民”说的干货真多。

一起来看。

1、侠客岛:新希望集团是做农业起家的。当年在媒体报道里,您也被称为“饲料大王”。在今天的视角看,农业作为第一产业、传统行业,肯定不如房地产、金融、互联网等行业“来钱快”。当年为什么选择农业?为什么连续做了30多年农业,而没有选择其他“快钱”行业?

刘永好:我们这代人很幸运。国家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都大学毕业了。当年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于是我们到农村去,种蔬菜,养鹌鹑,养鹌鹑养到全球第一位,也赚到我们的第一桶金。做鹌鹑需要饲料,我们又研究饲料;中国养了几亿头猪,规模很大,所以就做猪饲料,一直做到今天,我一直在乡下没起来过。

有人说我是老农民,有人说我们是农民的朋友,又有人说我们帮助农民,是农民朋友的代言人。我觉得都对。我们一直在从事农业,一做做了37个年头。

2、侠客岛: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有几千年的农耕传统。但是农业也面临很多问题,比如小农分散,不像西方大规模机械化耕种;农民容易受到气候灾害、疫情、行情等影响,抗风险能力低,等等。现在中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作为一个在农业领域几十年的“老兵”,您觉得乡村振兴的“抓手”是什么?

刘永好:乡村振兴的大战略,对我们从事农产业的企业来说是一个大好事。

乡村振兴,第一要人。过去十多年,大量农民工进城,农村劳动力空心化,农村的年轻人少了,上过大学、有专业知识的更少。所以我说,企业起个带头作用,我们用五年的时间,去义务培训10万个新型农民和乡村技术人员。去年一年,我们义务培训了2.3万多人。

第二,乡村振兴做什么?其实很多地方都有优秀的农产品,但是往往没有很好的品牌、渠道、宣传、包装,用农民朋友的话说,人参卖成了萝卜价。于是我们专门成立一个合伙人团队,叫做“绿品”,做绿色的农产品,特色的农产品。这样能够增加农民的收益,又能够让老百姓消费的升级得到满足。

我们还推出了“绿领”培养计划。什么叫“绿领”?城里面有“白领”,有“蓝领”,有“金领”,但农民都叫“老农民”。“老农民”挺好,踏实肯干,吃苦,人品也很好,但是总感觉有点穷,有点土。这不是新时代的新农民。新农民要做什么?传统的品质都要有,但是要富有,要创新。

怎么做?这就要培养一批新青年,到农村去,把大数据、云计算,把城市的消费网络体系、电商体系和农村的很多事业结合起来。这都需要规划,把政府、科研院校、大型企业、农民结合起来。空间巨大。

3、侠客岛:任何一个产业要发展都需要资金,起步阶段尤其如此。我们知道,农村普惠金融一直是个痛点,很多普通农民享受不到。怎么办?

刘永好:家庭农场主和小型的农业企业,可能大概加在一起1000万左右,全国。他们很难得到银行的金融的服务的支持。这些人大部分没有银行账户,没有可抵押的房产、土地、生产资料,银行要看他们三年的盈利的记录,他们也没有,所以多数是银行的贷款“白户”。怎么帮助他们获得金融支持?这是最大的问题。

两年前我们联合几家成立一个新的民营银行,新网银行。我们研究发现,孟加拉有一个尤努斯银行,又叫“穷人银行”,做的相当不错。他们专门为没有信贷能力的穷人发放贷款,不要抵押,不要担保,也帮助发展农村产业。

所以我们就以尤努斯为样本,向他们学习。创新之处在于,我们用移动通讯、大数据、智能化的手段,通过每个农民几乎都有的手机放贷。经过两年努力,应该说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

两年时间,我们共发放了2000多亿贷款,今天的在线发放贷款700亿左右。尤努斯做了41年,发放了300多亿人民币。同时,我们平均每笔比尤努斯数额更小,还款期更短,利率更低,不良贷款率也更低。

这些指标的进步不是我们更认真、更努力,而是由于科技的力量、智能化的力量。穷人银行荣获了200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这是社会公益事业。最近相关领导希望我们把这些金融服务的能力向村镇银行、农村商业银行推广,为他们赋能,使他们可以低成本获得这种线上放贷的技术能力。金融问题解决得好,乡村振兴推动得也就更顺畅。

4、侠客岛:通过技术手段改进穷人银行的能力、并且实践其理念,很有意思。今天可能很多人提起农业还是觉得沾满了“泥土味”。新技术可以用在农业这么传统的行业里吗?

刘永好:可以的。其实我们传统的农业,比如养殖业,现在正在逐步集中化,因为防疫的要求越来越高。规模化、现代化养殖是趋势。我们也在探索科技能力和规模化养殖的结合。

比方说,通过各种各样的探头,把声光电、温度、二氧化碳含量、氮含量采集起来。一个养猪场里面有数千个采集点,接到电脑里,接到云里,通过大数据的运算来判断、调节,帮助和指导养殖。

通过专用摄像头和云的结合,能够对猪脸进行识别,每头猪都叫得上名字。不但如此,还知道它养了多久,今天吃了多少饲料,走了多少步,今天在躺着还是在抢食。假如躺的时间长了,我们就怀疑是不是有病了,就可以把它隔离,避免感染。通过“猪脸识别”,再加上自动喂料系统、喝水系统、运动系统、体温系统等等,就是个智能化养殖场。

效果很好。猪脸也是“千脸千面”,一个猪场几千头猪,系统都认识。这就是智能制造,减少了用人量,也极大减少了人为不确定因素的干扰。

特别是5G时代以后,传输速度更快,运算速度更快,为“无人猪场”、全智能的猪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相信,今后智能化、5G、大数据、云,这些城市里的时髦词汇,在农村将会广泛使用。

5、侠客岛:非常有趣。几十年前就有“科学养猪”的说法,现在看起来已经是现实了。1993年的时候,您在政协上面做过一个报告,当时就说“私营企业有希望”。我们知道去年以来,围绕民营企业,舆论场上有很多声音。就您的感受而言,现在民企的处境究竟如何?

刘永好:去年上半年,民营企业的发展确实出现了一些困难和问题,可能基于这几方面。

一是诸多成本在上涨,包括工资、环保、税收、原料等。同时,由于竞争,很多的产品不但没涨价,或许还降了一点。这就让制造业日子不太好过。

二是融资难。以前很多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不太好贷款,他可能在银行拿到一部分相对便宜的款,剩下到其他渠道去找高成本的款,加在一起还过得去。但突然一下正式渠道收紧,非正式渠道被打没了,所以很多企业感觉到资金特别紧张。这方面很突出。

你看,要素成本增长、竞争加剧,再加上经济下行、国际形势冲击;最最突然的是,一下冒出一个“专家”,说民营经济“过时了”,“完成历史任务”,该靠边休息了。这一下民营企业信心就没了。很多企业都想,既然日子不好过,压力那么大,那么算了,不如我们洗洗睡吧。这就导致民间投资确实下降了。

国家的确发现了这个问题。习总几次召开座谈会,都在不同的场合讲,国家要继续改革开放,要支持民营企业,帮他们解决困难。这些确实极大的推动了政策的调整,包括融资、司法等一系列措施,都让民间投资信心有所恢复。

今年的两会总理的报告非常明确,困难时候政府能够让利、让费、让税,给民营企业释放活力。今年可能下半年,民间投资会有好的恢复。虽然经济下行压力还是有,但是我们信心比以前重要。

6、侠客岛:的确。企业的牵涉面很广,背后可能有大量的产业、产业链上的从业人员、以及这些人员背后的众多家庭。您如何看待企业的社会责任?

刘永好:商人、企业家一定要盈利,不盈利不能发展。当然要交税,当然要解决就业,同时我们还要有义务,做一些扶贫事业。义利兼顾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

过去已经有相当多民营企业参与到扶贫的光彩事业中来。我是扶贫光彩事业的倡导者和发起人之一,20多年来,不少的企业家为“老、少、边、穷”地区修桥、铺路、办学、办厂、招工、培训,做了好多事。

去年,参与“万企帮万村”的民营企业家给总书记写信,表达了我们愿意积极地投入精准扶贫、乡村振兴、新时代的建设中来。总书记高度肯定,专门一封信公开在全国发表。

总书记讲,我们中国民营企业已经有“56789”的贡献(注:税收贡献超过50%,国内生产总值、固定资产投资以及对外直接投资均超过60%,高新技术企业占比超过了70%,城镇就业超过80%,新增就业贡献率90%),充分的肯定。其实老百姓也看得清清楚楚。

你看现在社会服务做得多好?打个电话,上个网,饭就送来了。绝大多数年轻人都在民营企业上班。民营企业解决百分之八、九十的新增就业,这是最大的贡献。按照有些人的话,民营企业过时了,如果民营企业不干了,现在这些就业咋办?这不是重大的问题吗?

7、侠客岛:没错。您今年69岁了。我们看欧美的企业,有很多家族企业传承了超过100年甚至200年。中国的民营企业现在很多也面临“接班”问题。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或者说,民营企业要保持基业长青,应该作出一些什么样的制度安排?

刘永好:中国的民营企业,最长的历史就是40年。现在这些创业者往往都50多岁、60多岁了,必须考虑传承问题了。我好多朋友都说我这儿做的比较好,说刘畅很能干,愿意去接班,干得也相当不错,问我有什么经验,有什么诀窍。

其实一开始我女儿根本对农业、对养殖、养猪没兴趣,她说这东西脏脏的、臭臭的,才不愿意的。我就问她喜欢什么,借了点钱给她去开个首饰店或者衣服店,后面又开一些餐馆。其实不管做什么,商业是一样的,起早摸黑的去进货,扛个麻袋去采购,去推销,去招人,这些都是锻炼。

经过这样的锻炼又回到公司,一步步慢慢地,她可以了解市场,懂得市场,懂得营运。商业不存在高低之分。经过这样的锻炼,也可以让下一代了解中国,了解中国文化,学到很多的创新变革,带回来,对我们企业又是发展。

大概在六、七年以前,我们开始推行“新青年计划”。我们基层的中层管理干部,平均年龄大概就是30岁上下;高层管理者平均年龄也40来岁。当你有一批年轻人的时候,你的企业就有活力,能够吸收很多东西。

我们的策略概括起来,一是“新机制”,合伙制;二是“新青年”,把年轻人用起来;三是“新科技”,大数据科技和生物科技;四是“新赛道”,新的领域发展;再加上“新责任”,对社会担当。这“五新”,就构成了新企业。

8、侠客岛:改革开放超过40年了。相比于过去,今天的经济社会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年轻人很多也承受着不小的压力,有时候有点佛系,有时候有点丧,但总体都是希望生活更好、追求上进。我们的岛友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年轻人。您年轻的时候也遇到不少挫折,我看您对媒体说曾经也遇到过“想跳岷江”的困境。您想对今天的年轻人说些什么?

刘永好:这些年我参加过很多培训。他们都问我,说你们当初创业的时候只要肯干,只要能吃苦,成功的可能性蛮大,因为那个时候什么都供不应求。今天啥都过剩了,你说还有什么机会呢?我就讲,今天看,传统的很多东西过剩了,但是有些新兴的东西不但没过剩,还早着呢。

我认识一个年轻人,他到日本去旅游就发现,梨那么大个儿,一个梨要几十块钱,中国没有。他就顺着追问,哪产的?北海道。北海道哪里?他用了一周的时间去当地义务帮忙,后来又准备再去做义工,目的就是看看人家优质水果是怎么弄的,有没有可能在中国来做。我有的是年轻,有的是时间,在资金许可的情况下,做这样的创新,有没有可能呢?

其实这样的事多着呢。新东西层出不穷,特别是农村广阔的天地,有好多事可做。就算是去创业失败了,也非常有价值,因为锻炼了对事物的认识,锻炼了自己,能够拼搏、去冲撞,增进对社会和企业的了解,我觉得这对今后都有用。我们招工的时候往往都看,假设自己创过业失败过的,我们还优先录取,因为这种失败的经验太难能可贵了。

年轻人要认认真真去做事,不要想着一年两年就成功,就发大财,抱着我去学的心态,结果失败我都不怕,抱着这样的心态去创业,去发展。当然,也可以到一些优势的公司里面去学习,看看你能够做些什么,再来创业,成功几率更大。

策划/独孤九段

采访/公子无忌

拍摄/百里云鹤

责任编辑:张义凌

 来源:侠客岛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人脸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