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女子寻子26年终相聚 团聚一个月后儿子突发重病

(原标题:寻子26年终相聚 儿子回川仅一月突发重病)

王书兰找了小儿子龙龙(现名曹玉良)26年,可儿子回到成都仅仅与自己团聚了一个月,就突然患上重病,医生说病情危急。王书兰哭干了的眼泪,又止不住了。“为什么不幸的事情,总是要发生在我的头上?”医院电梯里,王书兰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没有力气地摇了摇头。

▲曹玉良卧病在床,王书兰在身边守护

▲曹玉良卧病在床,王书兰在身边守护

1990年,已有一女一子的王书兰生下了小儿子龙龙,因实在家庭经济困难无力抚养,无奈将龙龙交由别人抚养,原以为距离不远,还能常常看看儿子,不料,这一别,就是整整26年,王书兰也找了整整26年。

今年10月,曹玉良回到王书兰身边,原本是打算住一段时间,但没有想到的是,11月底,曹玉良突然发起高烧,检查确诊为结核病。

失散26年

儿子回川仅一月就病重

12月4日,曹玉良躺在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结核病住院部的病床上,输着液,他睡着了,瘦弱得几乎撑不起被子。

病房里有4张病床,曹玉良的病床前的家人最多。除了妈妈王书兰、照顾他多天的舅妈,还有2天前深夜从河北赶到四川的两个姐姐和其他亲人。“妈妈身体不好,想来来不了。”大姐曹玉凤说。每天,曹玉良的养母都要给王书兰发微信,“妹妹,儿子今天吃了什么?”那头,养母哭得厉害,声音哽咽,揪心的王书兰甚至不敢多点开语音。

▲王书兰擦拭眼泪

▲王书兰擦拭眼泪

10月16日,曹玉良才第一次回到成都。“想回来看看,这边的亲人也很想我。”11月25日,突发高烧的曹玉良确诊肺结核。“医生查完房,他弯腰一下子吐了一大摊血,喘不上气来。”姑姑说,医生严肃地给家属说,病情严重,已有一侧的肺功能几乎无法使用,目前因为抗药性,一类药物无效,使用的二类药物,治愈率只有50%。

从11月25日入院,为了给曹玉良治疗,王书兰东拼西借,已经缴纳了4万多元治疗费。“差不多两三天(缴一次),(一次)7000元、5000元。”侄子联系了轻松筹志愿者武鹏博求助,为曹玉良发起了筹款,但因为需要缴纳医药费,捐款金额达到1.2万时,不得不提前中止提现。

4日下午1点,王书兰赶到医院。每天凌晨5点,王书兰要去摆摊,中午下午在医院照看。曹玉良还是像之前一样,话不多,加上精神也不好。“问他吃啥子,他说不想吃。”

无力抚养 忍痛将小儿子送出

不料从此音讯全无

1990年2月,曹玉良出生在南充市仪陇县的农村。当时,家里已经有了4岁的姐姐和2岁的哥哥,生活的苦,大于新生命降临的喜悦。曹玉良被送到外公家,“一开始喂糖开水,后头就吃米糊糊、黄豆糊糊。”

“我一个人又要种地、做活路,又要带他们。”王书兰说,有一次,小儿子不小心从床上翻了下来,摔到水里,几乎就快没了呼吸,幸好被及时发现才救回一命。

曹玉良2岁时,王书兰和丈夫将他带到成都打工,帮人装修砌砖、火锅店打杂、火车北站帮人看摊,什么事情都做过。即使这样,家里也是吃了上顿愁下顿。“他爸爸说,一个人要养4个,养不起。”在丈夫的强烈要求下,曹玉良被“带”(抱养)了出去。

“当时(中间人)给我说,(养父母)就在华阳。”王书兰说,原本想着就在成都,自己还能常常见一见,哪知道,儿子一送出去,就再也没有音讯。“我去问,送到哪里去了,人家怕我反悔,啥子都不给我说。”王书兰说,加上此前不知道到底抱走孩子的那家人是谁,家住哪里,从此,王书兰再没见过小儿子。

1997年,曹玉良的生父因病去世。回老家,王书兰一个人养不了两个孩子。王书兰原本买好了火车票,打算去广州打工,但家人坚决反对,两个孩子生病了、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一个人出去打工出了事怎么办?王书兰用仅有的1200元在城北租下了一个小摊卖鞋,“一双鞋赚5分钱。”

5年后,王书兰再婚,重组家庭一下子有4个孩子。“4个孩子相差几个月、1岁,到市场上来,人家问你家怎么那么多孩子?我都说是双胞胎。”王书兰说,4个孩子,吃穿、上学,租房,生活负担也很重,找儿子的事只得悄悄埋在心里。

终有音信 儿子却说

“你来见我不准哭 不然我就不见你”

“每次我看电视节目《宝贝回家》,先要摆一包纸,看完哭完。”10多年过去,4个孩子都已陆续成家,王书兰终于有精力继续再找小儿子。凭着记忆里的中间人的信息,王书兰再去找,可是,老房子已经拆迁了。

“早上摆摊,中午下午就喊我哥开车带我去找。”王书兰说,哥哥再忙,也陪着自己四处打听。“说在华阳,我们去问有没有这个人,都说不晓得。”“求神”迷信,找电视台求助,用了能想到的所有办法,找所有可能认识的人,王书华终于有了一点当时中间人的消息。

“我骗别人说要认他(中间人)小孩当干女儿,才告诉我住哪里。”当时的中间人已经去世7年,其家人不忍心,终于说出了孩子养父母的电话。

2017年10月,王书兰联系上了曹玉良养母,不巧的是,曹玉良正外出打工。“他妈妈说,妹妹你放心,我给他做思想工作,喊他姐姐劝他。”有了联系方式,王书兰和养母每天都有联系,才得以告诉他们,当时为什么会把孩子送出来。

▲曹玉良

▲曹玉良

曹玉良的大姐曹玉凤回忆,弟弟是2岁多到家里的,虽然家里也不富裕,但都把他当亲生孩子,从来没告诉过他身世。稍大一点,弟弟和其他孩子打闹,听到了关于自己身世的事。但弟弟从小内向,也没有提过要找亲生父母。父母年龄大了,又多病,靠着种地,姐弟三人读完小学后,就辍学了。

曹玉良通过了王书兰的微信请求,一旦空下来,王书兰就在微信里给儿子说话。每讲一次,王书兰就要哭一场,市场上其他摆摊的人听着,也都陪着哭。“刚开始我喊他回来,他说不回来,我说这边有你的哥哥姐姐,他说他没有哥哥。”

今年2月,曹玉良回了河北的家,王书兰想去看他。“他说,你来看到我,你不准哭,你要是哭,我就不见你了。”王书兰答应了,和哥哥买了火车票赶往河北,在火车站外,见到儿子的第一面,还是忍不住抱头痛哭。那一次,王书兰和哥哥只在河北待了一天。“他瘦得很。”

只有50%治愈希望

儿子第一次喊妈妈

王书兰回了四川,曹玉良也继续外出打工。王书兰抱着手机微信,天天和儿子说话。“他妈妈(养母)也劝他,(王书兰)给了你生命,这就是最好的。”王书兰说。

在王书兰的微信里,曹玉良的备注,除了以前的名字“龙龙”,还备注上了现在使用的名字“玉良。”而曹玉良养母的备注,则是“我的亲姐姐”。

慢慢地,曹玉良会回复王书兰的微信,“嗯”“行”“好的”,虽然是简单的字,王书兰也会高兴很久。曹玉良说不会回四川,要赡养近80岁又多病的养父母,王书兰表示理解,“孝顺是应该的。”

今年10月,曹玉良突然问起,王书兰在成都哪里,想来看看。“他说,你跟哥哥姐姐说,以后我要养你的。”10月14日,曹玉良第一次回到了四川,王书兰带他去文殊院“还愿”,还请了亲戚朋友,摆了几桌席。“每个人都说,他长得跟他爸爸一模一样。”那天晚上,孩子们喝酒唱歌到很晚,王书兰高兴得很。

刚到成都,曹玉良瘦得很,牙齿痛,嘴巴有点歪斜,说话不清,王书兰带着他去针灸,想着给他补补身子。“针灸了几次,他不去了,说不让我花钱。”曹玉良陪着王书兰看摊,但生意不好,王书兰又托人给他找工作。还没去上班,曹玉良就病倒了,高烧42℃。“医生给我说,只有50%的希望,我眼泪都哭干了。”

如今,曹玉良躺在病床上,原本是回来看看家人,陪妈妈住段时间,没有想到,自己生了这么重的病。

曹玉良说,小时候和小朋友闹矛盾,才知道自己是抱养的,也怨过,父母为什么不要自己,把自己送出来。但后来,自己也慢慢地理解了妈妈,第一次见面,不让妈妈哭,自己会难过,“第一次见到心里一下就软了,挺激动的。”

之前,曹玉良没喊过王书兰“妈妈”,尽管他的手机里,王书兰的电话存的备注是“妈妈”。“有一回,他打错电话了,喊了一声‘妈妈’,我说儿子,这20多年你喊我一声,我要感动3天。”王书兰说,结果,曹玉良告诉她,自己打的是那边妈妈的电话。

曹玉良说,其实,自己早在心里接受了妈妈。特别是生病后得知治疗费是个无底洞,自己原本想放弃治疗,但两个妈妈都坚持要治。曹玉良住院后,王书兰还揪心着他的嘴巴,要打听去挂什么号,曹玉良一下子急了:“妈妈,你也是,这边还没治好,你又想那边。”这是曹玉良第一次当面,喊“妈妈”。

 来源:红星新闻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