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长安剑:递国旗是礼遇?这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

原标题:递国旗是礼遇?这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

导语

长安君(ID:changan-j):18日,苏州太湖马拉松,中国选手何引丽在冲刺阶段两次受到志愿者“递国旗”干扰,以5秒之差与冠军失之交臂。昨天,马拉松运营方表示,“递国旗”是对选手的一种礼遇,这种“惯例”不会改变。

 长安君短评

  请别把破坏规则当爱国,也别把爱国当生意!

国际田联规定,就算是裁判长在终点前也不能踏上马拉松赛道。没有扰乱公平的礼遇,更没有无视规则的爱国。说严重点,这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更是对爱国主义的亵渎。

国旗上飘扬着的是国家尊严,凝聚着的是爱国情感。侮辱国旗是一种违法犯罪,但法律绝不会被不分场合、不分情况地滥用。

我们也很欣喜的看到,几乎所有网民都有同样的共识:运营方说话理太偏,“礼遇”是借口,爱国更是一种道德绑架。

爱国是放在心里的信仰,不是形式主义的惯例。一个理性的、不进行道德绑架的社会,才是真正成熟自信的社会。

昨天(11月20日),“奔跑中国”马拉松系列赛运营方智美体育集团的一名负责人表示,发生在18日苏州太湖马拉松赛场上的“递国旗”一事是对中国选手的一种礼遇,“是无心之过”。

“披着国旗去冲线是一个惯例,是对中国选手的一种礼遇、一种尊重”。该名负责人说:“中国选手披着国旗来冲线,这个场面是非常震撼的。披国旗冲线也表达了运动员对国家培养的一种感谢。我觉得身披国旗也是运动员非常希望的一件事情,很多运动员都会自己去准备。披着国旗冲线是一个很美好的回忆”。

他表示,“奔跑中国”对给选手递国旗有明确的规定,“运动员是自愿去选择披国旗的,而不是强迫他们披”。对于这次的事件,他认为志愿者接到指示后没有灵活把握,“在选手冲刺分秒必争的时候确实应该酌情去考虑(该不该让他们披)”。

在这名负责人看来,本次的比赛“总体还是挺成功的”,递国旗属于“无心之过”。接下来,组织方会对此事对竞赛者的影响进行总结,“和各个组委会再去明确、细化竞赛组织和服务标准”。递国旗这一“惯例”,他表示将不会改变。

何引丽:递国旗志愿者没必要自责 

20日下午,何引丽接受采访时表示,志愿者没有必要自责。她认为,对自己能披国旗深感荣幸。同时,她也表示,希望在以后的比赛中,自己能在跑完终点后再披上国旗。

20日,是苏州马拉松后的第二天。早上5时20分,何引丽便早早起床,准备训练。18日的“递国旗”事件,并未十足影响她的情绪,“(对志愿者)我没有感到生气,但这个比赛结果,是挺遗憾的。”何引丽说。

2018苏州马拉松并非何引丽参加的首个奔跑中国系列赛事,因此,她在赛前就知道,跑到42公里处时,会有人给自己递国旗。因此,当第一个递国旗的志愿者出现在终点前约400米时,她并不意外。

“我跟她(志愿者)有对视,当时心里想着不接国旗,不要耽误比赛时间。”何引丽说。当时,从视频可以看到,何引丽与非洲选手处于胶着状态,“那时候,双方的胜负大概各一半”,何引丽说。

但当第二个志愿者出现在终点前300米处时,何引丽称自己的确没有想到。“那时候我的体力已经到极限,突然国旗摆在面前,我为了防止把国旗踩到脚下,两只手又打不开它,只能把它揉成团,想拿回它。但是跑步时摆臂大,拿了国旗后节奏打乱了。”何引丽说。

最后,虽与冠军擦肩而过,她坦言,没有对递国旗的志愿者感到生气,只是对比赛结果很遗憾。“没有拿国旗的时候,我也不一定能拿到冠军,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拼全力,因为双方那时候的胜负几乎各一半。”

而对于递国旗的志愿者,何引丽说,她们没有必要自责,“她们是在执行她们该做的任务。没有必要苛责她们,因为她们可能不了解这种紧急时刻该怎样做。”

“我尊重组委会,所以我接了国旗。但是比赛中,外界的干扰都可能会影响运动员的发挥。希望组委会在今后的赛事环节中改一下,过终点后再递国旗。我能披国旗,感到很荣幸,但是(组委会)得用对方法。”

“这件事以后,有人说我火了,但我想说,我是靠实力说话的。我会好好备战下一场比赛,让大家看到一个更好的我。”何引丽对北青报记者说。

点击进入专题: 苏州马拉松选手被递国旗痛失冠军 到底谁的错?

责任编辑:张迪

 来源:长安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