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父亲想要回帮儿子存的压岁钱二审败诉 律师这样说

原标题:儿子多年的压岁钱,父亲打官司想要回 一审二审均败诉,律师:压岁钱算赠与要不回

很多父母会帮孩子把压岁钱存好,以作将来之用。如果有一天,父母向子女要这笔钱,钱应该给他们么?

小马的母亲将儿子多年攒的压岁钱和上大学时亲戚给的钱,加上老夫妻俩给儿子准备的继续深造费用共计60万元以小马的名义存入银行,存期为5年。几年后,老马想和妻子离婚,他想起儿子的60万定期存款快到期了,便和儿子商量取走这笔钱,但遭到拒绝。小马担心自己的存款被提走,便去银行办理挂失并补办新存折还对密码进行修改。存期一到,他便取走了这60万元。老马认为这个钱是自己的,便起诉了儿子想要回钱,一审法院驳回老马的诉求。老马不满结果选择上诉,近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驳回老马的诉求,维持原判。

夫妻俩给儿子存了60万元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小马1990年出生,从出生到成年,加上上大学时亲戚给的钱,共攒了20万元。2008年10月,他将这些钱全部交给母亲,加上压岁钱共25万元存入银行,3年期。

2009年3月,老马夫妻俩当时经济状况还不错,便商量给儿子存一部分钱作为继续深造的资金,又给了儿子25万元,也是3年期。

2012年,这两笔钱都到期了,夫妻俩又给了儿子10万元,加上之前的50万元,一起存到银行,5年期。母亲按照小马的要求,设定了密码。

父亲闹离婚,想跟儿子要回这笔钱

谁知后来,老马夫妇闹起了离婚。2016年11月,老马给小马打电话,表示这60万是他的,要求小马和他一起去银行取款。小马没同意。

2017年3月,老马在离婚诉讼庭前谈话时,认为儿子名下的60万是他的财产。后来,法院认定双方感情尚未彻底破裂,判决不准予离婚,因此没有处理双方的财产分割问题。

但老马跟儿子的官司却没有结束。一审法院认为,首先,老马没有证据证明这笔存款是他存进去的。其次,按照银行存款业务的惯例,即使老马手上有存单和密码,小马可以通过个人身份证件采取挂失存单等方式重新获取存单及重设密码,无论老马有没有存单的原件,小马都是存单内财产的权利人。最终,法院驳回老马的诉求。

一审二审父亲均败诉

老马对一审的判决结果不满,上诉至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他认为,因为他在儿子结婚时拿走了份子钱,儿子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所以不愿意给他这60万。

老马表示,2008年开通小马的银行账户时,他才满18周岁;2012年,存这60万时,小马还是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刚毕业的大学生,他没有能力拥有这笔钱。当年,他并没有把这笔钱给儿子,只是因为两人是父子关系,他借用儿子的名义来存钱的,而且存单还在他自己手上,因此这笔钱还是老马自己的。

小马认为,他是这笔钱的的所有权人,虽然父亲手上有存单,并不能改变这笔钱是他的事实。同时,父亲也没有证据证明这笔钱是他的,父亲说借用自己的名义来存钱,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二审时,小马的母亲出庭作证,她表示这笔钱是属于儿子的。而老马则认为,妻子是为自己的利益考虑。虽然当初是妻子去银行存款的,但当时两人感情尚好,夫妻间代理行为很正常。

法院认为,对于这60万元的来源,小马认为这笔钱的来源为压岁钱和上大学时亲戚给的钱,以及父母赠与的钱,后来由母亲存入银行。母亲作证与小马的意见相吻合。小马当时作为未成年人,有权取得他人或父母的赠与,再交给母亲存入银行符合常情。老马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这笔钱是他的,也没有证据推翻小马和其母亲的证言。

法院认为,即使该60万元中有部分来源于老马夫妻俩的共同财产,但在该款项存入小马名下账户且小马掌握了密码的情形下,款项已完成实际交付,小马成为该存单内财产的实际权利人,老马是否占有存单原件并不影响这60万是属于小马所有。法院经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此案,江苏荆澜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倪瑞春表示,父母和亲戚给孩子的钱属于赠与,因此给子女的压岁钱,父母是要不回来的。          

 来源:正义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