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两次阅兵之后 他成唯一进入省级党委常委的少将

(原标题:两次阅兵之后,这位将军的新职最特殊)

今天的话题从一则人事任命说起。

据澎湃新闻报道,火箭军参谋部近期迎来一名新人,吴祚宝少将出任火箭军副参谋长一职。他曾在原二炮部队服役多年,一度出任海军99269部队副司令员,后回到火箭军工作。

吴祚宝还有一个身份。

在2017年7月30日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的建军90周年阅兵仪式中,吴祚宝担任火箭军部队方队将军领队,那也是火箭军成立以来首次接受党和人民检阅。

这几年引人关注的大型阅兵有两次,除了朱日和的沙场点兵,还有2015年的“9·3”大阅兵。

根据公开报道,这两次阅兵中,共有83位将军露面,其中至少13人的职务都在今年1-8月发生调整。

今年13人职务调整

在“9·3”阅兵式上,共有6名中将、49位少将引领受阅部队接受检阅,他们或驾机、或徒步、或乘坐战车经过天安门广场。那也是首次在阅兵仪式中出现由将军引领的受阅部队。

2017年的朱日和阅兵则更加贴近实战,规模也小一些,带队受阅的将军一共为28名,全部为少将。

时至今日,这些将军的职务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话不多说,今年的变化直接看表。

两次阅兵之后 他是唯一进入省级党委常委的少将

一人“入常”

政知见要特别介绍一位——赵冀鲁。在77位担任过阅兵方队领队的将军中,他是唯一一位进入省级党委常委的少将。

在“9·3”大阅兵时,赵冀鲁担任“狼牙山五壮士”英模部队方队的领队。

两次阅兵之后 他是唯一进入省级党委常委的少将

△赵冀鲁(右)

阅兵之后,赵冀鲁的职务发生了四次调整。第一次是在2016年2月,他出任军改之后南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第二次是在2017年5月,他以“山东省军区司令员”的身份出现在公开报道中;第三次是2017年11月,赵冀鲁任山东省军区司令员、山东省军区党委副书记。

第四次就是今年1月,赵冀鲁成为“戎装常委”,任山东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员、党委副书记。

“戎装常委”是惯例。一个省级党委常委班子中,一般都会有一个省级军区的主官(政委或者司令员)位列其中。作为军方代表,他们可以加强地方与军队的沟通,也要出席地方党委常委会议,参与地方重大事项的决策等。

比如军改,就需要军地配合。

在2016年4月19日,山东省委常委带领相关部门领导来到国防培训基地,参观教学楼、模拟训练馆和国防教育展馆,听取国防专题讲座,学习习主席关于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要讲话。随后,山东省、市、县三级分管领导主动与驻军联系,定期召开座谈会协商改革中急需解决的矛盾问题,共同完成改革任务。

当时,山东省军区司令员赵冀鲁在接受《中国国防报》记者采访时就感慨,这几年,山东经济社会发展较快,同时抓经济不忘强国防,搞建设不忘兴武装,自觉助力服务改革,真心实意办实事、解难题,为推进军队改革顺利实施创造了有利条件。

赵冀鲁的“入常”时间有个背景。

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6月的省级党委常委换届中,因为正值军队改革,省军区主要领导暂不参加所在省级党委的换届选举,时任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表示,待相关改革到位后,他们再按规定增补进所在省级党委常委班子。

从去年12月底开始,“戎装常委”陆续回归省委常委。

将军领队的“新战场”

在“9·3”大阅兵之后,解放军经历重大变革。7大军区改为5大战区,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和联勤保障部队,陆军以原18个集团军为基础,调整组建13个集团军,番号从71到83。

政知见观察了一下领队阅兵方队的83位将军的晋升路径,战区将领和集团军主官是主要方向。

有至少15位少将在各战区陆军任职。比如,“9·3”大阅兵中“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方队领队之一王印芳,在今年1月任北部战区陆军司令员,另一名领队王成蔚,在今年2月任中部战区政治工作部副主任。还有指挥信息系统装备方队领队安学,今年2月出现在媒体报道中时,他已经升任南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

还有至少7位少将领兵新组建的集团军,担任军长、副军长、参谋长等职。

重点介绍一位。今年7月,“9·3”大阅兵中“华南游击队”英模部队方队的领队陈相文履新第80集团军副军长。

两次阅兵之后 他是唯一进入省级党委常委的少将

陈相文是侦察兵出身,在上世纪80年代曾经两次参战,两次荣立三等战功,右腿小腿上仍有3处弹伤疤痕。在阅兵式担任领队的时候,陈相文的职务是陆军原第42集团军参谋长,当时他已经年过半百,还训练出了令年轻战士都羡慕不已的六块腹肌。

除了参与阅兵,陈相文还经历过不少“大事”。1988年,广州军区组建特种作战部队,陈相文是首批特战连长;1997年,香港回归,陈相文带领官兵首批进驻香港军营;2004年,全军特种兵“猎人”集训,陈相文出任总教头……

除了战区将领和集团军主官,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和联勤保障部队也有不少“阅兵将军”任职。比如,火箭军参谋长李军就是“9·3”大阅兵中常规导弹第二方队的领队。

还有无人机方队将军领队李天天,他曾在原总参谋部任职,后出任国防部维和事务办公室主任。今年8月1日,中国政府网公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同意建立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函》中,披露了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名单,李天天以战略支援部队第三部副司令员的身份位列其中。

两次阅兵之后 他是唯一进入省级党委常委的少将

△李天天(左)

战略支援部队于2015年12月成立,是我国陆、海、空、火箭之后的第五大军种,将战略性、基础性、支撑性都很强的各类保障力量进行功能整合后组建而成,作为维护国家安全的新型作战力量。

中候补的新身份

这些将军还有“兼职”。在两次阅兵担任领队的少将中,有

4位十九届中候补:

“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英模部队方队领队、第80集团军军长王秀斌;

“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方队领队、北部战区陆军司令员王印芳;

常规导弹第三方队领队、原第二炮兵某基地副参谋长李玉超(现职未披露);

歼-10A驾驶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常丁求

1位十九届中纪委委员:

“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方队领队、中部战区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王成蔚

3位十九大代表:

“平型关大战突击连”英模部队方队领队、第78集团军军长吴亚男;

海军导弹第2方队领队,海军党委常委、海军后勤部部长刘子柱;

后勤保障方队领队、武汉联勤保障基地政治委员殷志红

1位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常规导弹第二方队领队、火箭军参谋长李军

有一个人很特殊——常丁求。他是湖南衡阳人,出生于1967年,他的名号,在空军飞行员队伍里可谓如雷贯耳。

“打赢”——是常丁求作为指挥员对官兵的战术使命要求。军演中的60次空战,常丁求带领本方57次突破对手的空中拦截。在2014年的一次军演中,他在本方军队不被看好、处在劣势的情况下最终扭转战局。

两次阅兵之后 他是唯一进入省级党委常委的少将

1984年入伍至今,常丁求还创造了不少“最年轻”的记录。

2012年“八一”前夕,时年45岁的常丁求晋升空军少将,第二年年底,接任原沈阳军区空军参谋长,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空军正军级军官。

2015年的“9·3”大阅兵中,常丁求驾驶歼-10A歼击机飞过天安门接受检阅,是56位将军领队中最年轻的将军,当时,已经48岁的常丁求“即将达到空军歼击机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限”。

2016年,在军改之后,常丁求出任南部战区副司令员,成为当时全军最年轻的现役大军区级军官。

今年7月,这位飞行员出身的少将再挑重担,出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一职。

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成立于2016年1月,主要履行作战筹划、指挥控制和作战指挥保障,研究拟制军事战略和军事需求,组织作战能力评估,组织指导联合训练、战备建设和日常战备工作等职能。

 来源:政知见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