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第二批黑臭水体专项督查画上句号 公众评议成关键指标

  原标题:第二批黑臭水体专项督查画上句号

  督查组请“特殊评委”测评政府整治工作

督查组成员在一条河边采样。

“以前,村口的这条河是条臭水沟,里面都是生活垃圾,像西瓜皮、厨余垃圾之类的,一到夏天臭气熏天,村民都待在自己院子里不出来。在吕梁市,提起王家庄沟,人们都知道这是条有名的臭水沟。”6月5日,在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王家庄村,一名在村口树荫下乘凉的王姓村民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

同日,这条当地政府从2015年底开始整治的黑臭水体迎来了2018年城市黑臭水体整治专项行动督查组的督查。

从5月7日开始,由生态环境部联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派出的专项督查组分三批对全国36个城市的黑臭水体整治情况开展督查工作,检查各地是否完成《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即“水十条”中规定的黑臭水体消除目标。近日,北青报记者跟随第二批第十八督查组走进山西省的督查现场。

村庄的改变

登上督查组“光荣榜”的王家庄沟

“吕梁市离石区王家庄沟属东川河一级支流,流经王家庄村、城区交通路、永宁中路等。沟道治理前自然淤积严重,行洪能力差,存在严重的防汛隐患,加之垃圾成堆、污水横流,周围居民苦不堪言。”吕梁市住建局负责人在现场用整治前和整治后的对比照片向督查组介绍这里发生的巨变。

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与村民描述的整治前景象迥然不同,王家庄沟河床的两侧立面由水泥砂浆浇筑,河道干净整洁,河岸两旁栽种着许多树木。

据吕梁市住建局负责人介绍,整治工程为王家庄沟疏浚1.12公里,还在地下铺设了截污管道1.7公里,解决了周围居民生活污水乱排的问题。

同时,与当地多数无天然径流甚至彻底干涸的河流不同,王家庄沟有一些径流形成了微小的瀑布景观,水质清澈,没有异味。

“这些水来自王家庄上游的煤矿,将一部分处理后的矿井水引入王家庄沟”。当督查组人员询问水质是否达标时,吕梁市住建局负责人表示,目前排出的水均经过检测,达到排放标准。而且,到今年6月底,矿区将新建完成矿井水深度处理设施,出水可达地表水III类。

综合考虑污染治理、生态修复与民生改善的王家庄沟综合治理工程得到了督查组的肯定,将其以“光荣榜”的形式报送给生态环境部。

不过,对于这样一条明显不复往昔“黑臭”的河流,细心的督查组人员还是发现了问题——王家庄沟的岸边存在明显人为倾倒或堆放垃圾的现象,暴露出黑臭水体周边垃圾转运不及时的问题。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吕梁市多条水体的沿岸。

对此,督查组向吕梁市政府提出的下一步工作建议中指出,要健全垃圾收集转运体系,配备人员清理河面和河岸垃圾,做好垃圾收集转运记录。

督查的过程

在APP上实时记录黑臭水体变化

在半个月的时间里,第二批第十八督查组总共完成对太原市17个和吕梁市4个黑臭水体的督查,这21个黑臭水体都被列入住建部和原环保部2016年正式发布的黑臭水体清单中。此外,督查组还抽查了清单以外的太原市2个和吕梁市4个黑臭水体。

据生态环境部此前介绍,此次现场督查主要采取形式督查和实质督查相结合的方式。形式督查包括判断水体感官上是否消除黑臭,要以公众的满意度为是否消除黑臭的首要依据;水质监测数据是否符合基本消除黑臭现象的要求;河面是否存在大面积漂浮物;河岸是否存在垃圾。实质督查包括检查控源截污措施、垃圾清理措施、清淤疏浚措施和生态修复措施四方面是否落实。

为此,第十八督查组将组员分为督查组、公众调查组、监测组和宣教组。第十八组副组长柏挺告诉北青报记者,该组23名组员中既有来自生态环境部环境发展中心、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和苏州科技大学等单位的专家,也有来自河南、浙江、广东、广西、云南等地环保系统和住建系统的一线工作人员。

“分组时考虑到了各个组员的特长,由专业知识过硬的组员通过巡河的方式开展现场检查;善于组织群众和群众沟通的组员负责入户调查,指导群众填写调查问卷;有着监测站工作经验的组员被分配给水质取样和检测的任务。”

在督查期间,每名组员的手机中都安装了一个叫做“黑臭水体专项督查系统”的APP。通过这个APP,组员们不仅能够获得黑臭水体的GPS定位、查询到每个黑臭水体在住建部和生态环境部的备案情况,还能手动在APP上记录现场检查的详细情况,包括水体是否黑臭、是否有漂浮物、水质是否取样、水质检测结果如何等。

群众的检验

公众评议成评估关键指标

值得一提的是,不仅专业的督查组成员需要回答这些问题,居住在黑臭水体附近的居民也要参与同样的测评。当然,这是来自群众视角的检验。

“你们好,我们是生态环境部和住建部联合派出的黑臭水体整治督查组。请问你长期居住在七里滩沟附近吗?能否配合我们做一项问卷调查?请拿出你的手机扫一扫二维码即可作答。”6月5日上午,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环境监察大队副大队长吴信智和两名督查组组员走进吕梁市七里滩沟附近的村庄和社区,开展入户调查。

这份名为《城市黑臭水体整治效果公众评议表》的问卷一共包括9个问题,包括是否在这条河附近生活或工作满两年,是否对这条河的治理情况有了解,能否描述这条河治理前的状况(选项包括“颜色异常”、“有难闻气味”、“河面上有大量漂浮物”、“沿河有污水流入”、“岸边有垃圾堆放”),对这条河整治情况是否满意等。同时,被调查者还要留下自己的详细住址和联系方式。

“按照部里的要求,一个黑臭水体要做至少100份调查问卷,这样能全面真实反映群众的意见。”吴信智告诉北青报记者。

七里滩沟是吕梁市区排查出的8条黑臭水体之一。面对最后一个问题,即“你对黑臭水体整治情况满意吗”,在附近居住了二三十年的冯阿姨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十分满意”的选项。

被问及为什么十分满意,冯阿姨告诉北青报记者:“以前这条河很臭,里面都是垃圾和废渣,尤其是一到夏天,我们回家时能不走河边就不走,有时候专门去绕远路。但是现在这条臭水沟被填埋了,看不到垃圾了,也没有味道了,所以我十分满意。”

而面对同样的问题,居民辛大爷选择了“基本满意”。在他看来,尽管七里滩沟属于季节性干枯沟,且在整治时铺设了箱涵,大多数时候看不到水。“但是一下雨,两侧山上的泥沙就会随雨水一起流到沟里,有安全隐患,希望能在两侧山上多种树,防止水土流失”。

无论是肯定意见还是否定意见,这些来自群众的意见都被记录在评议表中,作为督查组判定黑臭水体是否完成整治任务的关键指标。

  整治的进度

  今年9月至10月将对整改情况进行巡查

那么吕梁市的黑臭水体整体整治进度如何?

柏挺向北青报记者介绍,经督查组判定,2017年底吕梁市完成整治黑臭水体共计4条,占全部黑臭水体的50%,这个黑臭水体整治完成率未达到《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规定的2017年目标要求。

按照《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即“水十条”要求,2017年,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消除比例达到90%以上,各省、自治区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消除比例平均达到60%以上。

在督查组先期进行督查的太原市,黑臭水体消除比例为90%,达到了省会城市的目标任务。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太原市的黑臭水体整治不存在问题。“督查组在太原发现,部分水体截污不彻底,存在污水直排现象,部分城中村未建污水管网,种、养殖废水和生活污水直排河道,易造成已完成治理河段水体黑臭反弹。”柏挺说。

督查组的判定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可与山西省住建厅5月28日向督查组汇报的情况相呼应。山西省住建厅提到,虽然全省已完成国家下达的阶段性整治任务,部分水体达到初见成效、不黑不臭标准,但对标“长制久清”目标,仍有较大差距,河道生态修复、沿河环境综合治理和治污成果的巩固还有大量的工作。

那么,黑臭水体问题如何能得到根治?

生态环境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此前在生态环境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黑臭水体问题实质是污水垃圾问题,根子在于城市环境基础设施不合格。”张波说,今年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把黑臭水体整治作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标志性重大战役,而且涉水的5个攻坚战,黑臭水体整治打头阵,“我们要以黑臭水体整治为抓手,倒逼城市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加快补齐短板,改善城市环境质量。”

据介绍,今年9月至10月,专项行动将对交办问题的整改情况进行巡查,提出约谈建议;10月至12月,对问题严重的城市人民政府进行约谈,对约谈后整改不力的城市,开展环境保护专项督察。

而现在,第二批黑臭水体专项督查画上句号后,第三批专项督查即将启动。(记者 邢颖)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