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女子借邻居上千万拆迁款后留条失踪:我对不起你们

这几天,三堡家园里炸了锅,一个让大家目瞪口呆的消息传开:阿珍不见了!

阿珍是谁?为什么她的消失会引起轩然大波?

三堡家园是三堡村的回迁房,这里的居民手里多多少少握着些拆迁款,都是同村老相熟。原来,这个阿珍,正是凭借大家熟识的信任,向邻居们以各种理由借款,在上周留下一个字条后,举家消失了。

截至失踪前,大家尚未收回的本金可能超过千万元!

发小开口借钱

事发前都能按时收回利息

52岁的阿珍,一家六口住在三堡家园南区某幢1103。

2014年时,阿珍找到同村发小刘师傅“拉存款”——阿珍说自己儿媳的表哥在之江一家银行当副行长,需要拉存款完成指标才能晋升行长,钱是以阿珍的名义来借。

她给刘师傅开出的年息是7%到7.1%左右,借款周期一年,借款到账后,一次性返还一年利息。

刘师傅出于信任,同意开始投资。最早,投个十万二十万,都能正常收回利息。

“她说钱你可以拿走,也可以继续放我这里。续存的话我把下一年利息打给你。”刘师傅说,截至今年春节前,阿珍和她儿子小吴每次还本付息都很干脆利落。

“你也是来找她要钱的?”

老邻居碰面,才嗅出了不妙

今年8月9日,刘师傅有笔借款到期,就打电话给阿珍的儿子,他当时说自己在桐乡的服装厂出差,过两三天就把钱汇给刘师傅。

这个服装厂,小吴此前一直和刘师傅说,是跟人合股的,也以这个理由找刘师傅借过钱。

几天后,刘师傅再打给小吴已经找不到他,阿珍也随即失去联络。

刘师傅觉得奇怪,就上门去找这家人问个究竟。不料,他刚进单元楼,小区里一位女邻居就问道:“你也是来找阿珍要钱的?”刘师傅一听,嗅出了不妙……

赶来的邻居越来越多。

一位同住该单元的大姐回忆说,8月13日时,她目睹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拿着300万元的催债单上门,其中要求本月28日必须先还79万。

“我自己也是借了很多钱给阿珍,但当时阿珍说,‘这件事我可以解决掉,你不要把这事说出去。’”这位女邻居想了想,选择相信阿珍的人品,就没声张。

没想到,阿珍一家六口人竟举家失踪。

借钱理由五花八门

涉案资金或超千万

8月17日,众多受害者纷纷前往派出所报案。这时,刘师傅才发现,问题比他想象得严重。

“我知道阿珍一家人在借钱,我以为也就千把万,但是没想到借了这么多人……”

一位姓秦的阿姨说,阿珍一家人从三堡一带卷走的存款肯定不止1000万。

光是一位做小生意的吴大姐,手里就有总额200多万元的借条!

“我当时要一次性转账200万元,银行那里办不出来,阿珍就主动说,‘那叫我儿子帮你弄,他年纪轻弄得灵清’。”

小区里好几位80来岁的老太太,跟阿珍关系很好,手里掌握着全家的回迁款,都是上百万级别的,借给了阿珍一家人。

“阿珍当时就说,那个谁也把钱存我这,别的谁谁也把钱存我这。大家都把钱存他们那,而且认识这么久了,我就放松警惕了。”刘师傅说。

除了以亲戚银行拉存款为由外,阿珍一家人还曾以各种理由向邻里街坊们借钱:儿子服装厂进货、亲戚买房、新疆亲戚出车祸撞死人想私了、儿子的朋友有困难……

戏剧性的是,阿珍还多次叮嘱刘师傅说,“那种动不动就年息10%到20%的,都是高风险,千万别去趟这个浑水。”

阿珍是个怎么样的人?

邻居:人人都说她人品好

阿珍的离开,最难以接受的人无疑就是这些把她认作小姐妹,认作好邻居的当地居民们。

昨天下午,记者就在小区里,见到了和阿珍年纪相仿的宋阿姨、倪阿姨等受害者。

这些都已年过半百的居民,越是觉得阿珍及其家人彬彬有礼和值得信任,越是想不通,为什么她会突然选择卷款离开。

“阿珍这个人平时真的很好的。”这是很多人回忆起阿珍,都会说的一句话。

在外人眼里,阿珍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背景: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她曾经开过油漆店,收入不菲。“据说老公还开着涂料厂,赚了一千多万。”

宋阿姨说,阿珍平时做义工,会帮一些生病的人敲敲背,做做按摩。她钱也不收,每次有求必应。邻居也反应,阿珍的儿子坐电梯碰到人,还会手挡住电梯门,说叔叔阿姨你先进,大家都觉得这户人家很懂道理。

阿珍靠着大家的信任,用两种方法来要钱:一个就是理财投资,另一种就是私下里找人借,比如姐妹孩子车祸撞人要赔钱,有地方要周转资金。

大家都会用当面写借条的方式借钱给阿珍,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

人去屋空留下张纸条

写着 “我对不起你们”

好几天没能联系上阿珍,大家还以为她家出了什么变故,就让物业找来钥匙开门。

可开门的一瞬间,他们大脑一片空白。

除了一些家具,只剩下人去楼空。有人发现,地上还留了一张手写的纸条。那上面大致写着,各位亲朋好友,我对不起你们。

翻看阿珍的朋友圈,除了日常的一些短视频外,看不到多少关于阿珍和她家庭的内容。最早的一条朋友圈是她的照片,她留着烫过的短发,坐在一张办公桌前,笑意盈盈。

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位面相和蔼的人,从身边的兄弟姐妹这都拿走了一笔钱,哪怕侄女因病还在透析治疗。

几天前,阿珍所住的这层楼装上了监控探头。邻居说,这是社区里上周刚装的,一旦发现她回来了,大家马上就知道了。

直到采访的最后,倪大姐站起身,踱步一圈后回来说,“如果公安把她带回来了,我们也不会打她骂她,就想问问她,为什么要把我们的钱都拿走?可能,她也有难言之隐呢?”

记者从江干公安了解到,目前警方已对居民的报警进行立案,案件还在调查之中。

而“阿珍”一家人和他们带走的巨额资金,也还在追查当中。

(本文受访者均为化名)

黔讯网 来源:杭州日报  责任编辑: 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上千 邻居 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