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专家:全球生蚝养殖80%在中国 没必要进口丹麦的

对于“舌尖上的民族”,外国友人也深知投其所好。

4月24日晚,丹麦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发布了题为《生蚝长满海岸,丹麦人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的微博长文,称丹麦海岸遭遇太平洋牡蛎的物种入侵,把丹麦本土的limfjord生蚝也挤兑死了,当地人对此束手无策。

一夜之间,文章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被大量转发,仅该微博的网友评论累计已达13000多条。众网友如同听到了“生蚝召集令”,纷纷挺身而出, “派我们中国人去吃就好了。”

这条微博阅读量已超720万,丹麦生蚝“一夜爆红”

很快地,丹麦使馆官微上发出了最新的吃蚝线路和“攻略”——不得不说丹麦这招以食物诱惑实在是高。至此,有人醒悟了,认为这次的“生蚝事件”并不是一个意外,可能是一场精心的营销策划。

丹麦驻沪领馆一位丹麦籍工作人员米雅(化名)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丹麦人很少吃生蚝,因为价格很贵。”据介绍,在哥本哈根的普通餐厅,最高等级的limfjord生蚝每个要价约60丹麦克朗,折合人民币60元左右。

无论如何,漂洋过海去吃丹麦生蚝,必须叠加出行成本;而进口太平洋生蚝则不被业内人士看好。

拥有多年水产贸易从业经验的北京海桥市场推广有限公司创始人樊旭兵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中国就是太平洋生蚝的最大养殖国,生蚝通过贸易进入中国没有必要。

吃比其他干预方式更有效

尽管如此,网友戏言要漂洋过海去吃的办法,在专家眼里还真的可以解决生态问题。

食品专家、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朱毅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生蚝是一个很温和的物种,通常情况下,对当地的生态环境不会造成比较大的危害,也没有攻击性,相比其他一些入侵物种要温和很多。此前,学名中华绒螯蟹的大闸蟹在德国把堤坝都给破坏了,凶猛的亚洲鲤鱼能吃会“飞”,把美国的渔民吓得不轻。但是,生蚝确实会因为数量太多而挤压别的动物生存空间,破坏当地的生态平衡。

凶猛的亚洲鲤鱼在美国淡水水系几乎没有天敌

虽然网友是一句戏言,但朱毅表示:“吃生蚝确实可行,这不是一句戏言,而且目前看是最可行的办法。”

首先,当地可以发展旅游业,吸引更多喜爱吃生蚝的人来这里品尝美味,也可以让当地人形成吃生蚝的习惯,这些都有助于减轻生蚝泛滥的问题。

不过,朱毅仍强调食品安全:“吃之前首先要进行风险评估,这些太平洋生蚝是否适合成为人类的食物,重金属是否超标是最需要关注的问题,其次,致病菌、病毒污染也需要注意,最后,藻毒素污染等也需要确定是否存在,只有把这些风险都排除了之后,才可以引导当地或者其他游客来此吃生蚝。”

对很多人来说,生蚝生吃就可以了,但是一些潜在的病毒却难以杀灭。前段时间在一些区域爆发了诺如病毒感染,一般细菌可以通过加热方式杀灭,诺如等病毒就很难通过高温杀灭,而生蚝就是该病毒的最重要藏身地之一。

在朱毅看来,除了吃,也可以从生态角度采取其他干预方式减少生蚝的数量,但没有吃来的直接和快。

当然,也有人提出用药物杀灭的办法。生物学研究学者杨韵对第一财经表示,固然可以找到药物杀灭这些物种,但必须考虑因此而带来的一系列问题,首先就是生物可能产生的抗药性,其次是对整个环境带来的危害,而且用了药物之后,这些生蚝就不能再被食用了,这也是一个损失。

生蚝大国“没必要进口”

尽管生蚝肆意疯长破坏了海洋的生态环境,但是在中国人眼里永远都是“以食为天”,大多数人看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组团来一场‘蚝’游”。甚至有人提议丹麦政府出口生蚝,甚至乘势推出“生蚝签证”,让中国人去帮助欧洲北方人民解决困难。

多年水产贸易从业经验的北京海桥市场推广有限公司创始人樊旭兵告诉第一财经,生蚝通过贸易进入中国没必要。

他说,全世界生蚝养殖80%在中国,中国生蚝养殖的80%~90%都是太平洋生蚝,中国就是太平洋生蚝最大的养殖国。除非丹麦生蚝特别好,似乎没有太大必要进口到中国。“至于口味,丹麦的品种我没有尝过,生蚝口味并不主要取决于品种,口感主要跟养殖的水域有关。”樊旭兵表示。

在丹麦,最好的生蚝生长在北部日德兰半岛(Jutland Peninsula)一个叫做limfjord的峡湾区域,这种生蚝被誉为”生蚝皇冠上的明珠”,是全球不可多得的美食。

但让丹麦人气不过的是,近年来limfjord生蚝被前面所说的太平洋生蚝侵略了。

事实上,太平洋生蚝入侵已经不是近几年的事情了。早在上世纪90年代起,太平洋生蚝就已经入侵丹麦,并在瓦登海国家公园肆意疯长。瓦登海位于丹麦西南海岸, 2014 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从事科研工作的张文卓曾于2013年-2014年期间在丹麦奥胡斯大学攻读博士。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我读书的时候并没有怎么听说物种入侵,现在的形势似乎变得非常严峻。”

事实上,近年来,外来物种入侵的事件越来越多,最著名的要数美国的亚洲鲤鱼入侵事件。朱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背后的主要原因还是全球化带来的副作用,就好像这次丹麦生蚝危机,很可能是太平洋生蚝附着在船底来到丹麦的。

她认为,防范这些物种入侵,最好的办法还是防患于未然,在物种入侵之前或者物种还没有大规模繁衍的时候,就把问题控制住,不要等到不可收拾了再来亡羊补牢。

“蚝游”丹麦的兴起

丹麦峡湾出产生蚝,这也催生了丹麦旅游业的一种新兴业态——“生蚝游猎”,也就是类似于“生蚝海钓”的一种旅游项目。

据丹麦驻沪领馆负责贸易和旅游的项目经理塔提亚(Tatia)介绍称,过去“生蚝游猎”在欧洲游客中比较流行。欧洲人也认为生蚝营养价值高,是一种“健脑食品”(brain food)。

不过在500多年前,捕捉生蚝在丹麦被严格禁止,当时的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二世(Frederik II)就下令对违反法律捕捉生蚝者处以死刑。

尽管今年“生蚝游猎”被政府允许,但仍然受到严格监管。比如如果冬天太冷,过度捕猎可能会让生蚝的数量骤减。

正常的瓦登海滩涂景观

当然,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有游客帮助丹麦吃掉一点生蚝,既有利于经济发展,还能解决生蚝泛滥的环境问题。

塔提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因为此次的‘生蚝事件’,未来‘生蚝游猎’可能会在中国游客中引起巨大反响。”据丹麦领馆方面向第一财经记者出示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中国赴丹麦旅游游客在酒店每晚住宿的数量增长了42%。今年是中丹旅游年,预计2017年中国赴丹麦游客有望达到26.2万人次。

2015年,丹麦就出现过一个自封为“生蚝之王”的人沃斯(Jesper Voss),他当时就注意到瓦登海的滩涂上繁殖了上亿只生蚝,对环境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于是他就在退潮后,到海岸边去捡拾生蚝,做成美食。因为生蚝数量之多,当地因此也诞生了一批生蚝烹饪大师。

黔讯网 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 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