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9岁女孩卖菜寻亲:我病好了 快接我回家

20170227072250_0667767b0552aa7fff81aa1caaed0fdb_1

这些年来,黄婆婆依靠微薄收入和好心人救助,将毛毛的病治好

20170227072250_0667767b0552aa7fff81aa1caaed0fdb_2

毛毛帮黄婆婆卖菜,菜摊旁边的红色招牌上写着毛毛寻找父母的启事

汶川的阿牛,阿娟,你们在哪里?

●2008年出生不久被回四川的父母放在黄婆婆家门外

●原以为他们一周后就会返回,结果发生了汶川地震

●从此,毛毛的父母音信全无……

“只知道毛毛父亲叫阿牛,略瘦,30多岁,身高不到170厘米;而母亲叫阿娟,略胖,身高158厘米左右。”

从出生到如今9岁,女孩毛毛从来没机会跟父母主动说上一句话。2008年5月份,在广东出生不久,毛毛被回四川老家的父母放在同样打零工的黄婆婆家门外。原本以为一周后就会返回东莞,结果毛毛的父母、阿婆口中的阿牛、阿娟,回四川汶川老家8天后,就发生了汶川地震,毛毛的父母从此音信全无。

随后,黄婆婆的手机又不幸被盗,从此彻底失去毛毛父母的联系方式,黄婆婆也不敢再搬家,怕毛毛父母万一回了广东找不到人。

这些年来,黄婆婆依靠微薄收入和好心人救助,将毛毛的病治好,懂事的毛毛也帮年迈的黄婆婆卖菜为生,菜摊旁边的红色招牌上,写着毛毛寻找父母的启事。

通过互联网视频,毛毛告诉远方的父母:“你们以为我一直有病,现在我奶奶(黄婆婆)把我的病全部治好了,希望快点回来把我接回家。”

身世/

深夜将我放在老人的家门口现在我病好了,盼接我回家

东莞市塘厦镇往北走1.8公里,就是莲湖村。这个9平方公里的村上,常住人口不到2000人,而外来人口超过1.3万人,莲湖中心市场是一个重要的买卖菜集市。市场里,9岁女孩毛毛坐在街边的石坎上向前来买菜的人介绍着菜价,番薯叶、韭菜、木瓜的价格,毛毛比谁都清楚。她的身前摆放一张蓝色塑料凳,上面是她当天的作业,大多数时候,她都伏在凳子上做功课。

身边的一张红色牌子在寒风中尤其引人注目,短短百余字,却道出毛毛令人唏嘘的身世。“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回想2008年我病重时,深夜你们偷偷将我丢放在一位老人的家门口,现在我病好了,盼接我回家。”在启事最后写着,“我想爸妈,我想家,我想读书。”

2月26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抚养毛毛的当事人黄婆婆,黄婆婆透露,自己在东莞打零工时认识了毛毛父母,后来毛毛父母生下毛毛。

2008年4月,阿牛夫妇生下毛毛,女孩出生后体弱多病,去过几次医院。5月1日,夫妇俩接到家里人打来的电话,说家里老人身体不好,希望赶快回四川老家。“5月3日,俩人来到我住房的地方,说会赶回去处理再赶回来,想把孩子放在我这里,担心万一在路上(孩子)出问题。”黄婆婆当时没有同意,但借给夫妇俩500元路费。

“5月4日,我下班3点钟回家,发现小孩就在我家门口。”过了一周,黄婆婆接到阿牛阿娟夫妇打来的电话,“当时我骂他们,为什么言而无信?如果缺钱,我也可以借1000块。他们答应我,说家里事情已安排好,过一周就会回东莞。”

难点/

只知道父母小名联系方式也没了

但仅仅2天后,地震发生,阿牛阿娟夫妇再也没有打电话来,黄婆婆的电话后来也被偷走,彻底失去了对方的联系方式。

“我就特别担心,地震后一直祈祷,希望阿牛、阿娟一定不出事。”黄婆婆担心夫妇俩找不到回来的路,从2008年至今也没有搬过家,一直在阿牛、阿娟放下孩子的地方居住。

黄婆婆说,之所以一直找不到毛毛的父母,是因为黄婆婆根本不知道夫妇俩的真实姓名。黄婆婆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时打零工互相留下的都是小名,并没有他们的真实姓名。“只知道毛毛父亲叫阿牛,略瘦,30多岁,身高不到170厘米;而母亲叫阿娟,略胖,身高158厘米左右。”黄婆婆也没有留下阿牛、阿娟的照片。

地震后,阿牛、阿娟再也没有出现。曾经生病的毛毛也多次被黄婆婆送到医院,“曾经发烧到41度,嘴巴吐泡沫,医生让赶快通知家长。”黄婆婆耗尽积蓄,在周围好心人的帮助下,毛毛逐渐恢复健康,长到了9岁。

“我也慢慢岁数大了,孩子今后总需要有人照顾。一直以来,我都希望找到毛毛的父母。”黄婆婆透露,毛毛的事被媒体报道后,光是2月26日一天,就有3家媒体来,还有很多好心的志愿者送来米油,“我都一个个记下来,有些好心人不愿意登记,那我就不要(人家送的东西)。”

对于寻找毛毛父母,黄婆婆也做好了找不到的打算,“如果实在找不到,我就自己抚养毛毛,本来从1个月也养到9岁那么大了。现在很多人想要小孩,有人给我20万,我也不要,我一分钱都不要,担心对毛毛不好。”

寻找线索

川粤媒体将联手直播:孩子的爸妈,你们在哪里?

2月26日,成都商报记者也联系上汶川当地的公益组织。汶川县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欧阳海兵告诉记者,虽然十分同情毛毛的遭遇,但目前关于她父母的有效信息实在太少。

欧阳海兵同时表示,接下来组织准备向当地政府汇报毛毛的情况,同时联系本地电视台与报纸,尽最大可能帮助毛毛寻找到亲人。

如果你有相关线索,也欢迎拨打成都商报热线(028)86612222,或在微博上私信@成都商报,我们一起帮助毛毛找到爸爸妈妈。

对话毛毛

我想问,你们为什么以前不要我

记者:如果找到父母,你愿意跟他们一起生活吗?

毛毛:我愿意啊。

记者:如果找不到呢?

毛毛:我还是跟奶奶一起住。

记者:有什么想对父母说的话吗?

毛毛:我想问,你们为什么以前不要我。

黔讯网 来源:eastday.com  责任编辑: 推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东莞 父母 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