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求变”成明年法国大选关键词 左右派联手对决极右派或重演

“我将伸开双手欢迎愿意帮助这个国家发展的所有人。”法国2017年总统选举共和党候选人菲永在11月27日晚的胜选演讲中说道,“没有人会被未来更人性化、更加公平的法国所抛弃。”

27日当晚,法国2017年总统大选右派初选结果出炉。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Francois Fillon)以67%的得票率大幅胜出,击败了另一位前总理、现任波尔多市市长阿兰 朱佩,成为代表右派共和党竞选明年总统的候选人。

据法新社27日报道,朱佩也在第一时间祝贺菲永获胜,他表示从现在起将支持菲永当选总统。菲永获胜后,据法国两份民调显示,菲永都是明年5月入主爱丽舍 宫的最热门人选。

定居法国从事金融职业的华人邓先生对澎湃新闻表示,“菲永获胜后,法国人和当地华人的圈子都很激动,不少人都说明年总统大选的结果已经提前出炉。”

弗朗索瓦-菲永(Francois Fillon)

求变心理使得菲永突围

菲永在胜选演讲时表示,自己的胜利归功于“右派和中间派选民在我的纲领里看到了他们依恋的法兰西价值观。三十年来法国停滞不前,他要带领国家重新出发。”据《金融时报》28日的报道中分析指出,菲永将自己打造成了现有模式的改革者,体现了他将更多力量赋予总统职位的观点,这都与现在不受欢迎的奥朗德政府正好相反。

法国24小时电视台也在28日的报道中指出,菲永相信只有完全打破现有的政治生态才能获得最多数的支持,他的一切表态都围绕着这个宗旨。作为一个资深政客,他深谙变革之道。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法国问题专家宋卿对澎湃新闻表示,“菲永的经历和政策都给他加分。62岁的他从政经历丰富,担任过除总统以外法国几乎所有的重要职位,且他的政策可以说‘左右通吃’,经济政策上选用较为自由的撒切尔主义,希望通过休克疗法改革法国经济,而同时在社会安全政策上却仍坚持右派传统的保守路线。”

根据菲永竞选官网的信息披露,这位前总理确实结合了法国政治左右两派的政策规划。他提出自己执政后5年内将减少1000亿欧元的政府公共支出,结束法国每周法定的35小时工作制,放松政府对市场的监管。与此同时,菲永对移民和伊斯兰文化上却表示出反常的强势,他希望通过设立指标上限减少移民数量,并禁止在国外协同恐怖分子作战的法国人回国。

菲永此前还曾表示他不能容忍激进与煽动仇恨的伊斯兰极端文化,称自己将维护法国的“身份、语言和家庭价值。”

“国家经济萎靡不振,社会安全存在威胁是法国当前面临的两大问题。而社会党5年的执政并没有解决太多这些问题的政绩。”宋卿分析指出,“由此,在左派执政5年之后,法国人产生了求变与‘向右转’的心态,菲永的政策刚好迎合了选民的这两大心态,这无疑是使得他获胜的原因之一。”

前总理直接问鼎?

据《欧洲时报》28日公布的一份最新民调预测显示,在明年4月的总统选举中,菲永在第一轮会以26%的得票率胜出,居第二位的是法国国民阵线领袖玛琳娜 勒庞(Marine Le Pen),得票率为24%。随后是独立候选人马克隆(14%)、社会党现任总统奥朗德(9%)等人。

按照法国大选规定,大选会分为两轮进行,2017年4月23日的第一轮投票,菲永将和勒庞以及左派候选人一起竞争最后的两个候选人名额。选出的两位候选人再于5月7日投票角逐最后的总统职位。

“左翼代表着失败,而极右翼的勒庞代表了破产。”菲永此前如此总结自己的竞争对手们。

据法新社27日报道,在菲永发表胜选演讲的现场,已经有很多支持者高喊“总统”口号。但现实并不如很多预测说“菲永对阵勒庞”那么简单。由于今年一系列政治冷门频发,未来独立候选人和左派候选人对选情造成的冲击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邓先生对记者表示,“目前法国左派社会党内部还不确定会支持谁,许多政客担心因为败选而留下污点,也有不少人正在为下届2022年的大选做准备。”据法新社的报道中预测,现任总统奥朗德会有极大可能参选,力争为其所谓“历史最低支持率”正名。

除此以外,法国现任总理瓦尔斯也可能会在明年一月的左派初选中挑战自己的政治伙伴。此前跳出社会党而成为独立候选人的前法国经济部长马克隆(Emmanuel Macron)同样有可能成为影响选情的因素。

“渴望执政党的变化同样也是法国国民求变心态的内容之一,”宋卿认为,“左派没有强有力的候选人,且可能会面临选民条件反射性的排斥,因此对菲永构成的威胁不大。”

黑天鹅或将再次出现

法国24小时电视台在28日的报道中指出,除了左派以外,菲永将于明年面临极右翼勒庞的强大挑战,这位反建制派的候选人希望能够在法国的土地上复制“特朗普的胜利”。

据《欧洲时报》此前27日报道,菲永胜选之后,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表示,她一直认为明年总统大选第二轮最好的对手是菲永。菲永的纲领旨在“砸烂社会保障体制”,代表的是欧盟意志,“从来没有一个候选人在屈从欧盟的极端自由主义的号令方面走得像他那么远”。勒庞表示。

“法国和美国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定居法国的邓先生表示,“法国是一个城市化程度很高的国家,因此像美国那样存在城市农村分票的情况不会在法国存在。勒庞的支持者大都文凭不高,社会地位也不高,这点上与特朗普的支持者类似。”

宋卿对此则有不同的观点,“勒庞的支持者中也不全是草根出生,国民阵线的政客们都是精英。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草根精英都因当前法国局势而有所困扰,会出于理性考虑,投下使得自己生活的更好的那一票。”

“通常,外来移民的后代们都反对勒庞,我的法国同学中有不少人也担心勒庞如果上台的话会给法国社会带来的冲击。”在法国的中国留学生李想对澎湃新闻表示,“而菲永是萨科齐政府里最有能力的政客,他是右派中的温和派,所提出的政策左派和极右的选民似乎都能部分接受。”

《经济学人》杂志在27日的报道中分析指出了未来菲永面对勒庞的两大挑战。菲永同样对移民和伊斯兰文化持强硬态度,这使得这方面政策相同的勒庞要更加难以详细阐述自己政策主张中的不同因素,但是反过来也使得菲永难以成功从支持勒庞的选民中分票。此外,菲永能否获得左派选民的支持也有待观察。

“在法国的体制下,勒庞胜选的可能性不大。但却不容小觑,因为国民阵线确实已经赢得了一些地方选举的胜利。”宋卿表示,“菲永和勒庞的政策差别表现在对欧洲的态度上,勒庞希望退出欧元区的目标引得不少法国人担忧,这是勒庞本身政策的短板,同时也可能是菲永的优势所在。”

法国历史上左派支持右派的情况同样有可能在明年重演。《金融时报》在27的报道中分析指出,如果左派候选人第一轮淘汰,那么左派选民有极大可能转而支持菲永,2002年前总统希拉克在面对勒庞的父亲老勒庞时就出现过类似情况,最后希拉克以82%的高得票率获胜,而菲永与希拉克一样是被左派承认的主流政客。“国民阵线1995年进入总统大选最后第二轮时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非国民阵线的政治力量都会团结在一起,今年也很有可能重复上演这一幕。”宋卿表示。

“勒庞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原因之一是因为法国面临严重的难民问题,大街上的难民着实降低了法国人的安全与生活环境。”李想说,“如果左派右派也能就此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我相信我的同学们是不会去给勒庞投票的。”

根据法国最新的一份民调显示,在明年5月份的第二轮对决中,菲永将以67%得票率战胜勒庞,后者的得票率为33%。但讽刺的是,现在的热门候选人菲永在右派初选之初还只在民调中排位第三,落后朱佩和前总统萨科齐。在2016年全球政治“黑天鹅”频出的背景下,所有的民调与预测的可靠程度似乎都打了折扣。

“对于我来说,现在要做的,就只有静观其变。”李想说道。

黔讯网 来源:国际时事 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 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极右派 法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