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男子为救助植物人弟弟筹款百万 花光积蓄和借款

“照顾我的亲弟弟,这很正常,不算什么模范。 ”淮南市八公山区开发区淮丰社区居民孙方启说。 2008年,弟弟不幸遭遇车祸成为植物人,不久弟媳又突发心脏病去世,家中只剩下一个不满10岁的侄子。那年正是孙方启事业的好年头,当时的他正领着一批人在外承包建筑工程,事业风生水起,可沉默寡言的他,毅然把生意结束,接过弟弟家庭的重担,每天护理“植物人”弟弟。

6年来,孙方启对弟弟的照顾无微不至,弟弟的整个身体是僵硬的,全身没有知觉,更不知道配合,所以每天孙方启为弟弟翻身、处理大小便等。为了不让弟弟生褥疮,每隔两三个小时就要给他翻一次身,从来没间断过。弟弟没有知觉和意识,也就不知道主动吃喝,一日三餐,孙方启都要将食物用榨汁机搅碎,制成流食,然后再用注射器慢慢注射到食管中。夏季里,每天还要为弟弟擦身子、洗澡。弟弟的神经已经萎缩了,还要给弟弟做康复按摩。为不让母亲担忧,他从来没在老人面前提过苦和累,表面上还总是乐呵呵的。

孙方启为照顾弟弟不但结束了自己的生意,而且一直没有外出工作,一家人的生活全靠家里的几亩地和以前的积蓄。2010年,孙方启从电视上看到西安有家解放军医院,通过干细胞移植有希望治好他弟弟的病。他立刻带着弟弟到西安做了脑干细胞移植手术,效果不错但花费昂贵,一次就要10万元。 2011年,在第二次治疗的时候,他带着家里仅有的2万元积蓄,和老婆孩子及10岁的侄子一起前往西安治疗,直到钱花完才不得不出院。转眼到了2012年,需要第三次去治疗的时间了,孙方启再也拿不出钱来支付昂贵的医药费。为弟弟治病共计花费100多万元,不仅花光了他家中的所有积蓄,还花光了亲戚朋友借来的钱。 “弟弟虽然是植物人,但是兄弟间的亲情是割舍不断的,我要一如既往地照顾下去。 ”孙方启说。

 来源:中国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