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财经新闻 > 深度

郑州银行补血燃眉之急求助A股 成失信人不良率飚升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11月29日,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银行”)在证监会网站更新发布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郑州银行拟在深交所上市,拟发行股数不超过6亿股,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联席主承销商为招商证券和中原证券。招股书显示,郑州银行本次募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该行资本充足水平。

2015年12月23日,郑州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股票代码:6196.HK),是河南省首家、全国第十家上市的城市商业银行。股东方面,截至上半年末,郑州银行前五大股东分别为郑州市财政局、豫泰国际(河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河南兴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原信托有限公司及河南晨东实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9.22%、4.92%、4.7%、4.5%和4.25%。值得一提的是,中原信托持股比例由去年6月底的3.85%上升至4.5%。 

郑州银行在港股的日子并不好过,交投不活跃,每天成交经常只有数万港元,股价也长期徘徊在4港元左右。分析认为,港股市场估值偏低,对城商行股认可度不高,影响了郑州银行的资本处境。 

郑州银行在H股挂牌上市,不到一年,就提交了A股招股书。面对资本的快速消耗,该行拟通过A股IPO来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充实资本充足水平正在成为郑州银行最为迫切的首要任务。 

郑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连续两年半下降,2017年6月底达到8.61%,离8.5%的监管红线仅差0.11个百分点。“为适应未来业务发展需要,补充一级资本,本行拟境外非公开发行不超过8,000万股的优先股,募集金额不超过人民币80亿元。发行完成后,将按照有关规定计入本行一级资本。”郑州银行称。 

毕马威报告也显示,2017年上半年末,上市银行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2.44%,平均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16%,分别较上年末下降0.16%、0.23%。郑州银行今年上半年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8.61%,在银行业中垫底。 

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1-6月,郑州银行营业收入分别为42.55亿元、55.33亿元、78.36亿元、98.73亿元、48.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02亿元、24.63亿元、33.56亿元、40.45亿元、23.25亿元。 

郑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以及不良率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截至2013年末、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6月末,郑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3.31亿、5.83亿、10.40亿、14.57亿、16.80亿;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53%、0.75%、1.10%、1.31%、1.38%。郑州银行逾期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及零售贷款。招股书显示,截至报告期末,郑州银行逾期贷款总额分别为9.6亿元、18.75亿元、28.93亿元、51.03亿元、58.38亿元。 

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已连续三年半下降,截至2013年末、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6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25.54%、301.66%、258.55%、237.38%、208.84%。郑州银行表示,该行不良贷款总额持续增长,且不良贷款增速高于贷款减值准备增速,导致拨备覆盖率总体呈下降趋势。 

截至2017年6月30日,共计31户郑州银行股东所持该行股权进行了质押,涉及股份数1,514,770,969股,占该行股份总数的28.46%。其中,3户股东所质押的股份数量各自均超过该行股份总数的3%,2户股东所质押的股份数量均介于该行股份总数的1%至3%之间,其余26户股东所质押的股份数量各自不超过该行股份总数的1%。“本行质押股权股东人数较多、质押股份占比较高,虽质押股份数较为分散,但仍存在因股东已质押的股份被处置而导致本行股权结构发生变化的风险。”郑州银行表示。 

截至2016年6月30日,郑州银行的股本总额为53.2亿股,内资股股东户数共3087户。关于股东人数的情况,证监会此前在反馈意见中要求,保荐机构及发行人律师就发行人股东超过200人的情形,是否符合《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指引第4号》的要求发表意见并说明依据,同时根据《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指引第4号》的要求补充提供相关申请文件。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郑州银行及分支机构作为原告且单笔争议标的金额(本金)在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了结的诉讼案件共计37宗。而截至2016年6月30日,郑州银行及分支机构作为原告且单笔争议标的金额(本金)在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了结的诉讼案件共计8宗。一年内,郑州银行作为原告尚未了结的诉讼案件从8宗增长到37宗。 

据中国网财经报道,郑州银行报告期内遭到了三宗行政处罚,共涉及罚款142.22万元。此外,郑州银行还被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人,立案时间是2016年1月20日。 

值得注意的是,投资者报、长江商报以及中国网这三家媒体都报道了郑州银行被法院列为失信人。据《天眼查》显示,郑州银行被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人。据悉,郑州银行被法院列为失信人且有数百起诉讼产生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原因。 

针对上述问题,中国经济网采访郑州银行,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一级资本充足率接近红线 郑州银行“补血”迫切 

 

郑州银行总部位于河南省,成立于1996年11月16日,是在郑州市原47家城市信用社和1家城市信用合作联社营业部(以下简称“48 家城市信用社”)清产核资的基础上,由48家城市信用社的股东用经评估的原信用社的净资产作为出资,以及郑州市财政局和另外14家企业法人用现金出资,共同以发起方式设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 

历经郑州市商业银行等多个时期,2009年12月正式更名为郑州银行。截至 2017 年 6 月 30 日,该行设有共计 153 家机构(包括 1 家总行、10 家分行、141 家支行及 1 家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覆盖了河南省主要地区。 

截至2017年6月30日,郑州市财政局直接持有郑州银行股份490,904,755股,占总股本的9.22%,为该行第一大股东。第二至第十大股东分别为豫泰国际(河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河南兴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原信托有限公司、河南晨东实业有限公司、郑州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河南国原贸易有限公司、百瑞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河南正弘置业有限公司、河南盛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分别为4.92%、4.70%、4.50%、4.25%、4.05%、3.74%、2.16%、1.88%、1.88%。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达41.30%。 

据北京商报报道,提交A股招股书后近一年,11月29日,郑州银行更新了招股书申报稿信息。据最新披露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郑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跌至8.61%,距离监管红线仅有0.11个百分点,可以看出,郑州银行“补血”需求已较为急迫。郑州银行表示,本次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提高该行资本充足水平。 

除了一级资本充足率,截至今年6月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59%,较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2.08%,比年初上升0.32个百分点。不过据毕马威的统计,同一时间点,上市银行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2.44%,平均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16%,可以看出郑州银行这两项指标都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事实上,资本充足率低是郑州银行历来已久的问题,2014年末,郑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12%、8.66%。为补充资本需求,郑州银行选择了赴港IPO,并于2015年12月成功登陆H股。 

不良贷款逐年双升

 

郑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以及不良率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截至2013年末、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6月末,郑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3.31亿、5.83亿、10.40亿、14.57亿、16.80亿;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53%、0.75%、1.10%、1.31%、1.38%。

报告期内,该行的不良贷款中流动资金贷款和个人经营贷款占比较大,且增速较快。公司贷款方面,该行流动资金贷款的不良贷款占比最高。个人贷款方面,该行个人经营贷款的不良贷款占比最高,并且自 2015 年开始快速增长。该行公司不良贷款中制造业、批发零售业的占比较大,整体增速较快。 

郑州银行表示,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郑州市分支机构发放的贷款,主要原因是郑州市为本行最主要的经营地,该行的贷款业务绝大多数集中于郑州市,使得郑州市发生的不良贷款占比和增速均高于其他地区。此外,2016 年起,改行许昌市分支机构发放的贷款中不良贷款余额明显增高,不良贷款率上升,主要原因是许昌市个别制造企业出现经营困难,导致许昌市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显著增长。 

此外,郑州银行逾期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及零售贷款。招股书显示,截至2013年末、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6月末,郑州银行逾期贷款总额分别为9.6亿元、18.75亿元、28.93亿元、51.03亿元、58.38亿元。 

截至各报告期末,该行逾期贷款增长较快的地区主要为郑州市、许昌市、新乡市和南阳市。郑州银行表示,主要是面对经济下行趋势,上述贷款集中区域收外部宏观经济环境影响大,资金面受到一定程度的压力,部分借款人在报告期末出现临时性资金周转困难所致。 

拨备覆盖率连降三年半 

 

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已连续三年半下降,甚至在今年上半年全国中小银行有所好转情况下,仍跌跌不休。从可比数据来看,2014年年底至2016年年底,A股上市中小银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56.55%、234.43%、235.12%,2017年6月30日反而增长至249.65%。 

而郑州银行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6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25.54%、301.66%、258.55%、237.38%、208.84%。郑州银行表示,该行不良贷款总额持续增长,且不良贷款增速高于贷款减值准备增速,导致拨备覆盖率总体呈下降趋势。 

郑州银行表示,报告期内,该行不良贷款总额持续增长,且不良贷款增速高于贷款减值准备增速,导致该行拨备覆盖率总体呈现下降趋势。 

2017年以来,同行业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开始回升,与郑州银行变动趋势不同郑州银行表示,主要原因是该行贷款集中于河南省,当地经济回调较经济发达地区存在一定滞后,报告期各期该行拨备覆盖率均符合银监会拨备覆盖率不低于150%的监管要求。“本行拨备覆盖率呈现下降趋势并不会对本行的生产经营带来实质性影响。”郑州银行说。 

被法院列为失信人 607起诉讼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原因 

 

据中国网财经报道,郑州银行报告期内遭到了三宗行政处罚,共涉及罚款142.22万元。被罚的原因分别是:向借款人转嫁应由其承担的抵押房屋登记费;在发洗钱执法检查中,被发现存在客户先前提交的身份证明文件已过有效期19笔,客户代理存取款时未按规定留存存款人及代理人的有效联系方式1笔、开户资料客户信息登记不完整情况;开展个人房产贷款业务时向借款人转嫁应由其承担的房地产抵押评估费。 

据《天眼查》显示,郑州银行还被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人,立案时间是2016年1月20日。法律生效文书确定的义务是被告郑州银行于判决生效后10日支付原告周臣献代缴契税6981元、契税滞纳金4937,共计11918元。案件受理费一百九十八元,由被告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负担。截至目前,被执行人全部未履行。 

值得注意的是,投资者报、长江商报以及中国网这三家媒体都报道了郑州银行被法院列为失信人。

2017年5月份修订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显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期限为两年,被执行人以暴力、威胁方法妨碍、抗拒执行情节严重或具有多项失信行为的,可以延长一至三年。 

另外,《天眼查》的数据还显示,郑州银行还面临着超过600起法律诉讼,多起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债权人撤销权纠纷,还有一宗涉及银行卡纠纷。 

上述银行卡纠纷的具体内容为,自然人陈双勇在郑州银行办理了银行卡,但该卡在异地凌晨被取走了近4万元。根据法院判决,郑州银行未尽到保护存款人的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没有通过有效技术手段维护持卡人的资金安全,银行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但郑州银行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称,不过该上诉最终被驳回。 

长江商报也报道称,郑州银行607起诉讼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原因。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表示,这对郑州银行A股IPO进程或将产生影响。 

31股东质押28.46%股权 国兴贸易诉讼股权纠纷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共计31户郑州银行股东所持该行股权进行了质押,涉及股份数1,514,770,969股,占该行股份总数的28.46%。 

其中,郑州银行3户股东所质押的股份数量各自均超过该行股份总数的3%,2户股东所质押的股份数量均介于该行股份总数的1%至3%之间,其余26户股东所质押的股份数量各自不超过该行股份总数的1%。 

“本行质押股权股东人数较多、质押股份占比较高,虽质押股份数较为分散,但仍存在因股东已质押的股份被处置而导致本行股权结构发生变化的风险。” 郑州银行说。 

此外,郑州银行还披露了内资股冻结情况,截至2017年6月30日合计冻结比例达0.7910%。 

2017年3月,河南省国兴实业贸易公司(简称“国兴贸易”)向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股东资格确认之诉。 

郑州银行在2006年减资过程中未履行通知债权人程序,未取得被缩减股金及被核销股权的股东确认。被核销股权的股东之一国兴贸易(以下简称“原告”)向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股东资格确认之诉,诉讼请求如下:(1)确认原告持有本行250万原始股的财产所有权归原告依法享有(共计250万元);(2)由本行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截至招股说明书出具之日,根据河南省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分别于2017年5月2日、2017年7月10日、2017年8月17日出具的《民事裁定书》((2017)豫0191民初5855号、(2017)豫0191民初8897号、(2017)豫0191民初11795号),国兴贸易在河南省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依法送达交纳诉讼费通知后,未在7日内按照该法院通知应缴纳的数额预交案件受理费,又未在规定期限内申请缓交诉讼费。该法院裁定按原告撤回起诉处理。 

一年间,郑州银行作为原告尚未了结的诉讼案件从8宗增长到37宗 

 

未决诉讼及纠纷方面,郑州银行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2016年12月31日、2015年12月31日及2014年12月31日,该行及/或其子公司并无任何重大未决法律诉讼事项。

截至2014年12月31日,郑州银行尚有作为被起诉方的未决诉讼案件及纠纷,涉及索偿总额分别为人民币2,948万元。“本行根据内部法律部门及外部经办律师意见,根据所涉案件及纠纷的可能性确认预计负债。本行相信计提的预计负债是合理并足够的。”郑州银行称。 

郑州银行作为原告/申请人的重大诉讼、仲裁事项方面,截至2017年6月30日,郑州银行及分支机构作为原告且单笔争议标的金额(本金)在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了结的诉讼案件共计37宗。该等案件均属本行从事银行业务所引起的借贷纠纷或追偿贷款纠纷。 

截至2017年6月30日,该行及分支机构作为申请人且单笔争议标的金额(本金)在1,000万元以上的仲裁案件共计6宗,涉及标的金额(本金)共计1.33亿元。 

综上所述,截至2017年6月30日,郑州银行作为原告/申请人尚未了结的争议标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重大诉讼、仲裁案件共43宗。在本行作为原告的案件中,正常类2笔,关注类10笔,次级类16笔;可疑类9笔。在本行作为申请人的案件中,关注类3笔,可疑类3笔。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6年6月30日,郑州银行及分支机构作为原告且单笔争议标的金额(本金)在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了结的诉讼案件共计8宗。一年内,郑州银行作为原告尚未了结的诉讼案件从8宗增长到37宗。 

此外,郑州银行作为被告/被申请人的重大诉讼、仲裁事项方面,截至2017年6月30日,郑州银行及分支机构作为被告且单笔争议标的金额(本金)在100万元以上的尚未了结的诉讼案件共计2宗,案由分别为所有权纠纷之诉及储蓄存款纠纷之诉,涉及标的金额(本金)共计639万元。 

截至2017年6月30日,郑州银行及分支机构不存在作为被申请人且单笔争议标的金额(本金)在100万元以上的尚未了结的仲裁案件。 

港股日子不好过 郑州银行股价徘徊在4港元左右

 

H股并非郑州银行的上市首选。早在2011年,郑州银行就启动了上市计划,力争在2015年前实现上市。但随着监管层和市场投资者对城商行上市态度转变,城商行IPO的审批再次搁浅。

新京报曾报道称,2011年,郑州银行爆出了员工非法集资建房事件,加之当时城商行因异地扩张过快而受到监管层严格限制规模,各地融资平台贷款的潜在风险增加等因素叠加。监管层和市场投资者对城商行上市态度转变,城商行IPO的审批事宜因而再次搁浅,郑州银行的上市计划也随之折戟。 

“2015年上市”大限将至,郑州银行转战H股。 

2015年12月23日,郑州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发行价为每股3.85港元。截至当日收盘,郑州银行股价为4.02港元,较发行价上涨4.42%。 

其实,郑州银行在港股的日子并不好过,交投不活跃,股价也长期徘徊在4港元左右(最高6.2港元,最低3.36港元)。另外,由于港股市场估值偏低,目前郑州银行的市净率只有0.89倍。 

分析认为,港股市场估值偏低,对城商行股认可度不高,影响了郑州银行的资本处境。在H股挂牌上市半年多后,郑州银行就宣布回归A股上市,成为H股上市后宣布A股IPO间隔时间最短的地方银行。 

 来源:中访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