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财经新闻 > 财经

民工到金螳螂重庆讨要欠薪:没有合同约定 只是请他们帮忙

3月19日,和讯房产西南频道发布一篇标题为《上市公司金螳螂重庆欠薪背后的朱兴良“后遗症”》的调查报道,引起各大财经媒体和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

据《和讯房产西南频道》报道:2018年1月25日上午,一群民工举着“金螳螂公司拖欠万科悦府会所项目民工工资”的横幅在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公司重庆分公司(渝北红旗河沟嘉州协信中心B栋16楼)楼下讨薪。这次讨薪事件持续三年之久了,双方直到今天都各有说辞,金螳螂方面认为是“帮忙”不需要付工钱;民工方却说不,是对方迟迟不签合同等原因所致。

放眼整个金螳螂公司,毛利率地,收益增长率不高。其还陷入一个恶性循环,总资产中应收账款较大,回款风险大,坏账计提比例增加,导致资产减值,资产收益率不高。

另外,金螳螂旗下摊事公司频现高管离职,尤其在实际控制人朱兴良离职后,这背后是否透露出金螳螂团队管理的问题呢?

“只是请他们帮忙”

2018年1月25日上午,一群民工举着“金螳螂公司拖欠万科悦府会所项目民工工资”的横幅在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公司重庆分公司楼下讨薪。

据民工组长陈平陈述,2014年5月,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公司第十六分公司(下称十六公司)拟在重庆万科悦府别墅区租赁房屋用作办公室。彼时,时任十六公司总经理胡小军安排时任区域经理宋志安负责落实装修事宜。之后宋志安指定赵文明具体管理,十六公司施工员工为张新、陈木雄,班组为陈秀兰。

就这样,陈平跟其他十几名民工接到十六公司计划在万科悦府38-3(位于重庆最发达经济走廊—金开大道,是重庆著名的“富人区”,也是重庆中央别墅区的核心地段)修建休闲场所的项目。据悉,当时万科悦府项目租是的一个业主的房屋,目前因合同到期,业主已经收回。

耗时一年,2015年10月该工程完工结算,结算工作由十六公司预算员瞿双飞及上述施工员张新、陈木雄负责,合计民工薪水15.43万元。但至今三年未支付。

重庆民工提供的材料

在渝北区派出所的调解下,陈平跟金螳螂副总经理舒某顺利对接,最后达成一致拟于1月29日发放工钱,但是29日舒某并没有解决这件事。

据进一步了解,按照金螳螂的规定,必须要有合同才能走他们内部流程才能付款。金螳螂认为该项目没有上报,没有合同,不在其内部系统,因此不认可该债务。

3月7日金螳螂副总经理、管理者代表阴皓明告诉记者,因为该项目比较急,没有涉及费用,所以没有上报,“当时这个项目比较急,就请他们过来帮忙,并告诉他们这个项目完工后,以后就多给他们几个项目做,即15万工钱是不用支付的,用几个施工项目抵扣,他们是同意了的。一直以来,双方都是口头上协议,没有合同约定。”

“这个项目算内部活,属于先做后签合同那种,但在施工过程中我们多次找螳螂签合同,他们一直不签。”陈平补充道。

就“帮忙”一说,陈平愤愤说道,“帮忙做一两万的事还是可以的,帮忙做15万的工程是不可能的。如果免费做15万项目,再换来其他几个施工项目,就是行贿受贿行为了。但事实是我们一两万都没帮忙。他们是给了两个项目施工,我们做后没挣到钱,亏了。”

阴皓明认为,陈平等人讨薪闹事,是因为金螳螂只给了他们两个项目做,没有给他们更多项目施工,“后来十六公司调整后,加之双方情绪已经没有继续合作可能,就没有再跟他们合作,也再没给他们做第三个项目了。”

对于和讯的询问金螳螂方面舒丹拉黑了记者,十六公司现任总经理张钧拒接电话不回信息,金螳螂王姓副总裁不接电话不回信息。

 来源:中访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