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财经新闻 > 财经

任泽平:要解决中小房企和中小金融机构捆绑风险

文/专栏作家 任泽平

如果不理顺机制打破“刚兑”,即使现在清理完地方债,以后同样的问题还是会卷土重来。因此关键是建立机制,买单要买出效果。

任泽平:要解决中小房企和中小金融机构捆绑风险

任泽平:要解决中小房企和中小金融机构捆绑风险  

当前,地方债务风险和金融风险主要是机制问题而非规模问题。如果不理顺机制打破“刚兑”,即使现在清理完地方债,以后同样的问题还是会卷土重来。因此关键是建立机制,买单要买出效果。

2010年以后,经济增速基本呈现单边下行。自2016年以来,经济增速呈L型企稳态势,经济发展进入新的平台,这是一个时间窗口期,去杠杆成为一个宏观战略。在这一背景下,关键是要建立对无效投资的约束,推动高质量发展。而有效投资具有外溢性,即便成本略高也还是要鼓励,不能完全以市场评价收益。

很多金融问题的背后是财政问题,金融风险的背后是财政风险。2009年出现大规模融资需求,2010年宏观调控后,融资需求仍在但供给不足,加之2012年金融自由化,影子银行体系崛起。影子体系规模达几十万亿元,主要就是银行的钱,包括理财29万亿元,以及券商资管资金的几十万亿元。按照金融监管,金融机构不能给产能过剩的国企、地方融资平台和不达标的企业提供融资,而影子体系却可以向没有约束的融资行为提供融资。影子银行体系不是金融创新,它本质上是一种监管套利。可以说,金融问题和财政问题实际是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是国企、政府的预算软约束带来的问题。自2016年以来,券商资管新规不断出台,尤其在2016年下半年,监管层已对债券代持和委托贷款进行了全面清理。

基于大量调研,当务之急要解决的最大风险来自于中小房企和中小金融机构“绑在一起”的风险。金融监管加强以后,不仅货币和信贷收紧,影子信托、券商资管的体系也在收紧,中小房企既无法从正规金融体系融资,也不再能通过影子体系获得融资了,直接后果就是资金链断裂。例如北京的一家房企曾在2016-2017年大规模扩张,投资了大量的“商改住”,踩了政策的底线。它的负债成本很高,但现在不让推进商改住,房子不能卖,结果在无法获取银行贷款、信托又收紧的情况下,该企业资金链断裂,导致其房地产业务全部被冻结。

十次危机九次地产。目前全国股票市场价值50万亿元,债券市场有60万亿元,加起来110万亿元,而全国的房子加起来有300万亿元。2015年的“股灾”和2016年的“债灾”对中国经济都没有太大影响,然而房子是大事,尤其中小房企的杠杆率最高,会给影子体系业绩带来下行压力。但我认为商改住的问题并非无法化解,解决之策就是政府提供鼓励政策,让大的房企并购中小房企,这相当于化解不良风险。

影子银行“缩表”、去通道,其实就是金融行业“挤水分”。金融行业过去出现大量违规监管套利,机构赚了很多钱,现在应该有所收敛。影子银行体系面临大规模收缩的压力,因为它的业务确实不符合政策导向,它是在以钱炒钱,是资金“黑洞”。当然,私募、股权PE是真正支持实体经济的。“新时代的四大发明”一开始都得不到正规金融融资,都是靠风投,像摩拜单车、微信支付,这些都是中国的优势。

再过一年,美国的这轮经济复苏时间将在其经济史上创最长记录。为什么美国这次复苏时间目前在历史上排在第二位,真的值得我们好好研究。其原因在于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采取了宽货币、严监管的政策,没有暴露金融结构的脆弱性,因此走得比较长远。而在2008年以前美国的复苏是在宽货币、宽监管以及各种加杠杆下实现的。再看中国,2008年金融危机后,2012年我国出现金融自由化和宽货币、宽监管,以致带来大量的杠杆和影子体系。2016-2017年的去杠杆有利于经济增速L型企稳和新周期更加持续,也就是新的增长平台更健康、更可持续,而如果不去掉杠杆,它就是庞氏融资,会引发更大的问题。我们需要宽货币、严监管加上强改革的政策组合来化解金融风险。

(本文作者介绍: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曾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副主任、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分析师。)

 来源:中访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