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财经新闻 > 财经

莫开伟:地方中小股份制银行应不忘上市初衷

文/专栏作家 莫开伟

前两年,地方股份制上市银行扎堆上市,成了银行业上市的重头演,也是证监会支持重点行业。然而这些成绩傲人的银行,在短短两年内业绩就大变脸。为何会如此?该如何敲打这些企业才能令其不忘初衷回归正轨?

据媒体披露,1月19日,杭州银行跌0.25%报收11.85元,该行上市之初,2016年11月2日创下30.29元高价已成追忆。彼时,杭州银行市值高达791.9亿元,而此时市值则已蒸发了357.6亿元(1月20日中国经济网)。

前两年,地方股份制上市银行扎堆上市,成了银行业上市的重头演,也是证监会支持重点行业。据证监会披露数据,截止2017上半年,沪深两市在排队上市的银行数量为13家,除前述3家外,其余中小银行排队状态均为“已受理”。其中盛京银行、兰州银行、青岛农商行、苏州银行、青岛银行及郑州银行拟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哈尔滨银行、徽商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西安银行、长沙银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江苏紫金农商行则计划在上交所挂牌交易。曾经地方中小股份制上市银行被寄予重望,全社会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可加大银行蓝筹股比重,为中国A股注入新鲜血液并提高活力,也给广大投资者带来更多的“真金白银”。而且,这些地方中小股份制银行能够上市,在当时都是业绩非常骄人的,也被全社会一直看好。

然而时间才仅过去不到2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业绩就大变脸,实在让人感到失望,也让人感到惶恐。照这样下去,这些地方中小上市股份制银行的股票还有人敢买吗?他们还能立足A股市场吗?尤其,往后地方中小股份制商业银行IPO申请还能受到证监会的青睐吗?结果不言而喻。

而时下地方中小上市银行股份大跌,据披露不外乎三方面原因:一方面,社会责任意识淡薄,忘记了服务实体经济的初衷,为了局部利益,不惜打监管政策“擦边球”,遭到监管部门的严厉处罚,不仅影响了经营业绩,也使社会声誉和形象受损。

如杭州银行于2016年10月登陆A股市场,自其上市后至今,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未经授权查询企业信用报告、文件复印件变造、授信业务中没有及时发现和揭示虚假资料等违法违规行为共计收到13张分别来自央行、税务局、外管局、银监会的罚单,罚款总额高达587万余元。且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因个人消费贷款资金流入股市、虚增存贷款、贷款“三查”不到位、办理未发生现金转移的存取现业务等违法违规行为被当地银监局罚款人民币140万元。

最为严重的是,2017年9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两则监管公告,杭州银行副行长江波及公司监事陈显明多次违规交易自家股票,对上述两人分别予以监管关注和通报批评。而且,还有些地方中小上市股份制银行不务正业,存在资金空转套利、将信贷资金投向泡沫产业领域等问题,有些可能至今还没缩手,这是很危险的经营举动。

另一方面,经营管理没有跟上,导致不良贷款双升,忘记了做大做强、给投资者更多回报的初衷。数据显示,杭州银行2011年至2017年9月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7.54亿元、14.82亿元、20.59亿元、23.5亿元、29.37亿、40.04亿元、44.82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59%、0.97%、1.19%、1.20%、1.36%、1.62%、1.60%。

上市之后不良贷款及不良贷款率不降反而节节攀升,这其中原因除了客观经济形势疲软影响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风控制度缺陷、风控能力和水平跟不上,信贷管理模式依然沿袭上市之前老一套做法,导致不良贷款双升;且业务转型缓慢,中间业务跟不上,在与其他金融机构尤其是新兴互联网金融业态竞争中丧失优势,渐渐走下坡路。

再一方面,业务盲目扩张严重,资产质量不高,盈利能力不强,忘记了稳定经营发展的初衷,使经营陷入十分被动局面。杭州银行2011年至2017年9月营业收入分别为75.13亿元、97.88亿元、97.75亿元、110.18亿元、124.04亿元、137.33亿元、102.0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6.91亿元、35.58亿元、37.99亿元、35.11亿元、37.05亿元、40.20亿元、36.66亿元。但盈利水平相对其资产规模扩张速度实质却呈下滑之势。由于利润下滑,资本充足率也呈下降之势,抗风险能力有所下降。

杭州银行2011年至2017年9月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21%、12.46%、11.05%、12.12%、11.70%、11.88%、12.71%。其中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16%、9.52%、9.12%、9.19%、9.45%、9.95%、9.13%,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12%、9.19%、9.45%、9.95%、9.13%。按照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到2018年底,我国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由此可见,杭州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即将触及监管红线,亟待“补血”。

而且,可以预测,往后像杭州银行这种经营业绩走下坡路、经营风险正在变大的地方中小股份制银行还会增多,这种情况需引起监管层及地方中小上市银行的高度重视。如果依然对这种情况漠不关心,或对存在的问题轻描淡写,那往后地市中小上市股份制银行就都有被A股市场淘汰出局的危险,这绝非危言耸听。

就目前而言,应在三方面“敲打”地方中小股份制商业银行,让其消除不务正业倾向,不忘上市初衷,将经营重心转向到实体经济上,与一切违法违规经营行为绝缘。

一是加大监管力度,证监会应对已上市中小股份制银行经营业绩加大考核力度,对其制定上市经营业绩考核目标制,设立市盈率、分红率、利润增长率等考核指标,对达不到要求,第一年对其高管进行诫勉谈话,第二年戴帽,第三年勒令退市,消除上市一劳永逸的倾向,确保银行股上市活力。银监会亦应加大监管考核力度,设定盈利增长率、不良贷款控制率、违规违法率、资金投向实体经济比例、资本充足率及拨备覆盖率等指标,对不达到要求的,在积极督促其加强经营管理、夯实内控机制之后,仍不见明显好转的,应向证监会建议将其摘帽退市。

二是地方上市商业银行就彻底转变经营理念,消除形式上上市了、而一切经营管理水平仍停留在非上市时期的旧有管理现状,严格按照上市银行要求构建好公司治理机制,摆脱行政管理的窠臼,让各个层面切实发挥上市银行的治理作用,有效消除经营管理漏洞,不断提高经营风控水平和能力,彻底堵塞各种经营管理上的空间,拼发出经营向好的活力,激发内生发展的动力,充分调动各个层面的经营积极性、主动性和灵活性,形成齐抓共治的良性经营发展态势,将地方中小上市银行推上新的发展平台,拓展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三是提高守法合规经营意识及自律意识,做社会责任的忠实践行者。将一切投向资产泡沫领域的资金收回,消除追求高额投资回报及监管套利等经营倾向,让资金全部回归实体经济领域;消除一切经营风险隐患,为降低不良贷款双升夯实基础;并大力推进业务转型,尽快由传统存贷款业务向中间业务转型,大力降低各种服务收费,提高普惠金融服务程度和水平,为破解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困局做出努力;且这么做也可促使地方中小股份制银行提高获客能力,稳定优质客户,提高在激烈市场竞争中的获胜能力。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中访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