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美酒

维维股份剥离贵州醇 跨界多元化折戟

屡经努力之后,维维股份的白酒战略还是宣告失败了。

6月27日,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负增长的维维股份对外宣布,拟将所持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下称“贵州醇”)55%的股权作价2.75亿元转让给控股股东维维集团,从上市公司剥离。

在维维股份白酒板块下,还有曾经产销规模连续7年位居湖北第一的湖北枝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枝江酒”)。不过,自从2009年被维维股份收入麾下后,这家酒企同样未能成全维维股份的白酒美梦。从2012年开始,枝江酒的营收便开启了连续下滑之路。

业绩颓靡的酒业只是维维股份多元化经营失利的冰山一角。上市16年以来,维维股份先后涉足了乳业、房地产、白酒、生物制药、茶业、煤矿、粮油等多个领域。在其狂飙突进的多元化发展路径背后,维维股份进军的业务却几乎无一不以惨淡收场。

这带来的后果便是维维股份整体业绩表现难言理想。近三年以来,维维股份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下滑,至2017年,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约0.86亿元。与此同时,维维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却一路飙升,由2013年的53.88%升至2016年的61.51%,2017年虽有回落,但仍高达60.15%。

关于维维股份跨界经营的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了维维股份董秘,但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酒醒”

2003年前后,白酒行业进入“黄金十年”。眼看着白酒发展如火如荼,从2006年开始,维维股份便踏上了一条跨界酒业的道路。

2006年11月份,维维股份以8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江苏双沟酒业38.27%的股权,收购完成后,维维股份成为了双沟酒业第一大股东。2008年3月份,维维再次增资双沟酒业,持有股份增加至40.59%。2009年8月,在双沟酒业连续三年盈利的情况下,维维股份于以3.98亿元的价格将其售出。

初步尝到“饮酒”甜头的维维股份决定继续并购酒企。2009年,维维股份以3.48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枝江酒51%股权。2013年,维维股份出资3.57亿元收购了贵州醇。

从后面看来,无论是枝江酒还是贵州醇,都没能再延续双沟酒业的成功。

维维股份的历年年报显示,自2012年被收购后的这5年,贵州醇持续亏损,年净利亏损额最高达8822万元。2018年一季度,其净利润继续亏损682.71万元。

从2012年开始,枝江酒营收也接连下滑。公开数据显示,其历史高峰期2011年营收为19.99亿元,2012–2017年营收从15.59亿元滑至5.19亿元。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白酒行业极其依赖企业的历史资源,资本介入后为了强化管控,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人事层面的调整,而这往往会打破原有内部的关系,从而造成企业对原有经销商体系的控制力下降。

事实上,贵州醇也的确一度出现高层闪退的现象。在2017年,原洋河高管李风云在就任贵州醇董事长一职仅83天后便迅速离任。当时有媒体报道称,李风云离职原因是“前期维维股份给团队的股权承诺无法兑现”。

维维股份在转让贵州醇的公告中表示:“此项关联交易是根据维维集团和公司发展的总体战略规划做出的,所得款项主要用于补充维维股份生产经营所需流动资金,交易完成后维维股份将取得转让收益4900万元,对当年利润有一定影响。”

“剥离贵州醇,很明显的就是因为它持续亏损。”蔡学飞表示,企业跨界做白酒需要注意两点,一是尽量保留原有的经营团队;二是要有长线持有的意识。“短线投资的短视行为,很有可能透支企业的品牌和资源,带来恶劣的结果。”

跨界

白酒仅仅是维维股份跨界经营不佳的其中一个缩影。事实上,以豆奶起家的维维股份还涉足了乳业、房地产、白酒、生物制药、茶业、煤矿、粮油多个领域,却几乎均以失败告终。

2000年6月,伴随着“维维豆奶,欢乐开怀”这句响彻大江南北的广告语,维维股份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当时中国食品饮料行业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

此后不久的2001年,维维股份便挥师进入乳业。当年,维维股份成立维维乳业公司,并组建维维六朝松面粉公司。之后,维维股份又先后耗费巨资收购珠江特区牛奶公司、新疆呼图壁怡然乳业公司、武汉香满楼乳业公司等。然而,由于牛奶市场高度集中,早已形成伊利、蒙牛和光明三巨头垄断之势,维维乳业在激烈的竞争下举步维艰。

维维股份也曾试图进军房地产业。2007年9月,维维股份发布公告,计划与中粮地产共同注资成立中粮维维联合置业有限公司,参与徐州新城区的开发建设,但未过多久,这场联姻便宣告终结。

在多元化的道路上,维维股份还曾于2008年出资1000余万元与同济大学教授合作成立生物技术公司,计划研发生物制药项目,但最后因种种原因半途而废。

2011年,维维股份收购了一家煤化工企业,但也惨淡收场。2013年,维维股份又跨界茶业,以7650万元现金收购了湖南省怡清源茶业有限公司51%的股权,然而近几年,这家茶企的盈利也并不尽如人意。

企业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认为,维维股份的问题在于主业不强,副业又分散了精力。“这么多年维维股份都犯了一个战略失误,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徐雄俊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频繁跨界背后,维维股份的豆奶粉主业却惨淡经营,上市16年来业绩徘徊不前。据维维股份上市时的招股说明书,维维豆奶销售额在1997年时达到峰值13亿元,市占率一度在70%左右,但其豆奶毛利率从2003年中期起不断下降,2007年末时跌至近年最低点15.77%。

与此同时,豆奶这个品类也迎来了诸如伊利、蒙牛、达利食品等众多入局者,行业竞争正在越演越激烈。

徐雄俊认为,豆奶这个品类前景广阔,比起跨界,维维股份更应该集中精力做好豆奶产品。

回归

也许是意识到过去的精力过于分散,维维股份近几年终于宣布要回归主业。

2016年,维维股份提出“大农业、大粮食、大食品”战略。当年,维维股份发布了关于“维维乳业有限公司拟股权转让所涉及的维维乳业有限公司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评估报告”的公告,意味着维维股份退出经营了十几年的乳业。

之后,维维股份又多次兜售资产。2017年9月,维维股份子公司维维创新投资,转让了无锡超科食品公司10%的股权,增加净利2800万元;2017年12月,维维股份转让子公司枝江酒业持有的湖北银行股份,总价1.1亿元。转让贵州醇,被认为是维维股份最新的“瘦身”动作。

“维维股份业务过于多元,盘根错节。如果是它通过努力也做不到行业数一数二的业务,就应该全部关停并转让。”徐雄俊表示。

不过,从目前看来,维维股份的产业版图依然庞杂。

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剥离不良资产仅仅是维维股份纠错的第一步。维维股份未来的发展,还要取决于它的整体布局和中长期战略的落地情况。

 来源:中国酒业新闻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维维股份 贵州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