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美酒

泸州结义、宜宾结盟 茅台、五粮液、汾酒要引领三香分天下?

7月4日,继年初宜宾市政府、五粮液集团领导带队造访茅台之后,五粮液以“地主”身份迎来了遵义市政府、仁怀市政府、茅台集团的回访考察。双方就两市、两企的交流合作再开发展座谈会,并签订了三份市级层面的战略合作协议。

上半年,茅台集团实现销售收入450亿元,五粮液集团实现销售收入475亿元……代表着白酒行业最高规格的“聚会”,千亿对话、铁腕领袖、产区竞合成为李保芳与李曙光昨日见面最为耀眼的标签,而“隔空喊话”李秋喜,极有可能呼唤出了新时代当之无愧的全新格局。

一年轮回、两天两地,李保芳竞合战略“落子”宜宾

与去年以党委书记身份率队走进川南不同,此次李保芳身上多了一个董事长的身份。“两进川南”,从党政思想到战略战术,这一回合李保芳带去的“礼物”显然更厚重也更加务实。

根据李保芳的行程,7月3日与张良、汪俊林聚焦三大议题“品质与品牌塑造”“行业兴、企业兴——携手共谋发展”“中国白酒金三角”进行问答。然而,“三方会谈”更多是意识形态、理念思想的碰撞,暂时也未敲定具体的合作措施。显而易见的是,李保芳造访泸州更多是“探班”的味道,旨在推进一衣带水左邻右舍的理念融合。

而对于升级待遇的宜宾来说,以茅台、五粮液两大核心企业直接促进的《遵义市 宜宾市旅游发展合作协议》《遵义市 宜宾市 物流发展合作协议》《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 宜宾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园区合作协议》三份协议的签订,标志着加强白酒产业合作、合力促进双方千亿目标的实现、合力打造世界著名白酒产业核心区、共同提升中国白酒产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共同争取产业政策扶持、通过两个名酒品牌的强强联合携手推进“两市、两企”更好更快发展的战略措施细化落地。

事实上,自2015年赴任茅台,李保芳对于走访考察来推进竞合这件事便乐此不彼,京东、洋河、汾酒、古井、郎酒等勾勒出了李保芳的“外交足迹”。在洋河,智能化立体仓库值得茅台“学习”,李保芳实为“取经”;探访汾酒,与清香老大对话,李保芳是“投石问路”;再到此次回访五粮液,双方敲定合作细节,李保芳与李曙光直接“结盟”。

李保芳“朋友圈”结义多,即兄弟友好单位的互动串门;但结盟的少,而这次走进宜宾,就是李保芳在竞合方面真实的“落子”。

值得注意的是,自此会面后,茅台、五粮液就未来交流合作座谈的持续深化提出规范性建议,双方将以轮流坐庄的形式每年定期召开一次合作交流座谈会,总结上一年合作成果,研究下一步合作方式,明确合作类型,共同搭建两地党政领导及有关部门互访沟通、交流合作的平台。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宜宾结盟”对“竞合”的标本意义

“从消费层面来看,消费升级,高品质需求在增加,同质化产品在淡出;从行业竞争来讲,此消彼长的挤压式增长在加剧,竞争无可规避;从产业层面来讲,持续看好的背后逻辑是向名优酒集中、向优势产区集中。”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行业观察人士指出,以上三大因素构成了产区竞争、品类竞争以及定位竞争。

他表示,产区对于白酒来说处于初级因素,彼此构不成直接威胁;品类领域里,同品类、相近体量、相同市场的企业之间有着难以规避的竞争,比如川酒中的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剑南春等,浓香川酒与绵柔苏酒的竞争。

中国白酒金三角举旗多年,从最初的“川酒六朵金花”的热情拥抱到现在的“同台频率”的锐减,白酒竞合的道路并非一蹴而就。再加上白酒市场挤压式增长,短期内难有所建树。因此,李保芳采取的“泸州只结义,宜宾来结盟”的选择性竞合,在新时代具有极高的战术参考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每当论及竞合,行业有不同声音,但多数产业、甚至从参与国际竞争来看,只有通过整合来实现竞合,通过规模化、集团化才能参与到更高境界、更大市场、国际舞台的全面竞争。

李保芳站在茅台这座世界酒业的“珠穆朗玛峰”来谋划竞合,选择性在宜宾的“落子”足以给酒业打造一个竞合样本。更值得一提的是,李保芳、李曙光“隔空喊话”汾酒李秋喜,新时代白酒版本的“三个火枪手”“三大香型盟主”的联手,这样的结果对于整个国际酒水市场来说,显然就是战斗力最强的部队。

盟主“主和不称霸”,酱、浓、清三香可分天下?

按商业规则理论,眼下的白酒市场格局自然也只是高潮迭起前的预热。一二梯队名酒无所束缚,三四梯队也有机可乘,双方在自由竞争的市场蓝海目前偶尔还能来一场你来我往的对手戏。然而,未来格局的迭代,可能便源自于李保芳的主动求变。

李保芳带给了行业一股新风,那就是“主和不称霸”,对应“三李”的酱、浓、清,本就是历史上的三大主流消费香型白酒,各为其主。

现在问题来了,对于“宜宾结盟”的喊话,汾酒李秋喜会“接招”么?

先看看汾酒的高层声音,在山西一次酒业峰会上,汾酒常建伟、汾阳王董事长王再武、酒仙网郝洪峰“会师”,不约而同唱响“清香命运共同体”。而今年,李秋喜点燃“行走的汾酒”这把火,同时,他也在“策动”河南宝丰酒业董事长王若飞 ,并可能于不久之后同时在成都站台“行走的汾酒”这场活动。

显然,“清香盟主”李秋喜也在构建清香品类的“朋友圈”,而根据快讯君独家获悉,王若飞同样也希望清香白酒抱团发展。因此,大清香在李秋喜的举旗下向新时代走来,“二梯队”势力也正在提升加速度。

酱香方面,李保芳前不久带领茅台、习酒、郎酒、国台、钓鱼台集体“寻根拜水”,通过赤水河生态公益来圈定酱酒“二梯队”,而在酱香大风口下,以朝圣茅台的三梯队也在不停地壮大。

而在浓香领域,以五粮液为领头羊,泸州老窖、洋河、剑南春、水井坊、舍得都是贴身肉搏者,“一梯队”“二梯队”天然具备。如果“三李结盟三香”,并带队二三梯队形成高中低的全面竞争和合作,其它品类与中小型企业势必将陷入夹缝中求生存的局面。而随着“香型寡头的结盟运动”加速,除了整合还有联合,再有资本的力量,酱、浓、清“三分天下”也不是没有可能,结果就是竞合下的割韭菜运动来了。

有趣的是,同为省经信委“空降”酒企,李保芳、李曙光的个人经历具有极高的相似度,李保芳、李曙光长期与地方民生经济发展打交道,二人身上“锐意进取”“强硬果敢”“改革创新”的精神属性也比较接近。

而另一边,当习惯“临危受命”的李秋喜签下军令状后,汾酒完成了接近极致的团队作战,事实也证明李秋喜是一位出色的指挥官。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在隔空喊话李秋喜之后,酱、浓、清结盟似乎也是大概率事件。

 来源: 中国酒业新闻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