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科技 > 正文

美团凭什么可以估值600亿美元

牢牢盘踞互联网第二梯队的TMMD,因为其仍然保持“独立发展”的现实处境,每每都让人有一种拂开面纱一睹真容的冲动。繁华的背后究竟是强劲的心脏还是不堪的败絮,上至利益相关的投资人,下至互联网圈的广大看客们,无不想把他们扒个精光。

u=2898934855,3958061866&fm=11&gp=0.jpg

互联网热钱遍地撒的时代告一段落了。曾经咬牙前行许久,以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巨人们,大都有了歇一歇的打算。小米和美团的IPO计划板上钉钉后,另外两家想必也心思颇动,只是一个业务的碗尚未端平,另一个更是处在红色凝视的悲惨阴影下,渴望真相的我们可能还需要等待不短的一段时间。 

而回过头来看两家已经走在上市“体检”流程中的巨头——小米和美团,一些共同的真相显现颇有些水落石出的味道。同样是港交所上市前夕,同样是整个互联网大集团军中姣姣的营业额与订单量,同样是渐趋扩大化的亏损和巨额的公司负资产,同样是向资本市场贩卖着“未来更强大”的亚马逊式愿景故事,同样是互联网老兵带队,且手下干将林立的高层班子,不过尽管有着诸多的相似,美团的业务逻辑显然有着在面对资本时不可粉饰的劣势。

估值与亏损的良性发展态势

第二梯队的互联网企业还难以承受市盈率这一通行指标的评价之重。在可预计会长期亏损的前提下,这一梯队成员面对资本质询的统一说辞都是规模化效应,边际成本的迅速降低会让营收曲线迅速转入正规,并可以在一个可预期的时间点完成亏损和盈利的切换。这一模式由亚马逊创始人兼CEO贝佐斯早在上个世纪就已经提出,而资本游戏盛行的中国市场环境下,国内的创业者和资本开心地唱着双簧戏,接盘侠们则默默交着巨额智商税。而从外面视角看来,这一切又是如此的和谐与繁荣。

丑媳妇终究是要见公婆的,交易所背后的资本方都是一帮嗜钱如命的顶级猎手,美团如今披露的综合损益表,对比同期走在上市流程中的小米,以笔者来看,是更胜一筹的。美团与小米2015-2017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0/668亿元,130/684亿元,339/1146亿元,单纯从营收的增长速度看,2016年度发展不顺的小米已然落了下风。考虑到小米在国产手机市场未来可能面临的压力,以及美团点评新业务只占6%营收的增长潜力,这或许是美团之所以敢以小米三分之一营收的体量,而想要拿到与小米几乎相同市值的原因吧。 

把净亏损数字放上去之后,事情就更加有意思了。在排除掉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计量影响后,美团与小米2015-2017的净亏损分别为40/3亿元,54/19亿元,28/54亿元。结合前面的营收数字,比较通俗的解释是:2015-2017年度,小米每销售一台1000元的手机,对应的亏损分别是4元、28元和47元,而美团每达成1000元的订单,对应的亏损分别是1475元、415元和83元。尽管美团的绝对亏损指数要高于小米,但是整体下降的趋势让人颇为惊喜。综合考虑美团在新业务尤其是被商业模式验证过的出行业务领域的布局,未来亏损的收紧趋势乐观。反观小米,2016年的成本攀升主要来自OV崛起的市场竞争,2017年度则与小米加大网络营销资源的投入不无关系。在如今虎狼环伺的国产手机市场,小米未来的亏损营收比可能仍然保持涨势。

专注B端,服务为王

尽管如今的美团已经是业务线复杂的庞然大物,然其本质的发展逻辑脉络主线无比清晰,即是B端的优秀经验和极致服务运营。从团购/电影到美食周边再到外卖甚至到打车,美团的商业逻辑始终牢固以B端作为支柱,围绕其建立其纷杂的业务形态。可以说除了纯B2C性质的电商以外,美团几乎涉足了所有BC属性兼具且订单频次超高的领域。

能做出饭否这样的社交产品,充分说明王兴是有用户心理洞察力的。而这样的一个人闯入到纯商业领域,自然驾轻就熟到甚至于能力溢出,这一点从美团外卖的成长之路上已经得到最好佐证。2013年11月上线的美团外卖,彼时面临着老大饿了么的强势俯视,而出人意料如今众人皆知的结果是,依靠强大的B端商家BD能力和烧钱大战,美团外卖如今硬生生打下了外卖市场58%占比的江山。

从外卖之后的业务领域开拓,无论是战略布局的共享充电宝、小象生鲜还是为了拉升市值而进军的打车业务,基本逻辑上都是很强的B端属性。唯一显得异类的是27亿美金收来的摩拜单车,这样一个产品驱动基因极强的公司与美团气场初看起来似乎并不和谐。但联想到之前王兴在公开讲话中提到,“看起来我们什么都做,但实际上我们只做一件事”,而这件事就是王兴所定义的互联网时代下的出售服务的电子商务平台。在此逻辑下,摩拜这样去B端运营的公司,除了满足王兴对于大出行生态布局的需要外,也许还是探索O2O服务的新类型尝试吧。

现在上市的利好时机

与多数人预测美团此时上市的根本动因不同,笔者不认为美团此时上市是出于资金链的压力。如果我们愿意对美团在招股书中披露的募集资金计划足够相信的话,招股书显示,此次募集到的资金将有约35%用于升级技术并提升研发能力;约35%用于开发新服务及产品;约20%用于有选择地进行收购或投资于与我们的业务互补并符合策略的资产及业务;约10%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60亿美金的融资额诚然是一笔极大的款项,不过联想到2017年10月份,美团拿到的40亿美金的F轮融资,这个公开募资额显得顺理成章了不少。而这份资金配比计划也绝不像是资金链吃紧的公司的规划,相反,35%的研发投入外加45%的新业务板块打造资金支持,显现出了一家运营多年的成熟公司在稳固创新维度上激进的一面。也正是基于这一信号,笔者判断美团选择此时上市,并且把目标定在600亿美金的高峰,根本原因在于两个字:看涨。

这个问题可以翻译得更加直白一些:美团的估值在最近一年的时间翻了一番,究竟是估值泡沫还是合理增长?从前文亏损和营收的关系论述来看,这一趋势完全是合乎逻辑的,且美团如今的最基本盘——外卖正在呈现迅猛的增长势头。同时看涨逻辑带来高估值的另一个体现的地方,是在美团仅占6%的新业务。O2O生鲜先撇开不谈,出行领域的摩拜单车市场份额对比如今ofo的颓势渐显,未来吃下共享单车市场大块蛋糕相当可期,而摩拜本身的市值就有冲击百亿美金的潜力。加之如今美团正在蓄势待发的网约车业务,据王慧文自己在公开场合的言论,至少要打掉滴滴300亿美金的估值。滴滴凭借如此垂直的业务,却在资本市场拿下了比美团更高估值这件事,想必这件事一直在美团战略决策层耿耿于怀吧。不管如何,滴滴的估值恰巧成为了美团打车估值的最好标尺,如今整体业务看涨的美团打车,也足以支持美团母体去冲击600亿美金估值的天文数字。

用一句更形象的话来形容,美团如今的在争取的600亿美金的市值,是美团用未来的业务走势所评定的信用估值。同时如果排除美团未来业务走势的正负影响的话,目前其也正是处在在资方credit最好的时机。于现金流补充,于公司门面,于宣讲时机,美团都需要用这个高于目前公司等价营收及资产的数字,来撑起其宏伟的愿景自信力。

如今这个估值数字的唯二变数,除了美团自降身价以谋求上市成功率外,还有就是“老一辈”中国互联网成员扎根提交港交所上市影响资本对单一标的物的估值吧。不过目前看来能跟美团一战的只有小米,而且同样用看涨的逻辑套在两家企业身上的话,美团几乎可以说是全线碾压的。

互联网创业老兵王兴终成正果,在此立flag提前恭喜。

 来源:DoNews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估值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