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贵州辟谣

明崇祯皇帝后裔隐居遵义?

邹代富抱着残存的一块华表石站在始祖邹啟贵墓碑旁。

近日,网上流转着这样一个帖子:“崇祯皇帝有一支后裔居住在遵义,但他们不姓朱,姓邹。”这是八卦新闻还是真的?7月24日,记者对此进行了探访。

内侍送太子来遵义

当天早上10时许,记者按帖子所指,赶到红花岗区巷口镇中山村一个名为苦竹垭的寨子,在村民的指引下找到一位自称崇祯后人的老人——70岁的邹代富。

“寨子里的邹姓族人,是崇祯皇帝的后人。”邹代富说,到他已是第十三代。

据《明史》记载,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率大军攻破北京城,明末代皇帝朱由检见大势已去,急召邹皇后、袁贵妃和太子慈烺、定王慈炯、永王慈炤入宫,先让母子见面泣别,然后嘱咐三子数语,命内侍送他们去舅父周奎家,复令周皇后、袁妃自缢,再召来公主掩面持剑而斩。之后,自己与太监王承恩上吊于煤山。

至今,许多专家学者一直在寻找当年由内侍送往舅父家的太子慈烺、定王慈炯、永王慈炤的下落。

邹代富拿出家谱给记者看,家谱分成上册《邹氏籍贯》,下册《朱氏族谱序》,上册中明确记载了邹元标、邹之麟系江西吉安人,护送太子朱慈烺至遵义府苦竹垭避难,随后返回江西原籍。

为避难太子改随母姓

邹代富说,始祖初来时安居在遵义城一处名叫马桑窝的地方,由于周围树木茂盛、豺狼出入,又迁至巷口苦竹垭。

“苦竹垭离遵义城10公里,四面环山,可通仁怀和贵阳,可退可藏,是一处避难藏身之地,所以,始祖在这里置田产,兴建房屋定居下来。”邹代富说,同时,为了逃避追杀,始祖朱慈烺改名,随母姓,名叫邹啟贵。

在邹代富带领下,记者在寨子旁找到了邹啟贵的墓地。墓碑志分成两部分,“邹氏籍贯”记述墓主人落业遵义;“朱氏谱序”则记述了墓主人是朱元璋之后裔。在此墓碑的侧面,却记述了墓主本姓朱,改成邹姓的原因。

“此墓原是一个土堆堆,墓前立有华表,1998年时,族人才将土堆砌成了石墓,但华表被损坏了。”邹代富叹息说。

离该墓地约20米处,有一座名为太监赵恩公的墓。“这位姓赵的太监,一直跟随并抚佑始祖至死,邹氏子孙为了报恩,就把他安葬在始祖旁边。”邹代富称。

信物玉印不知去向

记者在寨子内找到了邹氏族长邹兴其。他称,始祖邹啟贵落业苦竹垭至今已有300余年,传及13代。现邹氏分为6支,计300多人,100余户。其中以苦竹垭为主,计有40余户,另城郊海龙镇有20余户,播州区三岔河有20余户,城区南门村有8户,播州区乐山镇有10余户。

“由于邹姓与朱姓同一血统,故邹姓有严格规定,邹姓与朱姓不准通婚,而与邹氏字辈排序不同的邹姓却可通婚,这种婚俗代代相传,沿袭至今。”邹兴其告诉记者。

让邹兴其很惋惜的是,始祖邹啟贵从京城逃出时,带有信物玉印一枚,按长门长子相传,后传于播州三岔河一房中,因三岔河长门房于民国中期断了香火,玉印在长门妻手中掌握,长门之妻死后玉印便不知所终。

据了解,每年清明节,各支邹姓均要汇集苦竹垭,杀猪宰羊祭祀始祖和太监赵恩公,热闹隆重,年复一年。

史志专家:苦竹垭邹氏为崇祯后代

随后,记者采访了遵义市史志专家李连昌,他称,为探查此事真假,他花了两年多时间进行了走访和核实,最终确定苦竹垭邹氏家族为崇祯后代,2000年,他曾为此撰文《崇祯皇帝后人在遵义》,并发表于《贵州文史天地》杂志上。

李连昌称,他考证发现,邹氏两册家谱,上下两册相接,脉络清楚;邹氏入遵始祖邹啟贵,虽为明朝皇族,但清朝时只是遵义的一位农民,且当时杜撰明皇室家谱有杀身灭族之祸,故无此必要造假。

同时,邹啟贵落业遵义,记载有来源,族谱从崇祯帝追溯到洪武帝上五代朱伯六,其余史书均未提及;邹氏人居遵义,仅350余年,至今仅13代人,发生谬误的可能性不大,而且数支邹氏均不谋而合;另外,邹啟贵坟及太监坟等物证皆可证明苦竹垭邹氏为崇祯后人。

网上传言邹姓族人还留有一把“尚方宝剑”,记者询问了几位年长邹姓老人和邹兴其,均表示未听说过。

黔讯网 来源:贵州都市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