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州

潮头观澜|数读贵州交通“加速度”

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赴贵州考察调研。

曾经,“地无三里平”的贵州,“路似羊肠绕,山如鸟道悬”。如今,伴随越织越密的高铁网、率先在西部实现县县通高速,发展长期卡在“路”上的贵州,变革时空观、重塑区位观、更新资源观,经济社会驶向发展“快车道”。

建设中的遵余高速湘江大桥(无人机照片,2020年11月16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变革时空观:从“跬步皆山”到数十个“世界第一”

曾经的贵州,许多贫困村星罗棋布于山水间,交通闭塞,贫困落后。脱贫攻坚战打响后,道路通了,帮扶的人进村了,村民逐步脱贫,一些村子还成了旅游目的地。

拼版照片:上图为贵州省威宁县海拉镇海元村“溜索改桥”后的场景(2018年3月12日无人机拍摄),下图为贵州省威宁县海拉镇花果村的村民利用尚未拆除的溜索过江(2018年3月12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如今的贵州,高速公路建设突飞猛进:

——截至2020年底,贵州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突破7600公里,比2010年底增长逾4倍,高速公路综合密度居全国前列。

——高铁网也越织越密,通车里程达到1527公里。随着贵广高铁、沪昆高铁等开通运行,贵州与珠三角、长三角、成渝地区的时空距离越来越近。

贯通“主动脉”,疏通“毛细血管”。村村通、组组通,一条条连接乡镇、村寨之间的大道小径蜿蜒于青山绿水间。

曾经“跬步皆山”的贵州,创造着一个个奇迹。作为我国唯一没有平原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上架起2万余座桥梁,创造了数十个“世界第一”。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6座在贵州。

贵州的交通变化映照着西部地区的历史巨变。高铁网、航空网、航运网,将酸汤鱼、火锅、过桥米线等连在了一起。

重塑区位观:从交通“死角”到经济“高地”

2019年12月30日,云雾缭绕中的贵州平塘特大桥。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贵州地处西南腹地,宋人赵希迈诗句“涉历长亭复短亭,兼旬方抵贵州城”,道出了贵州交通闭塞、道路难行的困境。

针对交通瓶颈,近年来,在国家大力支持下,贵州多管齐下,建设立体综合交通体系:

——“十三五”期间,新增高速公路2486公里,新增高速铁路826公里,新增公路2.1万公里;

——全省66个脱贫县高速公路由3797公里增加到5640公里;

——截至2020年底,贵州基本建成西南陆路交通枢纽。

重塑交通区位优势的贵州,经济增速实现从“落后”到“跟跑”、再到“领跑”的转变:

——2020年,贵州地区生产总值达1.78万亿元,经济总量跃升至全国第20位;

——经济增速4.5%,位居全国第二,连续10年经济增速位居全国前列。

2020年5月9日拍摄的都安高速惠水特大桥(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不仅仅是贵州。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西部地区发展潜力加快释放,正在成为中国经济“新动力源”。

拼版照片,上图为:位于贵州、云南交界处的杭瑞高速北盘江大桥(2018年8月10日摄,无人机照片),下图为:毕节市西县太来彝族苗族乡的“组组通”硬化路(2019年3月21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更新资源观:从“小田块”走向“大市场”

贵州地上、地下资源丰富,之所以长期以来发展相对滞后,主要就是卡在了“路”上。交通对于贵州经济社会而言,是“一通百通”的基础性支撑因素。

近年来,摆脱交通瓶颈的贵州,打通“小田块”与“大市场”,让黔货出山、出省甚至出国。

2019年2月23日,一列列车在贵广高铁贵州从江段行驶。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全国知名品牌“老干妈”,以贵州优质辣椒为原料,行销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贵州茶、贵州蔬菜等,也纷纷走出大山,走上城里人的餐桌。

从“春种一坡,秋收一锅”的传统种植到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从交通闭塞、“好产品也怕巷子深”到产品畅销国内外,贵州的“苦辣酸甜”均能在人们的餐桌上品味。

旅游资源富集的贵州抓住交通改善的机遇,将旅游产业迅速发展成为脱贫产业。“十三五”时期,除了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外,贵州旅游总收入增速均保持在30%以上,带动大量贫困群众增收脱贫。

2020年3月19日,在贵州省清镇市红枫湖镇右二村拍摄的花海与公路(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加大对贵州等西部地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力度,打通“大动脉”,畅通“微循环”,激活山区长期沉睡资源,为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动能。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 ll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合作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