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州

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贵州答卷”

坚持问题导向 聚焦保护修复

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贵州答卷”

铜仁市梵净山生态优势成靓丽名片。陈曦 摄(贵景网发)

  编者按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强调,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努力把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生态更优美、交通更顺畅、经济更协调、市场更统一、机制更科学的黄金经济带。

作为长江上游的重要生态屏障和长江上游唯一的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5年来,贵州广大党员干部群众牢记嘱托、感恩奋进,森林覆盖率、空气质量优良率、水质达标率、污染防治完成率等数据年年攀升,生态环境持续向好,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

大江奔流,横贯东西。位于西南地区的贵州,以乌江、赤水河等主要支流自南向北涌江而入,在长江上游与10个省市共舞一条黄金经济带。

贵州是长江上游地区唯一的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是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安全屏障。

5年来,贵州牢牢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深入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2020年,全省地表水水质优良比例达96.4%,县级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达98.3%,森林覆盖率达60%,主要河流出境断面水质优良率100%。

空中一抹贵州蓝,水中一湾贵州绿。贵州生态建设大踏步前进,为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交出一份“贵州答卷”。

  转变发展理念:

  从“大开发”到“大保护”

江卧群山,碧水轻淌。

走在夜郎湖畔,难以想象这里曾经是脆弱的石漠化山区。夜郎湖位于乌江上游,属于长江支流,是安顺市民的“大水缸”。

去年8月,为保护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当地最后一位渔民阮文兴的渔船被上岸拆解,标志着贵州长江流域一级支流上的2494名渔民全部转产上岸。

治理夜郎湖,只是贵州实施长江流域生态修复的一个小小缩影。

在贵阳市南明河畔,杨柳依依。数十只白鹭觅食滩涂,勾勒出一幅灵动的城市生态画卷。

南明河属长江流域、乌江水系,全长219公里。过去由于工业化、城市化快速推进,居民生活污水和企业生产废水排入,使南明区流域水质长期受到严重威胁。

为让贵阳人民的“母亲河”长治久清,贵州先后投入资金75.91亿元,18座再生水厂拔地而起,新增污水处理能力60.58万吨/日。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贵州坚持保护修复提升齐头并进,狠抓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改。贵州印发实施《贵州省开展长江珠江上游生态屏障保护修复攻坚行动方案》,按时序推进对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

“2019年,我省已完成乌江、赤水河干流排查,并持续开展乌江、赤水河干流排污口监测、溯源工作。”贵州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处处长王代良说。

把修复长江上游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贵州全面排查长江流域生态环境问题及风险隐患,深入推进乌江、清水江、南明河等重点流域综合治理,狠抓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长江流域生态问题专项督察等反馈问题整改,目前整改完成率达88.3%,着力解决了环境突出问题。

  生产方式转型:

  从“高速度”到“高质量”

贵州中部,乌江南岸,一条瓮安河纵贯瓮安县境。瓮安县是国家磷化工生态生产基地,素有“亚洲磷仓”的美誉。

因磷兴业,瓮安经开区(工业园区)也跨越成为贵州“千亿级”产业园区之一。然而,经济的高速发展也带来了瓮安河之困,曾经的瓮安河流域总磷污染治理形势严峻。

“我省水环境主要污染因子为总磷,源于乌江和清水江流域内磷化工行业企业,均为磷石膏渣场渗漏所致。”省生态环境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苗智会说。

突出全省重点水环境污染源治理。近年来,贵州坚持“标本兼治,精准施治”思路对全省重点污染源开展治理。一方面对污染存量进行整治,解决因磷石膏渣场渗漏引起的水体污染;另一方面落实“以用定产”要求,消除磷石膏增量,消化磷石膏存量。

2018年,贵州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加快磷石膏资源综合利用的意见》,全面实施磷化工企业“以渣定产”,大力促进磷化工产业绿色、创新、集约、高质量发展。

全面实施磷化工“以渣定产”,2020年前三季度,全省新增磷石膏利用处置率达99.22%。杜绝乌江流域总磷污染,乌江干流水质全面达标。

大力推进“4+1”工程建设。2016年以来关停、搬迁、升级、重组的化工企业达27家;撤出和转移禁养区内的水产养殖规模达107.35万平方米;港口接收船舶生活污水总量达9712.66平方米;完成27个尾矿库的闭库。

  保障生态安全:

  从“谋一域”到“谋全局”

2020年8月31日,贵州省政府印发了《关于实施“三线一单”生态环境分区管控的通知》,在全省产业布局、产业准入、水利、国土空间规划及规划环评、重大项目环境影响及可行性预判等方面初步运用了“三线一单”成果。

“我省划定1332个生态环境分区管控单元,其中,生态功能区域为主体的优先保护单元达762个,占比57.2%。这是我们的安全屏障。”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付野秋说。

协调发展与生态保护之间的关系,“三线一单”的出台,让各地环境管理的要求有了明确标准。

去年,赤水市在拟引进纺织项目的过程中使用了“三线一单”成果,对项目落地环境可行性进行预判,最终明确了不得配套建设燃煤火力发电站的具体要求。

正安县也因此放弃了引进6个大的生产项目,杜绝环境隐患、保护生态安全,严控企业准入门槛,倒逼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台江县苗族村寨展啊村,森林资源丰富,全村80%的面积处于生态保护红线以内,属于州级生态保护区,为保障生态安全,主要依靠林下经济和养殖业发展。

“要解决全省区域性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问题,必须让资源环境约束日益成为基础性制约,这个制约不解决好,高质量发展就无从谈起。”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付野秋说。

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为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贵州从全局出发,统筹推进整体性、系统性治理和保护,共护长江水资源、共建黄金经济带。(记者 谢巍娥 刘苏颉 尚宇杰)

 来源:贵州日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合作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