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州

“中国之治”的贵州故事之一:黔山大搬迁 世纪大扶贫

今天,全球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已突破480万,口罩成为各国争抢的战略物资。

全球“战疫”的艰难时刻,在中国西南贵州六枝的一家“扶贫微工厂”内,最新引进的口罩生产线,55名工人,每天可生产15000只口罩。

“把时间抢回来,把损失补回来”,每一名工人,都将这句话牢记于心。

两年前,厂里的工人们还是乌蒙深山里的贫困户,从深山里搬出来后,他们不仅在城市扎下了根,还能为抗疫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工厂所在的聚福新苑社区劳动力家庭,目前超九成已就业。在贵州各地,为搬迁户建起的“扶贫微工厂”,还有很多。这些工厂往往并不算“高大上”,多是服装鞋袜、电子器件等劳动密集型、手工加工型企业,却能够真正实现让搬迁户在家门口就业。

(凤冈县凤翔社区永羚鞋业加工厂吸纳社区搬迁群众在家门口就业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韦一茜 摄)

“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正是贵州易地扶贫搬迁模式成功的“九字真经”。

一家“微工厂”也许只能安置几十人,但汇聚起来的数字,足以令人惊叹——“4年,易地扶贫搬迁安置188万”。

在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贵州作为脱贫攻坚主战场,这也是她交出的成绩单中最亮眼的一笔。

(图:织金县平远新城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尚宇杰 摄)

188万,不仅仅是报纸头条上惹眼的数字,更是188万被改变的人生。

很多曾经上过热搜被大家惦念的人,受益于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彻底摆脱了世代贫困的宿命。

安顺紫云,中洞苗寨,“亚洲最后的穴居部落”,鼠年春节前完成搬迁,“洞民”们过上了融入现代社会的第一个春节。

毕节威宁海拉镇花果村——另一个被网友们熟知的名字是贵州“溜索村”,村里的孩子们每天要滑溜索过江上学,2019年搬进新家就近入学。

(左图:图为西南州晴隆县三宝乡干塘村村民破旧的老屋。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高航 摄)

(右图:阿妹戚托是集搬迁安置和景区为一体打造的彝族风情小镇。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高航 摄)

细究起来,易地扶贫搬迁模式25年前首创于贵州贵阳花溪罗依新寨,如今全国易地扶贫搬迁人数最多的省份也是贵州。

人们也许要问,为什么是贵州?

值得宣扬的模式有很多——创新就业路径、跟进教育配套、大数据全覆盖服务等等。但是,最核心的那一部分,是功劳簿上未能留名的数不清的无名英雄。

在安顺西秀彩虹社区,找工作、修马桶、配钥匙,甚至教会大家开关防盗门,都是社区工作者的工作日常。

另一组数据,更能说明贵州人为了撕下贫困的标签而付出的努力——十八大后,142位同志牺牲在贵州的扶贫一线。

正是这些人,在聚光灯未能抵达的角落里,默默帮助188万人迁离故土融入现代化的新生活。

贵州人克服难以估量的困难,尽全力去赢取这场没有退路的战役的胜利。

全球疫情不断升级,贵州喊出的最新的口号是“打赢抗疫、脱贫两场战争”。

贵州能赢吗?

去贵州六枝的扶贫口罩厂走一走、看一看,答案或许就藏在口罩机永不停歇的运转声里。(麦田 申欣)

(注:此文属于人民网登载的供稿信息,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