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州

贵州蓝天救援队:在救援现场点亮生命之光

2008年,王毅去了四川映秀,救过不少人。“十多年过去了,讲起那次救援,还是想哭。”王毅说,创建贵州蓝天救援队,源于汶川地震现场的遗憾,“专业知识,能救更多人。”

当年,贵州蓝天救援队正式组建。此后至今,这支民间专业救援队活跃在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九寨沟地震、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等高危救援现场,甚至出征尼泊尔等国际救援。

6月17日22时55分,四川宜宾市长宁县发生6.0级地震。7个小时后,作为首支到达现场的民间救援力量,贵州蓝天救援队迅速展开救援行动。

贵州首个注册救援队

“2008年在汶川,我听见倒塌的房屋底下有人呼救,却无法搬动坍塌的墙体,只能听着呼救的声音越来越小……”正是感受到汶川灾区民间救援能力的缺乏,王毅下定决心要组建一支高水准的应急救援队。“如果我们水平不高,就对不起等待救援的人,就是在浪费生命。”

2008年,贵州蓝天救援队正式组建,由一批热心社会公益事业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志愿发起。

贵州蓝天救援队深夜集结,赶赴事发现场。

“心怀鸿鹄之志的一群菜鸟。”王毅谈及成立之初的状态时如此评价。“当时十几个人凭借一腔热血汇集在一起,谈不上专业。”

历经数年经营,贵州蓝天救援队成为具备航空、高空、洞穴、地震、水域等领域救援能力的综合紧急救援队,王毅感慨万千。

2012年7月27日,贵州蓝天救援队通过贵州省民政厅考核正式登记注册,成为贵州省第一支注册救援队,志愿者人数超过500人。为了让求救者更方便地记住求救电话,蓝天救援队开设了与“救救我吧”谐音的公益遇险紧急救援电话:4006009958,承诺24小时待机响应,4小时可到达省内求助点。

自费救援遭质疑

王毅对于救援自费有近乎“洁癖”的坚持,不做收费项目,也不参与商业合作,机票、餐费、装备都是队员自付。为此,曾有队员因对自费救援理念不认同而退出。

王毅坦言,队伍人员流失,自费救援是很大的原因。“不过这都是队员自愿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技术提供技术指导,哪怕是做个培训也是为队伍做贡献”。王毅表示,贵州蓝天救援队欢迎企业的赞助,但是对方必须出于公益目的,不能附带任何的冠名、广告要求。他的担心在于,一旦和商业利益传播挂钩,民间救援队容易迷失方向、改变最初纯粹的公益性质。“做救援就是要纯粹,凡事往钱眼儿里看,那就不叫志愿者组织了。”

2015年尼泊尔8.1级地震,76支国际救援队的身影中,再次出现了贵州蓝天救援队。

参加蓝天救援队,需要有一定时间和能力,有正常的工作和收入,这是硬性规定。平时的队伍建设,队长、副队长、队长助理和各部门负责人会多承担一些。在王毅看来,“作为一个蓝天救援队的队员,先要把自己养活好了,才可以帮助他人,自己都还需要别人帮助的情况下,很难去帮助别人。特别是在灾难来临的时候,可能需要花的钱是很多的。”

“可是,面对灾情,该出发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丝毫迟疑。”王毅说。

  十年 200余次救援

是贵州蓝天救援队,却不仅服务贵州。

参与了全国范围内几乎所有大型自然灾害救援,累计救助受灾人数是52635人,行程以百万公里计。

“贵州蓝天救援队在全国处于中等偏上水平。”王毅如此评价自己带出来的这支队伍。

2010年初,贵州大旱,救援队出动4批次专业探洞队员,勘察了45处洞穴,找到可饮用水源11处,解决了5万人的饮水问题。

2010年玉树地震,联合全国蓝天救援力量,成功搜救生还者12人、救治受灾群众1165人、转运骨折等伤员25人,为灾区架设第一个通讯中继站,有力配合了国家救援队的行动。

2015年尼泊尔8.1级地震,76支国际救援队的身影中,再次出现了贵州蓝天救援队。

“贵州蓝天救援队在全国处于中等偏上水平。”王毅如此评价自己带出来的这支队伍。能力大,责任就会重,在全国共计600多支队伍的蓝天救援队阵列里,贵州已然成为一张响当当的名片。

积极参与省外、境外救援,不是为了“刷存在感”。王毅特别强调,贵州交通路网的改善,使得贵州成为了西南交通枢纽。自然灾害较多的四川和云南,与贵州相邻,根据总体任务安排,迅速到达,贵州蓝天救援队责无旁贷。“而参与境外救援,不仅是大国担当,更是学习和实践成长的好机会。”

“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掌握更多的专业救援技能,尽可能多救一些人;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把自救互救的技能和知识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在灾难中逃生,让更多的家庭不再面临生离死别的悲痛。”王毅说,贵州蓝天救援队会坚守这份初心,一直走下去!

 来源:多彩贵州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