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州

贵州大数据揭示:40年来男女婚姻状况发生的这些变化

多彩贵州网讯 4月2日,贵州省统计局公布了近40年来贵州省的婚姻变化情况,对改革开放以来40年间人口的婚姻、家庭状况及其变动情况进行分析,以期了解贵州省人口的婚姻、家庭状况及其发展变化对人口变动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

一、贵州婚姻状况分析

(一)总人口的婚姻状况

贵州省2018年人口变动抽样调查登记结果显示,在所有登记的15周岁以上人口中,未婚人口占比20.12%,有配偶占比70.22%,离婚占比3.00%,丧偶占比6.66%。改革开放40年来,贵州的婚姻变化情况总体呈现以下特点:

1、未婚人口占比呈现“U”型结构,在1982-1990年期间,由于受人口年龄金字塔的影响,在上世纪60,70年代生育的小孩逐渐步入婚姻年龄,导致高年龄段人口占比有所下降,同时15-25岁人口中未婚人口比较较高,以致全省未婚占比逐年上升,1990-2000年期间,随着新增的年轻未婚人员逐步进入到婚姻年龄,未婚人口占比大幅下降,2000年降至19.69%。2000年过后,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人口流动性增强,人口素质逐年提高;近20年来人们对于以往普遍认同的婚姻价值观念发生较大改变,未婚人口占比又有所回升,与之相对的有配偶人口占比逐年下降,

2、是离婚人口占比线性增长,全省离婚率受人们对于传统婚姻认知的逐渐变化,1982年离婚人口占比0.49%,2018年调查上升至3.00%,近40年一直呈现上升趋势。

3、丧偶人口占比成先降后升趋势,主要受到老年人口占比和平均预期寿命的影响,2000年以前由于老龄人口占比较较低,随着医疗环境的改善,死亡率下降,丧偶人口占比随着下降;2000年以后随着老龄化进程加快,丧偶人口占比随至升高,总体同未婚人口占比趋势相似。

数据来源:历次人口普查机器汇总资料。

(二)分性别婚姻状况

从分性别数据上看,一般而言,受历史、文化、政策、经济及自然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女性初婚年龄较早于男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的法定结婚年龄女性就比男性早2岁,这就使得女性人口的未婚比重普遍低于男性人口而已婚有配偶的比重普遍高于男性。从表1中的数据也可以看出,贵州分性别的未婚人口和有配偶人口情况也符合上述情况,新世纪以来男性未婚人口占比呈现下降趋势,而女性未婚人口占比呈现上升趋势。

离婚人口虽然受到观念变化的影响,男性和女性的离婚人口占比都在上升,但总体来说男性保持离婚状态的比重更高;由于受到老龄化和平均预期寿命的影响,女性丧偶人口占比要远高于男性。

图1:2018年分性别、分年龄婚姻状况构成

(三)分年龄别婚姻状况

一般而言,人口分年龄的婚姻状况变化情况比较稳定,通常表现为:未婚人口占所在年龄人口的比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减少;与此对应,有配偶人口比重则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增加,在某个年龄组到达峰值后,逐渐减少;丧偶人口占其所在年龄组人口的比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并且随着高年龄组人口死亡率的上升而加速增长;离婚人口占其所在年龄组人口的比重开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到达峰值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少。从图1中可以看出,贵州省人口分年龄的婚姻状况变化情况也体现了这一规律,在40岁之后未婚人口占比随着年龄变化迅速下降;有配偶人口占比在30岁之前随着年龄增长,迅速增大,在40岁左右达到峰值,随后开始缓慢下降,60岁左右下降幅度开始增大;离婚人口占比同有配偶人口类似,但是变化更大,随着年龄增加,离婚人口增加,峰值在35至39岁,随后开始下降;丧偶人口则随着年龄增长而缓慢提高,从60-64岁开始,丧偶人口占比提升幅度逐年增大。

(四)分城乡婚姻状况

贵州省的城市与农村之间,在社会结构、生产力发展水平、文化、教育以及婚姻观念等诸多方面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差异,这些差异导致了城乡之间人口婚姻状况及其变动趋势的不同。

农村地区的婚姻结构状况较城镇地区的差距较大,从表2中可以看出,未婚人口占比,城乡差距2.06个百分点,有配偶人口占比,城乡差距2.92个百分点,离婚人口占比,城乡差距1.53个百分点,丧偶人口占比,城乡差距3.34个百分点,其中,差距较大的有两个,一是男性有配偶人口占比,城镇地区高出农村地区5.08个百分点;二是男性未婚人口占比;农村地区高出城镇3.10个百分点。

农村地区分性别人口的婚姻问题更加突出,从表2中分析,城乡间分性别的婚姻状况中,农村男性婚姻状况占比均一定程度上高于女性,并高于城镇,但是农村离婚男性人口占比远高于女性人口占比,男性离婚人口占比是女性离婚人口占比的3.58倍,远高于城镇水平。

二、贵州省婚姻状态发展特性

(一)整体初婚年龄后移,终生未婚率男性高于女性

根据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数据到2018年的抽样调查数据,从分性别、分年龄未婚人口占比数据上看, 15-50岁阶段,随着年龄的增加,每个年龄段的未婚人口占比都在增加,也就意味着,整体初婚年龄在不断推后。特别是21世纪以来,分年龄段的未婚人口占比变化趋于明显。

图2:近40年未婚人口占比分年龄分布图

21世纪以来,男女未婚人口比重都在提高,男性未婚人口占比远高于女性,2018年15岁以上人口中男性未婚比重达到23.64%,女性未婚比重为16.46%,男性高出女性7.18个百分点。96.45%的男性未婚人口集中在15-50岁之间,女性未婚人口主要分布在15-30岁之间,占总的女性未婚人口的95.40%。30岁及以上女性中只有1.03%的女性处于未婚状态,30岁及以上男性中还有5.62%的男性处于未婚状态;50岁及以上女性中只有0.2%的女性处于未婚状态,50岁及以上男性中仍然有2.36%的男性处于未婚状态。男性终生未婚率远高于女性。

图3:2018年分性别未婚人口分年龄占比情况

总体上看,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思想观念的变化,人们在新世纪对于婚姻的认识发生了较大变化,整体初婚年龄逐年推后,男性终生未婚率远高于女性。

(二)近十年各年龄段离婚人口占比变化较大

从离婚人口数据分析看,由于婚姻观念的变化,思想逐渐开放,近40年来,离婚人口占比持续保持上升趋势。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时,离婚人口占比仅为0.49%,到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离婚人口占比为1.50%;2018年抽样调查,离婚人口占比已达到3.00%;特别是近十年的变化最为突出。分性别来看,男性离婚率同女性离婚率之间的差距逐渐增大,特别是最近10年,差距变化幅度最大,40年前,分男女的离婚人口占比差距为0.41个百分点,2010年增加到0.48个百分点,30年间略有变化,2018年分男女的离婚人口占比差距迅速扩大到了1.54个百分点,这段期间人们对于离婚的认识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离婚率暴增,并且男性较难通过再婚的方式摆脱离婚状态,而女性离婚后更容易通过再婚等方式摆脱离婚状态。

图4:近10年分性别、分年龄离婚人口占比情况

从年龄结构上看,2010年以前,各年龄段离婚人口占比变化较为平稳,期间变化主要是受各年龄段人口比重的影响。但是随着近年来贵州经济高速发展,城镇化进程加快,同外界的沟通越来越方便,人们的思想解放程度也越来越高,婚姻观念变化巨大,2018年的调查数据显示,20-60岁阶段,人们的离婚比例有较大提高,特别是在30到44岁年龄组,离婚人口占比最高。

(三)分性别丧偶人口占比差距加大,高龄丧偶女性逐年增加

丧偶人群主要集中在中老年阶段,丧偶人口占比主要受几方面的因素影响,一是平均预期寿命;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推算,贵州省平均预期寿命为71.09岁,女性平均寿命为74.11岁,男性平均预期寿命为68.43岁,女性高出男性5.68岁。另外,通常在婚姻中,男性的年龄平均要大于女性2-3岁,所以总体来看,女性的丧偶人口占比高于男性,并且女性平均有7-8年的时间处于丧偶状态。二是老龄人口的占比。随着年龄的增长,丧偶现象不断增多,主要集中在老年阶段,并且存在明显的性别差异。从数据上可以看到,随着全省老龄化进程的加剧和平均预期寿命的提高,全省分性别的丧偶人口占比逐年增大。2018年调查显示,两者差距达到5.71个百分点。这也意味着在老龄人口中,丧偶的女性老龄人口随着年龄的增大,占比越来越高。三是城乡差异,从上面的数据中也可以发现,由于农村地区的医疗卫生环境较为落后,生活在农村的老年人,男性人口由于生活习惯,比如,抽烟、酗酒等引发的一些中老年突发性疾病无法得到当地医疗环境的快速响应,死亡率较高,所以农村的丧偶人口占比要高于城市2.39个百分点,特别是女性丧偶人口占比已达到10.62%,大概10个女性中就有一个处于丧偶状态,四是学历差异。不同学历的人群,丧偶情况差异巨大,2018年调查数据显示,丧偶人口占比随着文化程度的上升而下降,未上学的丧偶人口占比最高,达到28.73%,丧偶人口占比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而下降,大专文化程度以上的人丧偶比重最低,仅有1.00%,这也符合自然规律的。一般情况下,随着受教育程度的上升,经济社会地位也随着提高,可获得的社会资源增多,社会保障系数增高,丧偶人口比重就随之降低。

大量高龄丧偶女性的养老问题,特别是农村地区的养老问题,将给我们未来的社会养老提出新的挑战。

(四)农村地区婚姻挤压问题较为严重

1982年计划生育政策被写入宪法,成为基本国策以来,由于人为对出生婴儿进行性别的甄选,导致新生婴儿性别比失衡,随着这批人口逐渐步入婚姻年龄,婚姻市场出现一定挤压现象,这种现象由于社会发展、经济能力、择偶标准等因素逐步集中到欠发达地区。从数据中也明显可以看到贵州的婚姻挤压问题的严重性。

婚姻挤压主要在两块数据上有所体现,一是未婚人口占比。从上表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从2010年到现在,总体未婚人口占比变化不大,但是城乡间却出现截然相反的情况,由于婚姻梯度选择的原因,向上婚配导致城镇区域内的的未婚人口比例在下降,农村区域内的未婚人口比例在上升;二是离婚人口占比。2018年变动调查数据显示,农村男性离婚人口占比达到3.48%,农村女性离婚人口占比仅达到0.97%,两者差距2.47个百分点。

婚姻挤压的出现和加剧,将导致贫困落后地区,大面积出现大龄未婚、失婚男性群体,对于农村经济发展、治安、养老等都带来巨大挑战。

贵州省近40年人口婚姻状况总体相对稳定,但近10年来,未婚人口比重上升、大龄失婚青年增加,丧偶人口比重上升,离婚人口比重呈现快速上升的趋势。面对以上存在的这些问题。我们应热情关心大龄青年的婚配,逐步减少婚姻挤压现象,大力发展农村经济,加快城乡一体化发展,建立健全社会养老、医疗保障体系,提高对高龄丧偶人群的关注度,共同打造美好和谐新贵州。

 来源:多彩贵州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