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州

“我找到家了” 33年的寻亲路

2018年12月29日下午,在贵阳龙洞堡机场,侯晓惠与父亲终于相见。新华网发

新华网贵阳1月4日电(刘咸吟)“她是我收到最好的新年礼物。”侯晓惠的哥哥吴龙说。

9岁离家时她还是个懵懂少女,33年后再次回到家乡贵州省织金县,侯晓惠已结婚生子,孩子都已有她离家时的年纪了。

她在9岁时被熟人拐走,并带到山西长大。2018年12月29日,侯晓惠在公益组织“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助下,在元旦前夕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漫漫回家路,11680个日夜

侯晓惠今年42岁,33年前从贵州被拐出后,被辗转卖给不同的人家。

14岁,被养母卖与一名21岁的男子“结了婚”。

“18岁时,我尝试过给家里写信。”侯晓惠说。

偷偷写信是侯晓惠能想出来的最好方法。但由于地址错误,信在寄出没多久后就被退回了。“我害怕,为什么家里人也不来寻我。”她说。

28岁,侯晓惠离婚。直到2006年,30岁的她遇到现任老公安国材,寻亲之路再现曙光。

2013年,安国材被查出肾炎。“知道自己生病后,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她找到亲人。”安国材说,“如果哪一天我倒下了,还能有亲人陪伴她。”

两人在网上大量发帖,结果却是一次又一次地“石沉大海”。

2016年,夫妻俩联系到公益组织“宝贝回家”,并在网站上登记资料,帖子立马有了回应。

根据侯晓惠的零散回忆,“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先后到四川、云南、重庆、陕西、贵州等地调查。最终,核实到贵州省织金县城内的一户人家与侯晓惠所说信息相符。

志愿者立即联系双方采血取样,通过打拐DNA数据库进行信息比对。

2018年10月底,好消息传来,双方信息比中。

  DNA比对技术为寻亲加速

2009年,全世界首个“打拐DNA数据库”在我国建立,助力打拐寻亲。

“打拐DNA数据库帮助了很多被拐儿童和父母重新相见。”“宝贝回家”志愿者“指尖的爱(网名)”说,“一个人的外貌可以变,但DNA是不会变的。”

一旦父母报案孩子失踪,或是警方在工作中发现来历不明的儿童,会立即为其免费采血,并将血样送往指定DNA实验室进行检验,输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中自动比对。

“只要父母和孩子的DNA信息都在打拐DNA数据库里,即可自动检索比对。经过复核程序,重新确认后孩子就可送还其亲生父母。”织金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于洋介绍。

据统计,截止2018年2月,通过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比对,已经成功帮助逾5000名被拐儿童找到了他们的亲生父母。

  梦已成真,“我找到家了”

12月16日,侯晓惠从志愿者手中拿到了哥哥吴龙的微信。“他们兄妹俩视频了一整夜,手机没电,又充上电继续聊。”吴龙的妻子说。

妹妹失踪,像块石头,压在吴龙心底。

在外打工多年,每逢遇到贵州人,他都会主动攀谈询问情况。“往往无果。”吴龙说。

侯晓惠父亲因日夜思念小玲(侯晓惠本名),索性将第二个女儿的名字也起为小玲。“娃这么多年受苦了。”33年没见女儿的父亲反反复复地说。自从女儿失踪后,他曾多次在贵州各地寻找,均一无所获。

29日下午3点,侯晓惠一家终于团聚。

2018年12月21日,侯晓惠联系上哥哥吴龙后,唱歌圆梦。新华网发

“我找到家了。”侯晓惠一眼认出人群中的哥哥,兄妹俩时隔33年,再次相拥。

33年逝去,一切似乎都变了,又似乎都没变。

 来源:新华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