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州

渝贵铁路开通在即 畅通西南交通大动脉

    新华社北京1月24日电(记者黄扬 齐健 韩振)据中国铁路总公司消息,设计时速200公里的渝贵铁路25日将全线开通运营,重庆至贵阳铁路平均运行时间将由10小时缩短至2小时左右。

    穿越娄山、横跨长江的渝贵铁路开通后:服役超过50年的川铁路不再承担客运任务;高铁、快铁在西部唯一的直辖市和扶贫攻坚的主战场分别形成“十字交叉”;内陆开放新老高地握手,“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更紧密连接起来,撑起西部对外开放新格局。

    据成都铁路局重庆火车站党委副书记戴序介绍,建成于上世纪50至70年代的川黔线由于设计标准低,外加沿线奇峰耸立、沟壑纵横,行驶300多公里需要耗费10多个小时,已经无法满足重庆和贵阳的发展需求。

    2017年4月开行的南向铁海联运通道,本有望成为“中国西部地区最快捷的出海通道”,但因为川黔铁路过于拥堵,只能走渝怀铁路绕道南下,抵达广西钦州港需要48小时,大为降低这条铁海联运通道的运输效率。

    一边是南下不畅,另一边则是北上受阻。2015年7月,贵州开通黔深欧海铁联运班列,40英尺海运标箱由贵阳经重庆发往杜伊斯堡,也因川黔铁路的拥堵削弱了竞争力。

    而今,渝贵铁路即将取代服役50多年的川黔线,并将重庆至贵阳的铁路运行时间压缩至2小时。新铁路线在大幅提升运力的同时,也将帮助重庆和贵州加速融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

    渝贵铁路北端通过重庆枢纽与兰渝、襄渝、渝利、成渝等铁路接轨,南端通过贵阳枢纽与贵广、沪昆、湘黔等铁路相接,构成高标准、大能力、快速度的“出海”大通道,将有效解决出海线路的梗阻症结,并为南向通道提速提供了可能性。

    重庆铁路口岸物流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战略运营总监王渝培认为,在当前长江黄金水道存在翻坝梗阻的情况下,南向通道为西部及内陆地区提供了另一出海口,运输时间比既有的“重庆-上海-新加坡”线路缩短10余天。

    “作为中国西部首条纵向大动脉,‘南向通道’将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无缝衔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翟崑说。

    因此,如果渝贵铁路顺利提速南向通道,通畅西部纵向大动脉的“南下北上”之路,将有效促进区域经济联动,进一步盘活整个内陆地区的开放格局。

    “中西部地区是中国最具发展潜力的区域。”老(挝)中(国)经贸促进会会长杨东伦说,南向通道的畅通不仅带来了东盟与中国内陆地区合作的新机遇,还可将重庆作为物流中枢,通过“渝新欧”与欧洲实现陆路联通,共享更多发展机遇。

    与此同时,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渝贵之间的众多城市也正告别过去的封闭状态,更好地融入全面开放的新格局中。

    “不是夜郎真自大,只因无路去中原。”贵州省桐梓县夜郎镇过去长年因为交通不便无法摆脱贫困。而今,渝贵铁路在夜郎镇设桐梓北站,村民们自发热火朝天地加入建设出站公路的队伍。

    一条铁路激活一方群众返乡创业的热潮,车站附近的村子就近发展住宿、餐饮,较远的村子流转土地种植蔬菜、发展畜牧养殖。桐梓县马鬃苗族乡龙台村村民杨杰,将家里自建的三层楼改建成家庭旅馆。“二三楼腾出六间房十个床位,每人每月1500元包食宿,去年5个月净赚近2万元。”杨杰说。

    位于桐梓县的贵州娄山关高新区,有10家重庆高新企业入驻。伍尔特电子(重庆)有限公司桐梓分公司是一家德资企业,生产的微型变压器供应全球市场。公司员工李玺说,贵州最大的优势就是用工成本相对低;原材料从重庆运来,产品经重庆出口销售,铁路加强两地的互动往来,势必给更多企业创造机遇。

    “我们一方面围绕重庆相关产业做好配套服务,另一方面敢于开放向重庆挺进,建好渝黔合作桥头堡。”桐梓县县长龙斌说。

    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在西部内外联动的交通大动脉中,渝贵铁路只是一小段,却是不可或缺的。

    分析人士表示,在国家开放战略中,西部地区借助现代化交通体系也可以变成前沿地区,有利于缩小地区差距,助力脱贫攻坚全面小康进程,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

 来源:新华社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大动脉 铁路 交通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