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贵州

滚正侗寨:落日熔金 诗意侗寨溢乡愁

当我们到达黎平水口镇滚正侗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过钟。站在公路边往对面山上张望,只见清一色的吊脚楼依山势鳞次栉比地排列着,挂在半山腰上,融于山林、梯田的自然环境中,伴着寨脚的潺潺溪流,一幅充满了田园诗意的侗族村寨的绝妙画卷展现在我们眼前。

微信截图_20180105094302

此时,阳光温柔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没有夏日的热烈,秋日的泼辣,洒在身上,温暖而舒适。初冬的天空是青碧的,好像水洗过的蓝宝石,洁净而耀眼。

沿着一段土路下到小河边,走过一座水泥桥,就到了寨脚的一片田园。田野里,有些农田已经种上了油菜,呈现出一派绿油油的景象,三五个农人正在油菜田里忙碌着。沿着一条水泥路盘曲而上,不多远就进了寨子。一条弯曲的山冲,将滚正村分成了三个紧紧相邻的自然寨。其中一个寨子坐落在矮山包上,另两个寨子挂在陡坡的山腰间,隔着山冲,人们可以遥相对话。一座新建的鼓楼矗立在三个寨子之间延伸过来的山岭上。据寨子里的老人说,过去滚正的房屋都集中在矮山包上,后来人口发展了,矮山包容不下越来越多的住户,才分到两个山腰上居住的。看得出来,矮山包上都是古旧的民居,而两个山腰上的吊脚楼要新得多。

整个寨子的房屋往往是后面人家的房舍就靠着前栋的屋檐,每一家都是采光通透,看上去邻里间似乎互不关联,却又唇齿相依着。随意走进一户人家,主人都会热情相邀,端出刚采摘的本地香橘招待你,要是你实在腾不出空坐下,纯朴热情、友善好客的主人会捧起香橘往你的口袋里装,甚至追出好远,让你不得不被他们的真挚淳朴而弄得面红耳赤。

在滚正侗寨,一种古旧气息环绕的氛围里,让情绪沉浸入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中而不能自拔。那些远古的、陈旧的物件,常常会让你陷入一种怀旧的氛围并勾起对流年况味的追忆。行走在曲曲折折的村巷里,下午的阳光洒在布满沧桑的屋脊,一些斑驳的阴影忽明忽暗地洒在身上。我眯着眼睛,慵懒地行走着,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在思绪中臆想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让记忆抚摸时光深处的沉疴。倘佯在这样一条被古老的吊脚楼包围的小巷里,空气中仿佛蕴含着独特的情感指向,似乎能洞悉人生的坎坷与悲欢。我想,那些曾经在这村巷里踱出的步子,应该是不疾不徐的,步履轻松的,就像此时我的脚步声,回响在村巷身后长长的光阴中,回响在四周的板壁上……这种悠长的宁静,可以把我身上的燥气一点点的退去。当我们细数时光,在这些幽深的巷道里,做一次神态安然的旅行,在柔软的视线下,感受时光的匆匆,会让人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在寨子边的路旁,有一口古井,青石板镶成的井壁,石板缝里的青苔和水草见缝就长,没有人为修饰的痕迹。井里的水清澈见底,几片沾满氤氲之气的枯叶散落在井底,一种古典气息里泼洒出的湿淋淋的水气,依稀可辩,井沿旁卵石铺就的小路,已经长满杂草。看来,自从寨上通上自来水后,已经有些年月没人到这里挑水了。但那些被过去来往担水的人们踩踏过的卵石,仍然呈现出薄而光滑的圆润,在时光里静静地沉淀出一种沧桑的质感。

来到鼓楼边,只见一位老大爷嘴里衔着长长的旱烟管,悠闲地坐在门前的木椅上。无需打招呼,老人投以温和的微笑。他那沧桑又矍铄的神态,见证着这里人们的生活足迹。几位妇女在鼓楼旁的水泥坪上收着晾晒的稻谷,一群光着屁股的小孩在坪子上你追我赶。两三个上了年纪的老大娘坐在门前,一边聊天一边照看着在地上玩耍的小孩。一位路过的中年汉子,肩上扛着一捆柴禾,牵着牛从身边经过,牛铃叮当之声,润心悦耳。寨子里的生活安然、祥和,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打破原有的秩序。看得出来,这古老的村寨简朴和谐的原生态生活,就如世外桃源一般,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延续着自给自足、淡泊祥和的生活情态。

当夕阳在山的时候,我们作别这个与青山碧水融为一体的村寨。回望那些袅袅的炊烟从褐色的屋瓦间升起,再加上三三两两荷锄暮归的农人和寨外一层层错落有致的梯田映衬而组成的画卷。会给人一种误以为在梦中的错觉,令人情不自禁地就认定,这就是陶渊明所讲述的、许多人在极力追寻的桃花源式的人生归宿。

夕照中的滚正侗寨,渐渐地被弥漫的炊烟所笼罩,显得宁静而祥和。天边的晚霞在燃烧着,寨前的河流已被染得五彩斑斓。漫步在这混着泥土香味的小道上,感受着乡村独有的气息,实在令人陶醉。(引自2017年12月26日《东南日报》潘明礼)

 来源:黎平宣传部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