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贵州新闻

黔籍抗战老兵守望松山73年 只因战友长眠于此

“24岁的时候,我在这里打了一场搏命的战斗。我把自己留在了这里,留在了‘南天门’。年轻的时候我拼命地跑啊、逃啊,是为了回到我的故乡;今天我老了,我把自己的余生交给了这里,是为了一抬头就看见我的‘南天门’。”这是连续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剧终时的台词,军旅编剧兰小龙在一部抗日群戏里塑造了性格鲜明的抗日战士,就像当年《寻枪》给青岩古镇带来的寻根效应一样,滇西的和顺古镇也引起一轮轮80后、90后剧迷们的争相追捧。唯有片尾这句台词,说的是贵州籍老兵李文德。而剧中的“南天门”一役,经剧迷们分析考证,映射的便是当年的松山之战。

长假的8天内,由41名六盘水人组成的志愿团队,历经千里辗转,履行承诺,看望了在滇西的贵州籍抗战老兵李华生、屈绍理(原名李福笑,本报曾报道)后,披星戴月赶往龙陵县镇安镇河箐村,看望90岁高龄的李文德。

探视是一项承诺

李文德,贵州省遵义县(今播州区)三盆镇人。1943年7月在遵义新桥从军,次年被编入中国远征军103师309团卫生队当看护兵,滇西反攻时主动报名参加主攻松山敢死队,后扭伤脚踝疗伤时掉队,落籍云南省龙陵县镇安镇河箐村。

“李文德家住在深山老林里,一抬头就能看见松山,他说他要用余生来守望他战斗过的地方,那里还长眠着他的战友!”志愿者伍秋明说。

伍秋明原是六盘水市的一名记者,2010年偶然看到本报招募,报名参加志愿者看望滇西的远征军老人,“这一看便不能停下脚步!老兵们年事已高无法还乡,听到乡音便是最高礼遇,让老人余生圆满。”伍秋明说。

步行山路8公里

10月6日,大巴车停靠在317省道上,41人的志愿者团队扶着老的、牵着小的,往陡峭蜿蜒的竹河山巅行进。整整8公里多山路,最快的用了整整2个小时。

踏入院门,院里十几盆核桃分别摆在院中的方桌上,身高约1.6米的李文德老人身着整洁的中山装,戴着鸭舌帽,端坐在堂屋门口,不时起身探望山路上行走的家乡人。顺着老人坐的方向看去,松山主峰在侧峰的掩映下,正当眼帘。事实上,根据山路的走向,老人的房屋,应该是侧对松山,但他却修了一条斜坡,把房屋建在了正对松山的方向。

六枝特区人民医院内科陈善忠抹了抹鬓角的汗珠,从随身背包里取出听诊器和血压仪,为李文德老人进行体检。

“老人家,你的心率比较正常,但是血压有点高,以后要吃清淡点呢!”

“我的家就在松山”

滇西抗战民间专家戈叙亚曾做过调查,李文德老人每天不仅能在家里遥望松山,从他家堂屋对着松山的方向,是一条从西南到东北的直线,延伸出一千来公里,正是他的故乡贵州遵义。

李文德老人膝下育有四子一女,其中二人在龙陵县城安家落户。他们曾劝他搬离偏僻的山村,住进养老条件更好的县城,李文德拒绝了,他说他要守望松山,那里长眠着他的战友,夜夜入眠,铁马冰河入梦来。“我的家就在这里!”这是李文德铭记一辈子的事。

远眺松山,苍茫之中两山夹角处,数十公里依稀模糊,李文德老人说:“年纪大了,有时会觉得模糊。”

2016年,六枝工行退休职工谭军花1000多元为他买来一架望远镜,老人欢喜得像个孩子。2017年10月6日,李文德老人对谭军的爱人伍惠明说:“我经常用那架望远镜看松山,看得特别清楚,老家人太好了,每年这一天,我都在盼着你们到来!”(作者:邓倩 来源:贵州都市报)

黔讯网 来源:贵州都市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松山 老兵 战友 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