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地方站 > 贵阳新闻

爽爽的贵阳 幸福在街巷里流淌

上午9点,几位奶奶已经从灵山锻炼回来,坐在门口的石礅上休息聊天。

夜跑南明河。

许多贵阳人的一天,从早晨的一碗肠旺面开始。

一位阿姨背着她的“心肝宝贝”游走花鸟市场。

在方舟戏台,喝着茶,看着京剧,别提有多惬意。

2014年3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贵州代表团的审议。

总书记说,他上世纪90年代到贵阳去开全国扶贫会,当时他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分管农村和扶贫。一天,他想在贵阳吃点小吃,就点了一碗牛肉粉当早餐,但吃了一顿不过瘾,还想吃第二顿,但可惜没时间了。

总书记说,每个地方都有让大家留念的东西,不要小看这种幸福感,因为这种幸福感能留得住人,贵阳应该有它吸引人的地方,这是它的多彩因素之一。

3年多时光过去,记者穿梭在贵阳的街巷,还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风景:人见人爱的肠旺面、流金溢彩风光无限的花溪黄金大道、城中花园黔灵山公园……这些生活中的幸福感,日复一日串联起城市与人的幸福印记,日渐浓郁。

一种味道、一样风景、一段时光,是一代又一代贵阳人无法割舍的乡愁。

一日之计在于“面”

早上7点,将董丹竹从睡梦中唤醒的,不是手机闹钟,不是卧室门口小泰迪“憨豆”不断刨门的吠声,而是梦中那一碗还没吃上的肠旺面。

头晚11点睡觉时,董丹竹便觉得有些饿了。那时她便决定,第二天的早餐,一定要吃肠旺面。

说不出确切的理由,仿佛大脑和身体告诉董丹竹理当如此——每当肚子饿的时候,她想不起任何山珍海味,就连平日最爱的日式料理,也全然勾不起任何食欲。她能想到的,只有那一碗碗淹没在油汤中的肠旺面。

白色的翻在碗面的是鲜美的肥肠,红的是鲜嫩的猪血,香脆的脆臊点缀其中,所有食材下面,藏着脆劲儿十足的面条。当然,面上还得撒上一把鲜葱花,才是最完美的。

贵阳城中,肠旺面馆甚多。2014年,有媒体曾举办了一次“贵阳人最爱十大牛肉粉、肠旺面评选”,入选的肠旺面馆里,有程肠旺面店、名香园肠旺面、师赐福肠旺面、蒋家肠旺面馆等。作为虔诚的肠旺面爱好者,名单里半数以上的肠旺面馆,董丹竹几乎都吃过,但最爱的,还是护国路上的南门口肠旺面。

南门口的早市,从6点半就开始了。但董丹竹通常都在8点半左右到达,那会儿,南门口店门前的长队早已排起来。六七米的长队,能把尾巴扔到旁边的全林步行街口。店门口设有一玻璃房子,食客在此处交了钱拿了取货单,再往前七八步,便能从煮面的灶台处拿面了。

冒着热气的肠旺面从窗口递出来,把食客的一天都唤醒了。

食客虽多,但董丹竹每次来,必能见到自发排起的长队。等的时间,有时长至20分钟,但董丹竹从来不急。她享受着在灶台前,亲眼目睹一碗碗肠旺面煮成的过程。

董丹竹说,煮面小哥的动作,节奏之紧凑有序,好似酒吧的DJ。

一扔,鸭蛋面下到沸腾的大锅中,三抖,将熟透的面捞进碗里。再一抖,又是鲜猪血入了锅、进了碗。装了面的碗再交到另一位小哥手里。七八次勺子上下进出,肥肠、脆臊、油辣椒等纷飞入碗。最后,湿抹布将外碗壁上沾上的油水一抹,免得脏了客人的手。这面,方能上桌了。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动作似行云流水,不过30秒钟。

吃了多年南门口,董丹竹总结了些“面经”。

若想堂食,最好携着伴去。一人排队,一人去候座。座位不算难找。眼瞅着有人要吃完了,站在后面候着便是。鲜少有人吃完了面还“霸”着座的,即便还在等人,也会先让了座出来。

董丹竹说,这样的友爱和谐场面,在别处少见。

这是南门口肠旺面食客的规矩,而构建支撑它的,或许,就是贵阳人对肠旺面共同的热爱之情。

在城中花园,跳一支舞

吃完肠旺面,董丹竹就该去上班了。65岁的徐娇华,也在黔灵山公园开启了新的一天。

此时的黔灵山公园,早已是一派热闹景象。公园大门前的空地上,一组10人的中年阿姨们正在激情的音乐声中忘我地舞动着。旋转、踏步,踏着音乐的节奏,阿姨们的左右脚迅速前后移动,腰部也跟着灵活地扭动起来。

受“热歌辣舞”的感染,白发苍苍的徐娇华也在一旁慢慢舞动起了身体。舞蹈队往前踏步,她便也微微踏上一步;舞蹈队原地转了一个圈,她便也转了一个圈;只是双眼一直盯着舞蹈队的动作,唯恐漏了下一个动作。舞步快了,跟不上节奏了,她自己最先笑了起来,跟一旁的同伴感叹:“到底还是老了,比不上她们这些四五十岁的年轻人了。”

今年10月1日,黔灵山公园刚刚过完60岁生日,比徐娇华还要小上5岁。但黔灵山公园里,却收藏着徐娇华最难忘的记忆。

徐娇华回忆说,年轻时,贵阳的情侣们最爱来黔灵山约会,那是当时贵阳市最浪漫的约会地之一。悠悠绿林,记录了她和初恋男友的第一次牵手。后来有了孙子,每个周末便带着他来黔灵山看花花草草。现在,19岁的孙子去了外地读书,每年回贵阳,也总爱拉着她,去黔灵山走上一圈。

黔灵山公园对贵阳人的意义,从来不止“城中花园”这般简单。“它更是老贵阳人的回忆宝藏啊。”徐娇华说。

退休之后,61岁的邹仁勇,每天也要到黔灵山公园来“报到”。老邹爱爬山散步,老伴爱玩柔力球,同在一个公园,两个人经常都是各玩各的。偶尔,两口子会提前约好,一起回家。黔灵山公园旁,北新区路上百余米长的菜市场里,老邹便紧紧牵着老伴的手,在摩肩接踵的人群里穿梭,直到买够了几日的食材,这才满意而归。

新老贵阳人的“乡愁”

若说美食,贵阳人的24小时,哪少得了一顿。肠旺面之外,丝娃娃、洋芋粑、恋爱豆腐果,每一样端上来,都能唤醒贵阳游子的乡愁。

作为定居贵阳6年的新贵阳人,湖北人张满情有独钟的,却是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烤洋芋和烤小豆腐:小推车里藏着炉火和铁架子,洋芋集中堆在一半铁架子上,炭火慢烤。另一半铁架子空出来,有客人要小豆腐等其他食物时,便能随时烤制。所有食材不放其他佐料,只有一点辣椒面,便是食客口中的无上美味。

这样的吃法,在湖北,张满从未见过。每次从湖北老家回来,张满就想得厉害,定要吃上一顿。最爱去的是文昌南路上的一家。老板是姓王的三姐妹,在此摆摊快10年。她们家的洋芋都是地道的威宁洋芋。生意好的时候,光洋芋一天便能卖上100多斤。

烤洋芋豆腐本可以外卖,但张满只爱围着那小推车,一块一块一片一片地慢慢吃。哪怕小推车边已是人挤人的状态,她也甘愿。

只有坐在这拥挤的小推车旁,就着燃烧的炭火,看着文昌南路上的人来人往。这独特的城市烟火气儿,才能顺着烤洋芋和烤豆腐,慢慢飘出来。

对贵阳人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几乎每隔一个月,薛洋便要带上爸妈外婆,驾车去青岩古镇游玩。古镇的景色,没有哪处是不熟悉的。但62岁的老外婆就爱这“熟悉”。老外婆瘦小的身体,在高低起伏的青石板上慢慢挪动,一一经过万寿宫、状元府、慈云寺。旅程的最后一站,必然是某一家古镇饭馆。点的菜色,也少不了那三样:糕粑稀饭、青岩猪脚,还有一大盘子卤味。

这些食物,没有一样,是在贵阳市区吃不着的。但薛家人总觉得“不一样”:没有走过那青石板,没有游过古镇,便成不了这完整的一顿青岩猪脚。

就这一点,便已是贵阳人难以割舍的“乡愁”。

贵钢花鸟藏百物

有人爱往青岩去,也有人独爱花溪黄金大道的梧桐盛景。每至深秋,黄金大道两岸的梧桐渐黄,便有爱摄影的贵阳人扛了相机去,拍照、骑自行车,甚至冬泳。末了,在河边吃上一顿烧烤,被寒风吹冷的双手,便又热了回来。

自然风景、人文景观之外,贵钢花鸟市场,也是老贵阳人避不开的感情按钮之一。若有什么东西是市面上没瞧见的,贵阳人最先想到的便是,“到贵钢去看看!”

也难怪贵阳人有如此反应,贵钢花鸟市场里,有近千家店铺,所售物品包罗万象:猫狗金鱼、盆栽花木、古玩玉器。花鸟市场里有家名叫“神驰水族”的十年品牌老店,经营业务包括冷水鱼、热带鱼、水族箱、渔具等。每到周末时,店里就会迎来不少带着孩子的家长和爱鱼人士,沿着水族箱里的各类鱼一一看过去。孩子们的小脑袋紧紧贴在水族箱的箱壁上,时不时还会询问店员。碰到“镇店之宝”血红龙时,不管大人还是小孩,照例都是要惊呼一声的——一条大个血红龙,售价差不多在四五万元左右,这可不是市面上常见的。

店员周莉荣告诉记者,她一个人,今年就卖了四五条小血红龙,每条售价在5000元左右。不过,血红龙买家到底还是少数。周莉荣说,贵阳人买得最多的,还是小丑鱼、鹦鹉鱼等比较大众的观赏鱼。尤其是春节前后,买上一些养在家里,便将“年年有余”的好兆头,“请”进了家里。

不爱鱼,就从花鸟市场的“盆栽街”搬几盆花木回家。松柏寓意“常青”,金钱树寓意“财源广进”。红星凤梨的别名,就叫“鸿运当头”,其寓意不言而喻。

贵钢花鸟市场里,藏着贵阳人对未来的期许。

夜贵阳的“小幸福”

吃过肠旺面猪脚,游过黔灵山黄金大道。晚上8点,白日的喧闹渐渐退去,属于黑夜的繁华,随着点亮的夜灯,在兴关路与青云路交汇处慢慢开启。大小颜色不一的雨棚搭了起来,棚下,夜市的摊贩们,又开启了一夜的忙碌。

“包子妹妹”烧烤店在这夜市上,共有3家店,生意在这近百家夜市摊中,算得上数一数二。下午6点左右,夜市还未开始营业,老板陈帅便已在此守候着了。千张豆腐皮、鸡脚筋、黑椒牛排粒,这都是“包子妹妹”最受欢迎的菜品;各色食材都是白天便已洗净、备好了的,负责烹饪的,也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他倒没有旁的事儿,便只坐在店里“看店”——捡一张凳子,坐在一旁,随时注意店里面的情况。有客人的炭火熄灭了,没人顾得上,他便搭把手添把火;新来的客人没处坐,他便负责张罗。

不过,陈帅最熟悉的,还是这样的场景。五花肉烤出来的油水滴在炭火上,发出了阵阵的嗞嗞声。有人高声划着酒拳,突然抡起的胳膊,打“碎”了头上的灯光。

当了三年老板,陈帅不爱吃宵夜了。陈帅说,以前没长胖时,他也是个爱宵夜的主儿。即便刚吃完晚饭出来,已是酒足饭饱之态,也会邀约三五好友,到夜市上“饕餮”一把。

哪只是为了吃,“喝喝酒,顺带叙叙感情,这才是宵夜的真正意义。”陈帅说。

从甲秀楼出发,顺着南明河往下跑上8公里,在水东路外滩七公里,贵阳夜跑族们就能见上一栋古色古香的建筑,这便是中天金融集团旗下的方舟戏台。在一堆现代化建筑群中,沿袭了明清以来雕刻装饰艺术的方舟戏台,仿若“穿越时空”而来。

推门而入,便是另一个“夜贵阳”。

戏台上,正上演着一折京剧“打龙袍”。贵州京剧院和方舟戏台约定,每年将在这里演出300场。每天的演出是晚上8点到9点,每天三折戏,戏码三天一换。

自从方舟戏台开演以来,京剧迷刘庸裴隔三差五地便要在这里来看上一回。刘庸裴说,以前看戏,多半都是守着家里的电脑看视频,“现在能看现场演出,可比视频‘有滋味’得多了。”

就着一杯清茶、几份茶点,在悠悠京韵声中度过一个多小时,属于刘庸裴的贵阳一天,才算圆满结束了。

走出戏台,外滩七公里的沿河广场上,有穿着婚纱、西服的新人,在璀璨灯光点亮的夜色中拍婚纱照。深秋的夜风已冷了起来,穿着露背婚纱的新娘冻得“露出了苦瓜脸”。摄影师引导她笑起来,“想想你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新郎突然在旁边喊了一声“丝娃娃”。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那新娘突然咧开嘴,笑了。(作者:刘姝 杨兴波 来源:贵州都市报)

黔讯网 来源:贵州都市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爽爽 贵阳